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伊羅遜:微影片《過年》的傳統藝術特徵

新世紀影視影片《過年》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人氣: 126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1月13日訊】美國新世紀影視基地在2019年中國新年前發布了新片《過年》,又一部20分鐘的微電影,講述的同樣是關於法輪大法在世間洪傳的真相故事。

除夕之夜,一位年邁的老父親,一手拄著拐仗一手拎著剛剛買來的快餐盒飯,步履艱難地走過風雪漆黑的街道,慢慢走上樓梯進了自己的家門。冷清的客廳裡,老人孤獨惆悵地坐在沙發上想念著有家難歸的女兒……

窗外,煙花的閃光伴著鞭炮的爆炸聲。 ……

有人敲門……

再有人敲門……

又有人敲門了……

隨著敲門聲,這個小小的客廳進來出去的人一波又一波,一共有六七波不同的人在進進出出的過場中展現著各自的身分,表現著不同的行為,卻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同一個主題而來。

在一天內的時間裡、在同一個場地情景、出現的所有人物有著同一個情節主題,這樣的故事結構是非常傳統古典的 「三一律」 戲劇結構,在歐洲17、18世紀非常盛行。 「三一律」是西方戲劇節構理論之一,是一種關於戲劇結構的規則。簡單說,就是規定劇本創作必須遵循時間、地點和行動的一致,也就是說一部劇本只允許寫單一的故事情節,戲劇行動必須發生在一天之內的同一個地點,它是法則,因此給創作本身造成了很多限制,這樣的戲劇創作起來是有一定難度的。

新世紀影視基地的新片《過年》雖然是個短片,但卻運用了傳統古典戲劇「三一律」的創作形式,保證了場景的集中化,讓故事的矛盾與衝突集中在一個固定的客廳與大年三十晚間的時間裡完全展現爆發,使得這一個場景中的節奏也更加地緊湊。由於時間和地點的限制,對故事本身的完整性提出了要求,沒有過多枝杈的分散,給予故事整體一氣呵成的順暢感。 《過年》影片中只有一個短短的分枝,導演為了鮮明地區分善與惡,把邪惡的「610辦公室」分枝出來,特別地強化了法院與律師中的善良人的存在,希望在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弟子時,那些有正義的法官和律師秉持住自己的良心,使影片達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電影有著嚴格的構圖,電影所表達的思想是有選擇性的,觀眾的觀看視點是不能自由控制的,電影內容的主題傾向以及觀眾的內心情緒是隨著框起來的畫面走的,是在導演設計的特寫、近景中景和全景的導引下進行的,畫面構圖就是導演的思想傳達,具有導引性。而在純戲劇中是沒有導引式構圖的,劇場中的觀眾是根據自己的想像進行選擇構圖。

因此《過年》微電影與戲劇形式的結合確實有它很獨到的好處,這種結合對現代電影的形式起著規範作用,它讓觀眾穩定了視線、沉浸在故事情節中,從而直接地接收故事所要表達的思想。

《過年》裡的敲門人一波又一波,每一波人代表了一個類型人群,這也是歐洲傳統古典戲劇的特點。古典時期強調理性、普遍性,不突出個性,而是突出類型,是按照某一標準把劇中人物劃分為不同類型,從不同類型人物的共性去演繹人物,比如表現610組織的邪惡之人,街道居委會的幫凶,善良的大法弟子們,警察中的好人,律師中正義的人士…… 無不體現了某一類型的人物共性。

電影形式的好處在於可以用音樂來烘托某個情節的情緒,悲傷的音樂給觀眾帶來比畫面更加傷感的情緒,歡快的音樂會帶來比畫面更加的愉悅。 《過年》的導演很擅長電影音樂的技巧,知道什麼時候需要音樂來激發觀眾的情緒,什麼音樂可以使劇情深入人的靈魂,這是影片《過年》的優秀之處。從影片的音樂旋律、音樂造成情感的張力,可以看到導演對音樂的高度認知和嫻熟運用,讓音樂成為塑造人物、襯托環境、促進敘事、昭示意義的重要因素。

影片從一開始舒緩憂傷的口琴曲強化敘述了老人的孤獨與傷感。

而每當有關大法弟子的情節時,則以美妙舒展情緒的鋼琴、提琴協奏曲作為特定背景音樂,使人感覺他們的出現是美好的事情。

當影片進入高潮父女相見,悽美柔腸的小提琴獨奏音樂響起,分出高音中音層次,來加強主人公父女之間的情感對話,琴弦隨著主旋律的遞進,把觀眾的眼淚從心底拉了出來,真是美妙極了!並且伴隨著主人公在對話中道出的關於影片主題的人性正義的獨白,讓觀眾的靈魂頓時昇華了。

美國新世紀影視基地在成立後一年多的時間裡拍攝了七部影片,在未來的創作上已經奠定了他們的基礎,低成本、快速度、不誇張、實實在在。其藝術創作追求上將會以自己的風格及學說成為體系,堅守作品要表現明確目的,簡而言之就是希望劇情最終達到「善」的效果,借反映大法弟子受迫害和傳播真理來引導人們向善,所以作品是非常理性正念的,是真正傳統古典的藝術風格。

已經公布的影片有《密碼》(獲得加拿大國際電影節一等獎)、《藝考》、《小磊歷險記》、《過年》,還有一部長片《90天倒計時》即將播出。#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1-13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