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朱軍性騷擾後 受害人父母被要求簽保證書

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被曝性騷擾女實習生後,北京警方曾到受害人父母家要求他們寫不聲張保證書。(大紀元合成)

人氣: 125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報導)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女實習生「弦子」(化名)事件再次被曝光更多細節,事發當年北京警方曾向受害人父母施壓,要求他們簽不聲張保證書

9月6日,「麥燒同學」更新前一天的微博,爆料朱軍2014年6月10日猥褻弦子當月,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在沒有告知弦子的情況下來到位於武漢的弦子父母家中,向其父母施壓,並要求弦子父母寫下保證書,承諾不再提及弦子曾經被朱軍猥褻一事。

文章說,弦子的微博9月5日可以轉發當天,美國媒體和中國媒體相繼報導「京東集團CEO劉強東在美涉嫌涉強暴女大學生被捕」的消息,美國警方接受了中美兩國媒體的採訪,並公布了涉案報告全文。

報告顯示,45歲的劉強東是以「強暴」重罪遭逮捕,從警方到達現場到完成報告,當地負責該案的警察都掛著隨身攝影機全程記錄。

文章說,對比朱軍和劉強東的遭遇,武漢大學哲學院周玄毅副教授發微博稱:有生之年我們終於意識到,被性侵者根本不用站出來,是被控訴者要站出來。有些常識,是只有在被意識到之後才成為常識的。

麥燒同學今年7月26日率先披露朱軍在2014年6月10日猥褻在央視實習的弦子,但該微博不但被當局屏蔽,而且他本人還被施壓,要求其刪除該文。

隨後,遭朱軍性騷擾的弦子及她的老師、同學等都向陸媒證實,朱軍性騷擾事件是真的,案發後,弦子在她的老師、律師、同學們的陪同下到北京羊坊店派出所報案。但詭異的是,該文發表數小時後被刪除。

陸媒體直到目前,北京市警方、朱軍本人、朱軍的代理律師,仍未回應任何媒體的採訪要求。麥燒同學仍沒有收到法院的起訴書副本。

為了回應質疑、避免事實被混淆,麥燒同學9月5日按時間線整理了朱軍涉嫌猥褻女實習生事件的發展過程。下面麥燒同學9月6日更新後微博原文:

2014年6月10日,在央視《藝術人生》欄目組實習的弦子被主持人朱軍在化妝間猥褻,因為閻維文等人進入化妝間,朱軍停止猥褻,在5分鐘的過程裡弦子表示了拒絕。

2014年6月10日,弦子與同學、親屬溝通詢問應該怎樣處理,得到的回覆是不要聲張。

2014年6月11日,弦子與Z老師溝通,Z老師建議弦子報警,在Z老師、Z老師的朋友(身分為律師)和同學的陪同下,弦子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報警。警方對弦子和Z老師分別做了筆錄,在完成1個小時的筆錄後,警方前往央視,在出事的化妝間進行現場調查並調取了監控視頻,稍晚,警方在弦子的貼身衣物上進行DNA提取,並向弦子等人播放了監控視頻。在視頻回放過程中,警方指著弦子擦嘴的畫面說,「這個視頻可以作為你被朱軍強迫的證據」。

2014年6月X日,羊坊店派出所的值班警官告訴弦子,現在由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負責處理此案。當天晚些時候,兩名警官告訴弦子,「朱軍是正能量,要考慮這件事的影響」。(具體日期記不清楚了)

2014年6月X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在沒有告知弦子的情況下來到位於武漢的弦子父母家中,向其父母施壓,並要求弦子父母寫下保證書,承諾不再提及弦子曾經被朱軍猥褻一事。(具體日期記不清楚了)

2018年7月26日早5:17,弦子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第一篇錘子便簽長文,講述了四年前的事情經過和過往四年的反思,她的朋友在朋友圈看到長文後發表在自己的朋友圈,這個朋友同時也是麥燒同學的朋友。

2018年7月26日早6:42,麥燒同學在微博上發表了從朋友的朋友圈看到的弦子的長文,並註明:朋友的朋友曝了央視主持人@朱軍99。

2018年7月26日8:50,麥燒同學在微博上發表的弦子的長文被屏蔽。

2018年7月26日22:46,弦子的同學阿桑發布錘子便簽長文,講述了事發當天弦子向他求助,以及在央視《藝術人生》欄目組工作的M老師向他和弦子施壓的經歷。稍晚,微博被屏蔽。

2018年7月27日15:22,財新網發布了報道《女實習生指控主持人性騷擾》,在這篇當天被轉發11,000次的報導中,記者採訪了弦子、Z老師、曾陪同弦子報案的Z老師的律師朋友、阿桑、羊坊店派出所和朱軍,其中,羊坊店派出所和朱軍拒絕做出回應。這篇報導是國內媒體關於此事的第一篇較為全面的報導。當天還有其它媒體做了採訪,但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均未能發表。在發布5小時後,財新網的報導被刪除。

2018年7月28日凌晨,清華大學副教授、公共知識分子劉瑜發表《關於me too》一文,她認為諸多性騷擾案例訴諸網絡有大字報之嫌,她建議將尋求司法途徑以解決問題作為首選。當天,這篇文章引發了公共知識分子的熱議。

2018年7月30日,在律師的陪同下,弦子於下午兩點半到達羊坊店派出所,索取四年前的調查結果,被告知案件已由北京海淀分局負責。弦子和律師在羊坊店派出所等到晚上7點,北京海淀分局的一位警官來到派出所,讓弦子就當年猥褻事件與錘子便簽傳播過程重新做了筆錄並簽字。羊坊店派出所承諾第二天會通知弦子並給她四年前的立案回執,但弦子至今未接到派出所電話。

2018年8月14日晚,麥燒同學被施壓,「如果不刪掉和朱軍有關的微博就要退掉目前所租的房子」。這一問題在第二天媒體報導後得到解決。

2018年8月15日中午,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在其官方微博上發布律師聲明,針對7月以來網上流傳的「朱軍性騷擾(猥褻)實習生」的信息為不實信息,並強調該所對此進行了長達20天的調查、取證。該所已經代理此案,並於8月15日將本事件的新浪微博原發者和轉發用戶起訴至北京市海淀區法院。

2018年8月15日晚,《新京報》發布了對麥燒同學的採訪:《朱軍發聲後,爆料人和當事人希望對簿公堂丨獨家》報導,這篇發表在公眾號的文章於第二天被刪除。

2018年8月16日,麥燒同學發布微博尋求更多的被朱軍性騷擾的受害者站出來與她和弦子取得聯繫,並將該微博置頂。

2018年8月16日晚,弦子以「弦子與她的朋友們」為名開通微博並回應朱軍的律師聲明,稱「麥燒同學不是造謠,所有傳播那篇文章的朋友也不是造謠,因為那是真相,是我的真實經歷,我萬分期待朱軍的律師函能給我一個契機,讓真相能夠被證明是真相」。當晚,《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庫》發布《專訪朱軍「性騷擾」爆料人:若上法庭,不會退縮》,該篇報導至今未被刪除。

2018年8月17日,弦子發布《關於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律師聲明」的聲明》,稱「希望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能夠嚴肅認真對待事實和法律,而非繼續破壞法律和』律師聲明』的嚴肅性。如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繼續傳播「朱軍性騷擾(猥褻)實習生(我本人)為不實信息」的謠言,本人將依法對星權律師事務所及相關代理律師進行追責」。

2018年8月18日,弦子的微博被限制轉發,只能發布微博,其他人不能轉發其微博內容。

2018年8月20日,多家媒體發布報道《性騷擾當事人視頻自述:朱軍給我看手相,手伸進裙底未遂後強吻》,弦子第一次在鏡頭前講述了四年前發生的事情,並希望更多受害人能夠站出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2018年8月22日,《人物》雜誌發布了對弦子的報導:《舉報性騷擾之後》,這篇以自述為切入的報道在微博上已被轉發12,000多次。

2018年8月23日,國家宗教事務局發布對北京龍泉寺學誠性侵等問題的核實結果,7天后,學誠被免去北京龍泉寺住持(方丈)職務。

2018年8月22日至23日晚,弦子不斷接到異地恐嚇電話,電話中以弦子母親的安全來威脅;23日晚,恐嚇電話和錄音在微博上得到披露。

2018年8月24日下午,在等待9天仍未收到朱軍起訴書副本的前提下,麥燒同學在微博發布《針對「朱軍律師聲明」的回應》,呼籲朱軍的律師和其律師取得聯繫,以便儘快推進司法進程。她在回應中表示,「這一案件不僅關乎我本人和受害人的自身利益,也將作為一個標尺來判斷中國司法是否能夠保障女性的合法權益」。

2018年8月27日,麥燒同學和律師前往公證處,對證據進行了公證。當天,正在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宣布,針對社會各界普遍關注的性騷擾問題,民典法將對性騷擾作出規定。違背他人意願,以言語、行動或者利用從屬關係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用人單位應當在工作場所採取合理的預防、投訴、處置等措施,預防和制止性騷擾行為。

2018年8月28日,麥燒同學發布微博稱,「新浪把我微博上已被屏蔽的關於朱軍的微博都解禁了」,她認為事情可能出現了變化。

2018年8月29日,更多消息稱,朱軍性騷擾(猥褻)女實習生一事可能受到了內部處理,弦子和麥燒同學表示,「我們想要的是法律上的交代和進步,同時要求央視作為工作場所的負責人公開調查結果」。

2018年9月3日,由朱軍主持的《中國民歌大會》節目(重播)出現在央視三套,並將連續播出8天。當天,麥燒同學和弦子對此發布微博表示不滿。該條微博被轉發10,000次。

2018年9月4日,央視三套停播了原計劃播出的《中國民歌大會》節目,在未來一週節目預告中,該節目消失。

2018年9月5日,弦子的微博可以轉發。當天,美國媒體和中國媒體相繼報道「京東集團CEO劉強東在美涉嫌涉強暴女大學生被捕」,美國警方接受了中美兩國媒體的採訪,並公布了涉案報告全文。根據《洛杉磯世界日報》的報道,這分報告顯示,45歲的劉強東是以「強暴」重罪遭逮捕,從警方到達現場到完成報告,當地負責該案的警察都掛著隨身攝影機全程紀錄。

對比朱軍和劉強東的遭遇,武漢大學哲學院周玄毅副教授發布微博稱:有生之年我們終於意識到,被性侵者根本不用站出來,是被控訴者要站出來。有些常識,是只有在被意識到之後才成為常識的。

也是在9月5日,為了回應質疑、避免事實被混淆,麥燒同學整理了朱軍事件的時間線:「從2014年到2018年,朱軍涉嫌猥褻女實習生一事,發生了什麼和正在發生什麼」,即本錘子便簽長文,在微博上發布。發布半小時後,微博被屏蔽。

2018年9月6日,儘管麥燒同學發布的微博被屏蔽,但是朱軍性騷擾事件的長文仍然得到了廣泛傳播。

責任編輯:周儀謙

評論
2018-09-08 5: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