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疼痛或是缺水警訊 他痛10小時 喝3杯水全好轉

文/弗列敦‧拜門蓋勒(國際知名研究員、醫學博士)

無法舒緩的劇烈疼痛,可能是身體脫水發出的訊號。

無法舒緩的劇烈疼痛,可能是身體脫水發出的訊號。(Shutterstock)

人氣: 35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編者按:水分對身體的作用,比你想像得更大。無法舒緩的劇烈疼痛,可能是身體脫水發出的訊號。一些患者因消化性潰瘍出現劇烈胃痛,持續幾小時、吃一堆藥都無法解決,卻因為喝下三杯水而得到完全緩解。

脫水問題發展到某個階段,當身體發出水分需求的急迫警訊時,沒有其他東西能夠取代,除了水以外的其他藥物都沒有效果。

我以水治癒的許多患者之一就能證明這項事實,他當時是二十歲的年輕小伙子,而早在認識我的轉捩點之前,多年來都受到消化性潰瘍疾病所苦。他過去接受過一般的診斷過程,並且被貼上「十二指腸潰瘍」的標籤,還拿了制酸劑與名為希美替定(cimetidine)的品牌藥。

希美替定是藥效強烈的藥物,能在對組織胺的「第二型」接受點上——也就是從體內稱為組織胺2或H2受體的「受器」——阻斷組織胺的作用。在胃裡負責產生胃酸的某些細胞對這種藥物相當敏感。然而,體內許多不產胃酸的其他細胞,對這種藥的阻斷作用也很敏感,所以這種藥有許多副作用(包括青年陽痿),經證實也對慢性脫水的年長族群相當危險。

吃一堆藥還痛十小時 三杯水讓疼痛消失

初次見到這名輕人,是在1980年某個夏天的晚上十一點,他當時已經痛到幾乎意識模糊,身體彎得像胎兒一樣地躺在房間地板上,而且無瑕顧及周圍環境與圍在身邊關心的其他人,只是不斷呻吟著。當我對他說話時,他沒有回話,他根本無法跟周圍的人講話,我必須搖晃他才能讓他回應我。

我問他哪裡不舒服,他呻吟說:「潰瘍已經快讓我痛死了。」我問他痛多久了,他說吃完午餐後,從下午一點痛到現在,而且隨著時間經過愈來愈痛。我問他有沒有採取鎮痛的手段,他回答說已經吃了三顆希美替定藥錠還有一整罐制酸劑,還說他已經吃了這麼多藥,但是這十個小時以來的疼痛完全沒有舒緩。

當這麼多藥都無法緩解消化性潰瘍病的疼痛時,有人自然會懷疑是「急腹症」,需要進行手術檢查,或許是他的潰瘍造成了穿孔。我曾經見過、也協助過消化性潰瘍穿孔患者的手術,患者痛不欲生,就像當時我眼前的年輕人一樣。其實檢查是否有穿孔的方法相當簡單,這類患者的腹腔壁會變得相當堅硬,幾乎就跟木板沒兩樣。我用手感覺一下他的腹腔壁堅硬程度,幸好還沒發生穿孔——腹腔壁還是軟的,但是一摸就痛。他還沒穿孔是很幸運沒錯,但如果繼續下去,胃酸就會在他已經發炎的潰瘍上打出個洞來。

如此處境下,給予大量藥物的效果相當有限,三顆三百毫克的希美替定再加上一整罐制酸劑都無法舒緩疼痛,這種病例通常都得送上手術臺來場緊急手術。

但由於我很了解水在消化不良疼痛時能夠舒緩疼痛的特性,我給了這名年輕人滿滿兩大杯、足足一品脫(約473毫升)的水。

剛開始他並不情願喝水,我告訴他,既然服用普通藥物都沒有任何結果,現在該試試用我的「祕方」來對付這種病了。他別無選擇——畢竟他當時痛得這麼厲害,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我坐在角落觀察了他幾分鐘。

後來我必須離開房間一下子,當我十五分鐘後再回來時,他已經沒那麼痛了,也不再呻吟。我給了他另外一大杯半品脫的水,幾分鐘過後,他的疼痛完全消失,也開始注意在自己周圍的人。他坐起身來,開始與訪客交談。

大家現在顯然比他還要驚訝,光是三杯水就帶來如此迅速的改變!這名男子已經痛了十個小時,也服用過對於治療消化性潰瘍藥效最強又最新的藥物,但都毫無起色,現在卻在喝了三杯水的二十分鐘後就完全舒緩。

如果你參閱下圖,並且比對這位患者的疼痛經驗,你會了解大腦在控制身體乾渴訊號強度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在超過某個門檻後,局部止痛藥已經沒有效果,制酸劑與H2阻斷劑希美替定甚至連減輕這名年輕男子的疼痛都辦不到。

身體脫水與某些慢性疼痛的關係。
身體脫水與某些慢性疼痛的關係。(圖/《多喝水的療癒聖經》)

只有水才是能使大腦停止發出缺水警訊的正確訊息,因為體內已經發出需要滿足水分需求的確切訊號。相同的疼痛模式也會出現在發出脫水訊號的其他部位。類風濕性關節疼痛的患者必須留意這種特定的疼痛現象,這正是大腦對於嚴重缺水的警訊。

三杯水就舒緩了消化性潰瘍疼痛

我曾對另一名病例測試過,脫水引起的腹部疼痛到底會隨著時間或是隨著水分需求量而變化。這位男性消化性潰瘍患者被扶到我服務的診所,他沒辦法走路,當時正在經歷極為嚴重的上腹疼痛——也就是消化不良疼痛。在檢查過他並未發生穿孔後,我每小時提供他一大杯的水。他在喝下三杯水之後就完全不痛了,平均來說,較輕微的案例只要大約八分鐘就能完全舒緩疼痛。

水分是唯一的天然胃酸保護者

實驗顯示,當我們喝下一大杯水,水會立刻進入腸道並被吸收。接著在1.5個小時以內,幾乎等量的水會透過胃部黏膜中的腺體層分泌到胃裡,準備用於分解食物。固體食物的消化都仰賴大量的水分,胃酸潑在食物上頭,酵素也經過活化,食物被分解成均質的液態物質,藉此能夠流入腸道,進行下一個消化階段。

黏液覆蓋了黏膜中的腺體層,而黏膜是胃的最內層結構(下圖)。黏液有98%是水分,另外2%是能夠留住水分的「框架」物質。這層「水體層」中具有天然的緩衝性質,下方細胞分泌出的碳酸氫鈉會留在水體層中,當胃酸試圖穿透這層保護層時,碳酸就會中和胃酸。

水分充足可以保護胃黏膜的黏液屏障,避免胃酸穿透造成傷害。
水分充足可以保護胃黏膜的黏液屏障,避免胃酸穿透造成傷害。(圖/《多喝水的療癒聖經》)

這種作用會產生大量的鹽(碳酸中的鈉及胃酸中的氯),而過量的鹽會改變黏液中「框架」物質保留水分的特性。過度中和胃酸並且在黏液層中形成過量鹽分堆積,會讓黏液成分無法呈現均質與黏稠狀態,胃酸會因此觸及黏膜層,引起疼痛。

透過黏液層重新分泌水分的自然作用,就像是黏液層的「反向清洗」過程,用來排除鹽分堆積,這是在分泌新的黏液時,從底部重新補充黏液層水分最有效的方法。

經過補充、厚重又黏稠的黏液屏障,是隔離胃中酸液的天然防護罩。就自然機制而言,這層防護罩的功效都仰賴頻繁的水分攝取——尤其要在攝取各種固體食物刺激胃壁腺體產生胃酸之前。藉此,水分才能由下而上提供唯一的天然胃酸保護。制酸劑是用來吸附在胃裡的胃酸上,保護的效果比較差。

<摘自《多喝水的療癒聖經》 柿子文化出版>

· 哪些症狀提醒你喝水不足?關於喝水常見11問

· 30天只喝純水,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變化?

· 反覆煮沸的水不宜喝!喝水必須注意6件事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