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全球推數字絲路 被揭更像監控鐵幕

彭博社1月10日發文披露了中共的「數字絲綢之路」下所倡導的「安全城市」項目更像是讓贊比亞走向中共鎮壓模式的監控「鐵幕」。圖為示意圖。(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氣: 309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報導)彭博社1月10日發表長篇調查性文章,以贊比亞為例披露了中共的「數字絲綢之路」下所倡導的「安全城市」項目在名義上是為當地居民營造更好的環境,但實際更像是讓贊比亞走向中共鎮壓模式的監控「鐵幕」。

在這篇題為「中國(共)的數字絲綢之路更像是鐵幕」的文章中,彭博社通過大量的調查採訪,披露「數字絲綢之路」給合作國家的民眾真正帶來了什麼。

「安全城市」項目給贊比亞拉下監控鐵幕

這個富含銅和鈷的南非國家正在投入10億美元安裝中國製造的電信、廣播和監視技術設施。而這正是中共的「數字絲綢之路」倡議的一部分。「數字絲綢之路」是為了補充「一帶一路」的物理基礎設施而產生的。中共為這些基礎設施項目向合作國家提供大量貸款,但彭博社說,這些貸款國家是要為此付出代價的。

中興在贊比亞首都盧薩卡(Lusaka)參與了「安全城市」項目的攝像頭安裝。華為發言人漢森·賀(Hansen He,音譯)談到了華為的「智能贊比亞」倡議。

報導說,贊比亞的大多數「數字基礎設施」項目都是由中資建設和資助的,使該國成為債務危機高風險的國家之一。同時這也讓人擔心,這個長期以來一直穩定的多黨民主國家正在轉向中共的鎮壓模式。

很容易用數字來說明贊比亞對中共項目的依賴。彭博社說,根據政府評估的數據顯示,這些中國項目讓贊比亞對中國的債務提到了31億美元,占其總外債的大約三分之一。

「我們已經把自己賣給了中國人(中共)。」反腐敗組織的負責人奇菲爾(Gregory Chifire)說道。

奇菲爾在去年11月份被贊比亞政府判刑6年後逃離了該國。國際特赦組織稱贊比亞政府對奇菲爾實施的是捏造指控。「人們的表達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正在這個國家日益萎縮。」

今年贊比亞政府還計劃討論一個網絡法草案,提議將成立一個機構。該機構有權裁定發布在網上的信息是否威脅國家安全,發布者是否應該被判刑入獄。自由媒體倡導人士認為,這個機構可能會被贊比亞政府用到那些披露國家賄賂的組織上。在社交媒體上張貼批評贊比亞總統的言論已經導致多人入獄。

根據網絡干擾開放觀察台(Open Observatory of Network Interference)的信息,2013年和2014年,贊比亞政府通過使用通常與中共審查相關的技術封鎖了至少四個網站。該組織的報告說,贊比亞已經安裝了華為中興的互聯網監控和封鎖設備。

聚焦於揭露腐敗的「贊比亞監察」(Zambian Watchdog),其網站就遭到了封鎖。其張貼的內容常常被政府官員稱為是「假新聞」。

贊比亞獨立媒體「the Mast」的編輯Larry Moonze向彭博社披露了這些監控新技術給贊比亞帶來的恐怖氣息。

「作為一家報紙,如果你想要給一名消息人士打電話,那他們(贊比亞政府)就會知道你在給誰打電話。」Moonze說。

贊比亞的一家獨立媒體「The Post」的主管之一Likezo Kayongo表示,贊比亞的媒體機構帶著對於政府的恐懼而運行,而這一切,贊比亞政府要感謝中共的「幫助」。

美國知名智庫「國家亞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的高級研究員Nadège Rolland認為,這就好比是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1984》中描寫的極權國家的「鐵幕」那樣令人恐懼。

華為建立贊比亞國家數據中心 引發外界擔憂

華為為贊比亞建立了國家數據中心,處理贊比亞的所有政府數據和存儲。此舉引發外界擔心,該中心可能被用作中共情報或數據蒐集目的。而此擔心並非空穴來風。

2017年2月,時任中共駐贊比亞大使楊優明參觀了贊比亞國家數據中心。圖右為楊優明。(中共駐贊比亞大使館網站報導截圖)

法國報紙《世界報》(Le Monde)於去年1月份發布的一項調查指出,位於埃塞俄比亞的非洲聯盟(AU)總部的機密數據每晚都被發往中國上海,持續了五年之久。中共被指為幕後操手。

這個耗資2億美元的AU大樓由中國公司建造。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去年7月份的一份報告披露,華為曾與AU委員會於2012年1月4日簽署一份合同,規定華為為AU總部大樓提供一些網絡技術基礎設施。

根據華為的一份新聞稿,華為給非洲聯盟總部提供計算、存儲、Wi-Fi和其它服務。

ASPI說,鑒於華為為AU,尤其是AU的數據中心,提供了設備和關鍵ICT服務,很難讓人理解,華為是如何在持續五年的AU大量數據被盜竊中,一直對明顯的數據盜竊行為全然不知。而另一方面,華為卻一直在其網站上大肆強調數據安全性及其公司優勢。

中共通過「數字絲綢之路」做宣傳

彭博社披露,中共在贊比亞的另外一個數字絲綢之路項目是將贊比亞從模擬電視升級到數字電視,由中共支持的四達時代傳媒有限公司(StarTimes Group)參與建設。獨立媒體抱怨說,中共正在成為贊比亞政府網絡的內容提供者。四達時代傳媒在贊比亞的涉足最終將會把贊比亞其它媒體擠掉,只剩下這家中國公司和其在贊比亞政府運營的合作者。

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其2016年發布的「打造網上絲綢之路,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文章明確指出,「十三五」時期網上絲綢之路建設的重點方向是加快海外信息基礎設施統籌布局,增強媒體國際傳播能力,講述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

根據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去年10月的一份報告,中共向至少18個國家輸出了高科技監控系統。報告發現,過去兩年,與中共合作的贊比亞在該組織的國家互聯網和媒體自由排名中出現了下滑。

「數字絲綢之路」在其它國家同樣引發熱議

彭博社說,根據追蹤中共海外投資的華盛頓研究公司「RWR Advisory Group」的數據,中共正在全球擴張其數字絲綢之路項目,利用中企為數十個國家安裝光纖電纜、監控系統和電信設備業務。

隨著中國數字基礎設施的傳播,非洲和其它大陸也出現類似的熱議。在鄰近的津巴布韋,海康威視監控攝像機正在其首都安裝。總部位於廣州的雲從科技(CloudWalk Technology Co.)去年贏得了非洲第一個人工智能項目。

在中國的津巴布韋顧問Shingi Magada表示,當津巴布韋政府得知雲從科技要把從該國收集的面部數據傳輸到中國幫助該公司完善其技術後,津巴布韋政府要求獲得折扣,項目由此陷入停滯狀態。海康威視之後提出了具有競爭力的價格。

在非洲東海岸的毛里求斯,華為正在安裝4000個攝像頭。該國的反對派政客擔心,此舉只會加劇毛里求斯當局的監測和監督。「這真的是『老大哥』」,曾擔任毛里求斯前副總理的Xavier-Luc Duval說,「他們將能夠監視所有政治對手並控制所有政治活動。而且濫用(監控系統)的可能性非常大。」

Duval的「老大哥」引用的是喬治·奧威爾在《1984》中的用語。奧威爾描述的是人們永遠都處於極權無處不在的電幕監視下的的社會。「老大哥在看著你」這句話隨處可見。老大哥象徵著極權統治及其對公民無處不在的監控。

中國設備安全問題引發各國關注

2016年7月,來自中國的黑客控制了越南兩大機場的電腦和廣播系統,播放支持中共南海主權聲張的宣傳內容。此事件引發了越南政府的警覺,警告各個機構和公司減少對中國設備的依賴。

事發有因,當月早些時候,海牙國際仲裁法院對有爭議的南海部分領土主權問題做出對菲律賓有利的裁決。越南也同中共在南海存在主權爭議,並準備效仿菲律賓,把中共告到國際法庭。

諸如越南機場的國家安全威脅促使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採取對抗中企技術傳播海外的對策。這三個國家也反對華為鋪設連結澳大利亞、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的海底電纜計劃。

2018年6月,澳大利亞政府宣布將幫助出資建造連接澳洲和所羅門群島的海底電信光纜。所羅門群島總理何瑞朗(Rick Houenipwela)在堪培拉與澳洲時任總理特恩布爾會晤期間簽署了這項合同,從而徹底阻斷了華為的介入。澳洲政府表示將承擔大部分費用。

2018年6月13日,澳洲時任總理特恩布爾與所羅門群島總理何瑞朗會面。(LUKAS COCH/AFP/Getty Images)

所羅門群島曾在2017年與華為海洋網絡公司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同意華為鋪設一條長4000公里的海底光纜,以便為該國提供可靠的互聯網和電話服務。但澳大利亞出於國家安全考慮,強烈呼籲所羅門群島放棄與華為的合作。

美國近期向「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注入600億美元,為在發展中國家的項目增加資金,來應對中共在這些國家製造債務陷阱。去年12月13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宣布了美國對非洲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的新戰略。

博爾頓說,中共的影響力已經讓非洲面臨風險。美國是非洲最大的捐助國,但其大部分資金用於衛生、農業和清潔水項目。博爾頓表示,美國將試圖增加其它項目的資金。他說,贊比亞面臨的風險尤其大。

隨著5G即將推出,各國更加重視5G將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包括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內的美國盟友已經禁止華為和中興通訊參與5G建設。#

責任編輯:華子明

評論
2019-01-13 7: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