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里伸冤慈母心

張樹德是村裡唯一讀過研究生的人,被誣判7年後,其母不遠千里到錦州找相關單位、人員伸冤。(明慧網)

人氣: 191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9月08日訊】他是村裡唯一讀過研究生的人,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四年前應聘到遼寧省大連理工設計院,後被外派到盤錦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作。

2017年6月26日,因居住證到期,他到當地派出所辦理順延手續。警察問他有什麼信仰時,他坦承相告:信仰法輪功。為此,他被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盤錦看守所、後被盤錦市興隆台區法院非法判刑7年,罰金2萬元。

出生在哈爾濱市雙城區新興鄉的張樹德,今年28歲。7歲時他就跟著爺爺奶奶一起修煉法輪功。法輪功幫他開智開慧,使他從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出生的孩子,成長為一名品學兼優的年輕人。

張樹德的母親是一個沒有出過遠門的農家婦女,兒子遭非法判決後,心急如焚,不遠千里往返於黑龍江的哈爾濱和遼寧省盤錦市,一次次和參與迫害兒子的警察、檢察官和法官們接觸、交談、溝通,漸漸換來人們的同情、理解和關注。

在盤錦市檢察院裡的對話

律師兩次去看守所會見張樹德都沒見到,每次看守所都說:「張樹德不願見律師」(實際上,張樹德要求會見律師時不穿號服、不戴手銬),並告知檢察院的人來過。

於是在2018年4月11日,張樹德的家屬到了盤錦市,他的媽媽去了盤錦市檢察院。

檢察院門衛已經認識樹德媽了,打了電話後,公訴科的一個副科長來了,說:「你來過一回了。」樹德媽說:「是,為我兒子的冤案告狀。」

見他們一同來的還有另外四個人,副科長一下就變臉了,要檢查他們身分證,做記錄。

一會兒來了十幾個四五十歲的人,多半穿著便裝。他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來者,面帶慍怒。

「我兒子就因為一句話說信仰法輪功,一個研究生,正在工作期間,就給冤判7年,這是違法的,所以我才告狀,修煉法輪功合法。」樹德媽說。

「法輪功已經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翻譯成40多國文字。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是江澤民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你們不按照法律辦事。」樹德媽把手裡的多份資料攤開:「你們看看。」那些人不看,往後躲。

其中的一人問:「這法輪功啥時候合法了呢?」

樹德媽說:「啥時候合法了?從一開始就合法。」

「大姐行了,你現在是上訴期,上訴期間不能告,還沒執行呢。」有人說。

「誰判我孩子都是違法犯法的。拿去看看吧。」樹德媽遞上控告訴狀,一人接了。

「你們說是不是冤判我兒子?今天走了,我還會來的呀!」有人勸樹德媽離開,她回答道。

那些人中有個人兩手抱拳給樹德媽施禮,後面還有人做佛家的合十禮。

張樹德在看守所的狀況

律師會見張樹德時,見他沒戴手銬,反穿著看守所的衣服,心生敬佩。律師還得知,張樹德進看守所後寫了三封信,其中一封是寫給習近平的,還有給當地司法部門的,信件都是通過看守所的警察寄出的。

獄警對律師說:「沒見過張樹德這樣的,還讓我們把大門打開。」在押人員一般都走小門,要哈著腰鑽出入。

張樹德意識到這是對人格的羞辱,不認可,對警察說:「你們讓我見檢察院的人,就得把大門打開,我走大門。」

經過他不斷的努力,奴工生產他不參加,報數報名解除了,象徵著犯罪嫌疑人的號服不穿了,不戴手銬了,允許走大門。

三上興隆台區檢察院

5月2日上午,樹德媽和親屬第三次到興隆台區檢察院,詢問控告狀長時間沒有回覆的原因。一個控申科檢察官來門衛室接待了她們。樹德媽和他講了一個多小時兒子遭誣判等情況,那個門衛也在聽,還插話說:「法院判重了。」

臨走前,樹德媽鄭重地說:「迫害法輪功學員是違法的,是有罪的。法輪功是修佛的。」檢察官聽罷打了個冷戰。

下午,樹德媽找到了上次接待她的控申科女檢察官劉廣安,告訴她兒子的冤案,並告知迫害法輪功的後果。

之後,樹德媽給律師打電話介紹去檢察院的情況,律師說:「啥判重了?一點罪都沒有!(修煉法輪功)完全是合法的,就是應該無罪釋放。」律師很明白真相了。

政法委人員的變化

5月2日下午,樹德媽還去了興隆台區政法委,一史姓人員接待了她。他們聊了一個小時,樹德媽說:「我就這一個兒子,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獲學士、碩士,畢業後來到了盤錦市,為咱們盤錦做貢獻來了,就因為一句信仰法輪功的話,被冤判7年。」還告訴他法輪功真相。

「大姐,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就去市中級法院找,會博得他們的同情。」

樹德媽感到這些人和半年前判若兩人。

去市政府上訪

5月30日,樹德媽去了盤錦市市政府,說找市長。門衛說,現在還沒有市長。張樹德的姨母說:「你真會開玩笑,我也開個玩笑,讓我外甥給你們當市長。」說著話,樹德媽把兒子的大照片拿了出來給他們看。

然後樹德媽給門衛講孩子被迫害的真相。門衛聽罷,和顏悅色又坦誠地告訴她們去附近一百米處的市政府信訪辦,旁邊還有律師事務所。

當日,樹德媽還去了興隆台區監察委員會,講明冤情,被告知,法輪功的事不歸那裡管。在場的一上訪人聽了樹德媽的訴說後說:「法輪功百分之八百贏。」

6月1日,家人第二次來到市政府,門衛不讓進,一特警打了電話後把家屬領到了信訪辦,當時來了一車特警。家屬就把張樹德的照片給他們看,又給他們講兒子遭迫害的經歷,還把一些真相資料給他們看,他們都接了。有人告訴樹德媽,這事還得找法院。

一而再再而三 去中院

5月31日下午,樹德媽一行人去了盤錦市中級法院。刑庭庭長李玉新不見。

6月1日,樹德媽二進中級法院。在門衛室,家屬把相關材料和信遞交給他們,被拒。

6月7日上午,樹德媽一行再去中級法院,遞交給院長王宏、刑庭庭長李玉新的兩封信,門衛收下了,答應轉交。

家屬把冤案裝進信封裡,在法院人員吃午飯的路上等他們,七八十人中只有兩人接了資料。

走進公安局

5月31日下午,樹德媽和親屬走進了盤錦市公安局,門衛請家屬去公安局信訪辦。信訪辦的人感到驚奇,說:「這裡還沒遇到法輪功上訪的呢。」

接待他們的一男子一直數落法輪功的不好,還說煉法輪功的叫人洗腦了。

家屬說:「這話說的不在行,既不符合事實也不符合法律,大法洪傳是在國家政府主管部門的主辦單位允許下進行的,人傳人,心傳心,在合法、公開的環境傳向全國又走向世界的。

「全國人大及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國家立法權和監督憲法的實施職權,1998年下半年,全國人大前委員長喬石偕同180多名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經過半年的調研,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如果你還要說洗腦,得看一看是不是馬克思給你洗腦了。」

那人聽了,尷尬不已。

一路上訪、走訪

家屬又去了市信訪辦設立的律師事務所,說明冤情,遞給他們資料。那裡的人告訴家屬去檢察院,讓一審法院重新開庭。

從律師事務所出來之後,家屬去了盤錦市信訪辦。那裡有五人,其中一年長的工作人員聽後說:「一般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傻;第二種是堅定地信,你兒子是第二種,堅定地信。」他們都接下家屬給的資料。

6月4日,家人拿著多種資料,走訪了六個律師事務所,獲得同情和建議。

最後家人去了盤錦市人大,門衛不讓見,也不讓留材料。

家人去了盤錦市看守所,打電話給看守所教導員孫德利,問他張樹德怎樣?他說正常,並讓把材料放門衛那兒。樹德媽就把信和資料留給了門衛,讓轉給孫德利。

母親的心聲

樹德媽看到這些公檢法的人明明白白地幹著違法違憲的事情,且麻木地在幹,真為他們的結局擔心。張樹德家族中的長輩們了解預言真相。

家中仍然在世的老爺爺告訴樹德媽,不要難過,忍一忍,參與迫害的誰也跑不了,預言都寫著呢:「雲層以裡吹打彈拉,雲層以外哭喊連天。」「十年失了龍華會,休想天宮八寶台。」天上下來的很多人都回不去了。

張樹德的一個太奶奶說過,到這個時候就是「千千菩薩隨地走,萬萬羅漢下崑崙。」「天堂換佛祖,地府換閻君。」說的是:信佛的都被抓監獄去了,不長時間就放回來了。到那時老佛爺的道就明了。沒落之年,被淘汰的人會很多很多。

樹德媽最後想告訴那些枉判法輪功學員的參與者,立即撤銷違法的判決,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願所有的生命都擁有一個真正美好的未來。#

文章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10 8: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