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思敏:陝西千億礦權案背後的習江鬥

Zhou Qiang, President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s applauded as he walks out to deliver his work report during the thir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on March 13, 2016. China found almost 100 percent of criminal defendants guilty last year, figures from the country's top court showed on March 13, even as authorities pledged to reduce wrongful convictions. / AFP / GREG BAKER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周強在北京兩會上。(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30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01日訊】就在2018年歲末,前媒體人崔永元堪稱扔了一顆重磅炸彈。12月26日崔永元發微博稱「最高院有賊」,29日即有最高院法官王林清在視頻中陳述「卷宗被盜」事件始末。兩者疊加引爆輿論聚焦陝西榆林一個千億礦權案。

此案自2005年起歷時12年,直到2017年12月16日作出終審判決,並於21日,即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落幕次日公開裁判文書。因而判決一出,引發媒體爭相報導,且熱潮延續2018年初,各種角度報導都少不了一個解讀是該案釋放了「糾正重大財產冤案」的信號。

不過在終審宣判近一年後,2018年12月1日央視報導稱:千億礦權案執行毫無進展,勝訴的趙發琦(凱奇萊公司負責人)還沒有從地方政府那兒拿回礦權。顯然央視報導沒能引起一點迴響。崔永元在僅剩5天就跨年時「單挑」最高院,引發輿論關注。若按先前娛樂圈陰陽合同事件的經驗,崔永元這次舉動後面應有來自上面的授意。

目前,崔永元與王林清二人提示的關鍵信息是:案卷丟失具體時間為2016年11月26至27日(週六至週日間),丟失的案卷是二審正副卷宗都不翼而飛,調閱內部監控卻黑屏,王林清發現後立即向該庭庭長程新文作了報告,程新文隨後層級報告至周強院長。也就是最高法出了這麼離譜的事情,一把手周強已不能推託說自己第一時間不知情。

現在即便案卷物歸原處,也沒有人能夠保證是原封不動的。而案卷在2016年11月失竊的這個時間點,湊巧是2017年1月12日最高院再次開庭審理前夕。此外,在包含證據資料方面,副卷則比開放查看的正卷要多得多,即丟失的副卷宗裡有來往秘函、公函、審批、合議等文件,及相關權責人的手寫批示、簽名等記錄。

所以卷宗被盜難免引發猜測有人想毀滅證據,而2016年那時候,被指幕後干預者之一的最高院副院長奚曉明落馬已一年多。

其實有毀滅證據動機的,首先是陝西省政府當局,包括2003年簽定合同、2005年因勘探後得知煤礦藏量豐富遂出爾反爾毀約,2008年又發密函給最高法。

這裡無法忽略一個關鍵人,是陝西省目前查處受賄數額最大的官員──2016年被判無期徒刑的省國土廳原廳長王登記,他受賄均發生在其2003年至2013年擔任榆林市市長、陝西省國土廳廳長期間。

王登記是2003年簽約時礦田所在地榆林市市長,也是2008年時省國土廳一把手,而當年陝西省政府發往最高法的密函正是由省國土廳起草。

在陝西官場,王登記還被指賈治邦馬仔,賈治邦即2003年陝西省省長,當時省政府在為尚不知有無開採價值的礦田找出錢的人。賈治邦的繼任是陳德銘,即2005年其主持的省政府在得知該礦田估值千億元後,反手「一物二賣」給了一家香港公司,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剛好早年待過陝西官場,1990年後轉往香港經商。

諸多反腐案顯示,民企富豪常伴隨大老虎案,如大連實德的徐明、四川漢龍的劉漢,分別攀附薄熙來、周永康並成其白手套。

值得說明的是,2004年10月賈治邦被調入京的情況,頗似蘇榮在甘肅省委書記時因迫害法輪功被尚比亞高等法院傳訊,潛逃回國鬧出國際醜聞之後,被曾慶紅調至中共中央黨校當他的副手兼避風波。

賈治邦在陝西官場也是緊跟江澤民迫害而有了腐敗權力,陝西咸陽國棉七廠被賈廉價賣掉,原本給「抗美援朝」倖存老兵的補貼,也被賈用到了修建他老家,尤其震驚全國的西安「寶馬彩票案」,原陝西省體彩管理中心主任賈安慶被指是賈治邦一家子的人。賈治邦2004年下臺時,民間痛斥他把三秦大地糟踏的一塌糊塗。

接替賈治邦的陳德銘,則被指與曾慶紅有姻親關係,而2002年陳到陝西任第一副省長,就是曾慶紅預作安排他接替省長。賈治邦身陷腐敗調離,陳德銘提前接班。賈治邦入京,出任民政部常務副部長,2005年又被任命為國家林業局局長,而黨組成員之一是江澤慧。

事實上,關於千億礦產案,早在10年前,也就是2008年8月2日《中國青年報》刊發報導《公函發至最高法,誰在干預司法》,曝光了陝西省政府發密函事件。這如同山東魯能案一樣,胡溫時期欲查辦,但周永康當道。時至今日,又是誰在拒不執行最高院的判決?

總之,事發十幾年前的千億礦權爭奪案可以再次說明,江澤民主政時期特別是迫害法輪功後,陝西官場已經很腐敗,司法黑暗比煤礦還要黑,雖然周永康等干預勢力已經落馬,不過此案中的關聯利益方大有人在且不罷手,這何嘗不是現執政的習當局在和江澤民時期遺留的腐敗搏鬥。直到現在還在搏鬥,可見江澤民在各體系各領域的遺禍何其多,而且他們還想著一旦江派重新掌權又可以大貪特貪。所以把每一個貪官抓起來或許不現實,但把腐敗勢力的頭子江澤民抓起來輕而易舉,也是眾望所歸。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1-01 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