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中國離明斯基時刻還有多遠?

中國暫時不會進入「明斯基時刻」。但欠下的債最後總是要還,這一時刻到來的危險始終存在。(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氣: 2141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9月09日訊】前一向,由於P2P爆雷,不少人預言中國面臨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

所謂明斯基時刻,是指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 (Hyman Minsky)所描述的資產價值崩潰的時刻。明斯基認定的兩個主要標誌性現象,比如債務增加、槓桿比率上升,中國都很嚴重。他說的進而從內部滋生爆發金融危機和陷入漫長去槓桿化周期的風險,中國也毫無疑義地進入了這個階段。從這意義上來說,經濟學界有人判定中國進入明斯基時刻,確有判斷的事實基礎。

中國能延緩明斯基時刻的制度因素

西方概念用於觀察中國問題時,往往忽略了最重要的制度因素。明斯基的觀察對象是美國等民主政治體制下的市場經濟,而中國卻是專制極權政治強管制下的不完全市場經濟。這兩種經濟體制有幾大不同:

1. 美國的市場經濟建立在私有制基礎上,政府只是規則的制訂者與市場的守夜者,政府不掌管石油、土地等各種資源,也不是跨國企業的所有者,只能出台經濟政策鼓勵或者限制某一領域的發展,比如川普減稅以吸引資本回流美國。但政府不能自己參賽。

中國政府不同,中國經濟是公有制為主導,政府壟斷土地、森林、礦產等一切資源,是全國所有國企的所有者,以及全國土地的最終所有人,政府不但制訂規則,還自組團隊參賽並充當裁判。

2. 西方國家的央行獨立於政府,可以獨立制訂貨幣政策,控制通脹的任務都由央行完成。美國政府除了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要求美聯儲配合政府工作,一般情況下不能干預美聯儲的日常工作。美聯儲對經濟的調控主要通過利率升降來控制。而中國的央行沒有獨立性,完全聽命於政治局常委會議的決定。

《華爾街日報》2011年6月2日的報導(《中國貨幣政策誰說了算?》)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國的貨幣政策,是各官僚機構、各種神祕莫測的委員會以及影響力隱蔽但卻無處不在的共產黨相互之間較量妥協的結果。沒有哪個官員可以在這方面一人說了算,這使得其它主要國家幾乎不可能與中國協調經濟政策。周小川做了三任央行行長,據說因資格限制,經常不能參加政治局常委討論貨幣政策的會議。

有了這本質的不同,中國政府對經濟的操控干預能力之強,遠非西方國家的政府能夠相比。它的壞處顯而易見,如今金融系統的諸多定時炸彈,比如中國金融的系統性風險,包含銀行巨額壞帳(其中的房地產業貸款與國企貸款風險最大)、巨額地方債務(媒體前些時候稱今年22萬億地方債或爆發違約潮)、影子銀行系統的各種金融平台的違約風險,都是政府持續不斷推出各種貨幣工具對衝風險埋下的;它的抗打擊能力也因此遠比西方國家強,比如它可以在舊的貨幣工具出問題之後,不斷推出新的貨幣工具,對沖各種風險。

近年來,由於依傍國際大舞台,中國政府還採用「以空間換時間」(一帶一路、在非洲開闢中美貿易戰第二戰場,重新對自己的經濟進行戰略定位),以及「以時間換空間」(拖延戰術,比如定向引爆P2P等,延緩地方債危機到來),不斷騰挪,只是騰挪餘地越來越小。

經濟下行時,中國如何對沖風險?

這樣一個全能政府,也就扛起了全能之責。比如現在中國金融危機有幾個隨時可能引爆的大炸彈,比如60萬億的地方債務、史無前例的巨大房地產泡沫、涉及數百萬投資者的P2P平台的支付危機,全部捂住肯定不行了,必須定向爆破。

這在美國,政府沒辦法選擇讓哪個先爆——當然美國如果面臨這麼多經濟領域的危機,也早就控制不住了,只能在爆發後再行修補。但中國政府憑藉自己近乎於蠻幹的超級控制能力,可以左右權衡,挑出對全局影響最小的P2P,先釋放金融系統面臨的一些壓力。

這兩天傳出因為P2P爆雷而自殺的有好幾位金融難民,網上罵聲一片。但政府對此早有風險估算。6月中旬,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陸家嘴金融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提出的化解金融風險方法可用12字概括:金融拆彈,定向爆破,壓力測試;並對P2P特別提出警示:理財產品收益率超過10%,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道理也簡單:炸彈這麼多,拆解得逐項來。

P2P被選中做第一個定向爆破點,政府應該是出於兩重考量:一是總量小,1.3萬億人民幣總規模的中國P2P行業,相對於中國252萬億元的銀行業總資產而言,僅占千分之五的比例,於大局影響較小。二是這個借貸平台造成的「金融難民」數量雖多達數百萬甚至逾千萬,但受損失程度大都沒有嚴重到要與政府死嗑的程度。

中國政府這樣幹,不是第一次,而是多次。比如處理銀行壞帳,朱鎔基時期可以成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剝離壞帳,並將其打包出售給亟欲進入中國市場因而想了解金融系統運作的外資投行;溫家寶時期,可以通過吸引外資銀行作為戰略投資者,重組壞帳累累的中國各大國有商業銀行進行資產重組上市,兩次都成功地將銀行危機化險為夷。自2009年政府注資4萬億救市、成為全球第一大印鈔機後,中國政府就通過股市與房地產這兩個「貨幣蓄水池」,輪番對沖濫發貨幣的風險:2015年股市5.28暴跌,市值蒸發4萬億;今年6月19日,中國股市千股跌停,市值蒸發超2萬億。從2009年以來的中國經濟下行風險,完全是通過政府對銀行貸款的控制,對房地產實行一輪又一輪的炒作後,將前期發展積累的槓桿大部分轉嫁到了房地產購買者的頭上。結果是:長達數年的「房地產去庫存」後,終於將全國房產擁有者與政府變成了一個奇特的利益共同體:房價下跌,政府面對巨額銀行壞帳(地方政府、房地產開發商、房產購買者都是國有商業銀行的借貸主體),而房產擁有者則擔心財富縮水而會支持政府維持房地產泡沫的政策。比如今年全國各地政府出台政策,規定拿到房產證後兩年內不得交易,鎖定房地產流動性,央行得以再次增發人民幣。

正因為美國與中國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體制,美國的雷曼時刻成了明斯基時刻;中國眼看著所有條件都成熟了,但中國政府卻通過所謂的「創新貨幣工具」定向定量地讓中國經濟保持一邊通脹一邊緊縮的奇觀,得不到定向貸款支持的領域陸續被「去產能」,例如火電、電解鋁、建材、粗鋼、煤炭等行業。某些無關全局的金融腫瘤會被擠破,如P2P。也因此,中國暫時不會進入「明斯基時刻」。但欠下的債最後總是要還,這一時刻到來的危險始終存在。#

(大紀元獨家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9-11 7: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