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匿名發函 左派媒體聯合攻川普 藏五大目的

唐浩

人氣: 146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7日訊】不出所料,一場升級的媒體戰風暴再次籠罩華府,襲向川普

出乎意料,這場媒體戰來得如此凶惡、如此不道德。

9月5日,《紐約時報》罕見地刊登一篇匿名投書,作者自稱是白宮高級官員,他以匿名身分披露了許多不利川普的「內幕消息」,大肆抨擊川普,並聲稱政府內部有一群「臥底官員」,正在阻擋、干預川普的施政。

就在同一天,美國媒體也對知名記者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撰寫的新書進行宣傳,披露了部分內容,盡是所謂「內部消息人士」批評川普的匿名言論。

一天之內,連挨兩記匿名砲火,加上左派媒體的晝夜炒作,讓川普忍不住在推特上說,「政府裡的深暗勢力(Deep State)與左派,和他們的工具、假新聞媒體,都瘋了。」

媒體刊登匿名投書 違反新聞專業

左派媒體攻擊川普並非新鮮事,但這次值得注意的是,媒體的攻擊手段越來越露骨,並且越來越沒有專業道德底線。

在西方新聞界,有一項傳統專業守則,媒體因故必須使用匿名消息來源時,只能引述他/她說的「資訊」或「事實」,不能用他/她的主觀「評論」或「意見」,避免消息來源透過匿名的保護來任意攻擊他人、誹謗他人。

但是,這次《紐約時報》顯然棄守了這項專業守則,在報紙上直接刊登匿名攻擊川普的黑函,而且內容涉及了顛覆政府的陰謀。這種反傳統、反專業的作法,不但令人匪夷所思,也讓美國國家安全陷入風險。

況且,匿名黑函也讓人無從了解這篇投書的內容是否屬實?作者是否真有其人?抑或只是假託白宮官員之名的杜撰文章?

這一切也令人不禁懷疑,《紐約時報》是否在所謂的「反川普陣營」裡,扮演什麼樣的特殊角色,所以才敢於大膽地違反新聞專業、逾越職業道德。

媒體與政黨攻擊緊密有序 疑有集團運作

此外,連日來的媒體與政治怪象,也透露出這一波針對川普而來的最新攻擊行動,背後很可能有特定集團在主導操作。

9月3日,美國知名政治訪談節目主持人,在《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網站上發表文章,要求媒體記者們「停止抱怨,展開反攻」。

9月5日,《紐約時報》刊登匿名投書批評川普;左派媒體也大幅宣傳伍德沃德攻擊川普的爆料新書。

9月5日到6日,在野黨參議員與他們的支持者,在參議院內外試圖干擾川普的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聽證會。

這一系列事件出現得相當緊湊,時間點安排得非常有序,恐怕並非巧合。

況且,這次的媒體反撲還延伸到白宮內部去,藉著白宮高級官員的身分來進行黑函爆料、打擊川普;而黑函的爆料內容,竟還跟伍德沃德的新書內容若合符節。

就在投書黑函見報後,部分媒體與網絡言論又試圖炒作,暗示匿名作者就是美國副總統彭斯。彭斯也隨即出面否認,要求該篇文章的作者應該請辭負責,「不管是誰寫了這篇匿名評論,抹黑為國家帶來傑出領導力的總統,就不應該繼續在這個政府裡工作。」

不過,部分具有政治背景的中文推特帳號,也隨即在海外大力轉載這篇文章與相關訊息,來批評川普、指控彭斯。

從這一切精準有序的手法安排與運作流水線來看,幾乎可以說,華府裡的深暗勢力(Deep State)與左派媒體進行裡應外合,夾擊川普。其幕後,很可能有一套經過精準算計的攻擊計劃或預謀,已經啟動運行。

匿名投書黑函 醞藏五大目的

那麼,為什麼《紐約時報》與其它媒體要冒新聞界之大不韙,刊登、宣傳這篇匿名的投書黑函?

其一,中期選舉將至,左派媒體紛紛加強圍攻川普的力度與頻度,加速蓄積人們對川普的負面印象,誤導人民對川普的認知,企圖影響中期選舉的投票結果,目的要讓川普領軍的共和黨失利,削減川普的政治能量與高人氣。

其二,立場傾向左派的在野黨,希望通過中期選舉拿下國會兩院的多數黨地位——特別是眾議院。如此,在野黨就能在眾議院啟動對川普的彈劾程序,進而一步步逼迫川普下台;即便彈劾案未能通過,至少也能在國會運用立法權來制衡川普,阻擋川普的施政改革。

其三,無論是匿名黑函或是新書爆料,都引用號稱來自白宮內部的匿名人士發言,如此可以達到「分化白宮內部」的作用,用左派慣用的「離間」手法來煽惑人心、猜忌懷疑,藉此讓川普政府難以專注推行改革,阻撓美國重振國力。

其四,這些黑函與新書爆料,用詞相當辛辣刻薄,媒體大篇幅宣傳的用意之一,是試圖要激怒川普,令他難以冷靜專注、頻頻分心,同樣可以阻撓川普的施政改革。並且,萬一川普因為一時情緒而做出不合宜的反應,正好成為左派媒體繼續炒作、煽風點火的題材。

其五,這一系列的媒體攻擊行動,正是有意地「響應」知名節目主持人的號召對川普展開「反擊」,營造「聲勢」,藉此鼓動更多媒體記者加入行動,為這波媒體爭鬥供應更多的後續能量。

匿名投書與猛烈反擊 折射左派恐懼與妒嫉

然而,儘管左派媒體與政客發動一輪接一輪的媒體戰爭,戰略如此縝密算計,行動如此激烈脫序,但這一切戰略與行動背後,卻充分折射出他們的真正動機:恐懼與妒嫉。對川普的恐懼與妒嫉。

因為,自川普上任以來,他積極恢復美國社會傳統價值,取消多項社會主義傾向的前朝政策,將左派鼓吹的「政治正確」、「社會福利」、「廣收非法移民」等各項價值、理念逐一邊緣化,強勢破壞了過去數十年來左派陣營在美國苦心安排的滲透奪權計劃,讓左派陣營相當懼怕與憎恨。

並且,川普在短短一年多內快速重振美國的經濟與軍事實力,在國內削弱左派勢力的發展空間,在國際上強勢壓制多個左派流氓政權與中共政權,讓全球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進步主義分子深受驚懼。畢竟自1960年代以來,除了里根之外,幾乎沒有人能夠如此強勢、強硬、堅決地打擊左派勢力。

此外,川普重振美國的經濟與就業市場,人民收入提高,生活寬裕,不但更不容易受到社會主義的蠱惑,並且對川普政府表達讚賞與支持。儘管屢遭媒體攻擊,但川普今年8月的民意支持度仍高達46%左右(NBC/《華爾街日報》民調)。川普的優異政績,不但壓縮了左派的生存空間;他的高人氣,也讓左派陣營妒恨不已。

與此同時,川普任內試圖用企業治國的理念來徹底整頓華府缺乏效率的官僚體系,整頓華府沼澤(swamp)與陋習歪風,將國家的權力從老派政客手中取下,還給廣大的人民百姓,真正讓人民作主。華府的當權派、舊勢力害怕自己的利益與權力將在川普重振美國的過程中徹底失去。

不僅如此,川普帶領美國人民重返對神的信仰,遵從神的教誨,從而提升人心與道德,幫助人們找回對生命的正確認識與方向,安定國家社會。他帶領人們回歸神、回歸傳統,走出了左派鼓吹的種種不道德的、變異的思想言行陷阱,也從而擺脫了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奴役人類、敗壞人類、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詳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

政治風暴或將持續 川普無懼

「川普是當代歷史上,第一位能在媒體的猛烈攻擊下還能勝選的美國總統。」曾在大學教授歷史課程的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對於川普能熬過媒體惡戰、贏得勝選,感到不可思議與敬佩。

「《紐約時報》刊登匿名評論,你們相信嗎?匿名,就代表沒有勇氣。這是一篇沒有勇氣的評論。」面對媒體的追問,川普態度堅定地回應道。

如今,儘管眼前將有更多、更猛烈的媒體戰爭、政治風暴接踵而至,但川普心中坦蕩,無畏無懼。

「我在抽乾(華府)沼澤,現在沼澤試著反撲了。別擔心,我們會贏的!」

川普抱著他「永不放棄」的堅定信念,強勢對抗來自媒體與華府的不道德反擊,繼續兌現他重振美國的信念以及對美國人民的承諾。#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9-07 8: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