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里根首席蘇聯顧問:川普和里根的抗共政策(4)

里根的首席蘇聯顧問,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長約翰·樂柴斯基(視頻截圖)

人氣: 14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21日訊】(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記者子涵、製作人方偉採訪報導)在美國和蘇聯的冷戰結束了近三十年後,最近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一位亞洲問題高級專家說,中國正在對美國發動一場靜悄悄的冷戰,並說這場冷戰不同於美蘇冷戰時期的冷戰,而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冷戰。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會怎麼打呢?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記者子涵和節目製作人方偉對約翰‧樂柴斯基(John Lenczowski)先生做了深度採訪。三十年前青年才俊的他是美國總統里根的首席蘇聯顧問;現在他是華盛頓DC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長,也是該研究院的創辦人。他分享的故事、經歷和他的理解,對於今天美國、中國和世界的情形,有很好的參考價值。本文為訪談整理。

接上文

蘇聯政治異議人士在美國的作用

政治異議人士的作用非常非常的重要!因為這些從蘇聯和東歐跑出來的人,這些個知識分子跑到美國來之後,就和美國的公眾對話。蘇聯作家索爾仁尼琴就是其中一位。

索爾仁尼琴來到美國之後,他在美國各地做演講、寫書,來告訴美國人民共產主義的真相。當初他剛跑出來的時候,美國人還沒把他當回事兒,因為美國當時有很強的「反反共產主義」的這麼一股思潮。結果,說到這兒,美國得感謝法國人,當時是法國的情報界很把他當回事,把他的作品很仔細地做了解讀和翻譯。因為法國人很重視他,所以他跑到美國來的時候,美國人也就比較重視他,他說的話就比較有人聽。最後美國人就真把他當回事兒了。而索爾仁尼琴的文字很厲害,他運用語言的這種藝術和他語言的力量是非常強的,所以打開了美國人的心。

另外一位很有名的異見人士,他的名字叫做布科夫斯基,他當時是一個心理學學生,因為他不認同蘇共政權,就被關在古拉格群島的勞教所裡,他三分之一的人生都是在那裡度過的。他很有意思,他很懂法律,會用蘇聯的法律來維護他自己的權利,當時還讓蘇共政權沒法不理睬他的訴求。現在回頭看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一種策略。

但不管怎麼說,最後蘇共還是對布科夫斯基惱了,覺得這個人真是討厭、真麻煩,後來就把他弄到莫斯科關進了精神病院。其實蘇共的精神病院裡頭關的不是病人,而是囚犯。在我看來我把他們看作囚犯,因為都是非常正常的人關在那裡頭,然後在那裡頭讓他們吃治精神病的藥物,就是把他們腦子搞壞掉,讓他們這些異見人士再也沒法講真話或是抵抗政權了。

後來美國政府跟蘇聯搞了一個叫做囚犯交換的行動,布科夫斯基就有幸獲釋來到美國。他說卡特雖然對抗共產主義也沒有多少招兒,但這件事做得不錯,卡特把布科夫斯基請到白宮跟他見面了,給了他認可。布科夫斯基就開始在美國著書立說,到處演講。他寫了一本非常非常棒的書,也寫了很多很好的文章。後來到了里根時代,我們就請他幫助我們來催生出蘇聯的政治變革。

里根政府怎樣支持政治異議人士

里根總統當時怎麼幫助這些個異議人士?我們給他們認可、給他們道德上的支持,我們請布科夫斯基來白宮、來國務院,我們在那裡正式地接待他,讓他有了這樣一個名聲和認可。想想看,今天來自於中國的這些異見人士,他們是不是也應該去白宮?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在那裡接見他們?他們的聲音是不是也應因此而放大呀?美國公眾是不是應該聽到他們的聲音呢?這是我認為我們的政府要做的。

布科夫斯基後來建立了一個組織叫做「抵抗國際」,這「抵抗國際」就基本上是整合了全世界各地的人權活動家和抵抗共產黨的人士,包括中美洲、南部非洲、阿富汗以及東歐地區包括蘇聯內部的各個加盟共和國,我想可能也包括中國的一個分部。我當時並沒有直接跟他們在一起工作,但是我覺得我們的政府應該給了他們一些支持。

所以這些異見人士,就登上自由歐洲電台或美國之音這樣的電台,當然了這裡很多人他們確實是從那些共產國家跑出來的,這些政治犯,也包括一些早期來的移民,他們認為他們應該為他們的祖國做些事情,為他們的祖國贏得自由,所以他們也加入這方面的工作。

冷戰時期美國對蘇共使領館的限制

當時這些異見人士,我覺得他們也會有比較害怕的,有些害怕蘇共的報復。但是冷戰時期在美國的蘇聯異見人士,比今天在美國的中國異見人士要更安全。為什麼呢?因為當時我們對在美國的蘇聯使館官員是有嚴格限制的。比如說蘇聯使館,他的官員不可以跑出25英里,他不能想去哪就去哪,像現在中領館的官員想去哪就去哪,那不行。所以那時候他們的影響力也是有限的,那時候整個蘇聯在美國總共就那麼兩三個領館,不像現在中領館到處都是。

而那個時候蘇聯的學生,不能隨便跑到我們的大學裡來讀書,蘇聯的科學家不能隨便跑到矽谷來上班。

中共吸取蘇共經驗 拉攏華人社區反美親共

但是今天你看看,這個前總統奧巴馬給400萬華人——400萬來自於中國大陸的人,發了10年期的簽證。那麼什麼人從中國來到美國?當然了我們不能說每個人都是共產黨員、每個人都和政府有關係、每個人都是間諜,多數人是好的。但是這裡頭有足夠多的中共間諜!我所了解的情況是,在美國最起碼有5萬個為中共收集情報的人,這些人除了收集情報,很可能他們也會在這個地方來恐嚇在美國敢講真話的華人。

冷戰結束後,中共政府其實是從蘇聯那裡學到了很多教訓,學得很快。今天在美國,中共有5個領事館和一個大使館,總共6個他們的盤踞地;中共的外交官到處跑,他們跑到社區裡去見人、去建立關係,拿利益誘惑人,或者是威脅人。總之他們就是把華人社區變得親共,把美國的華人社區變得能夠反美親共。

中共能把這件事情做成,因為他們吸取了當初蘇聯的經驗,甚至美國最反共的這些異見團體,就像東歐當初的這些異見團體、這些民運人士,中共會派出它的人打進去,成為裡面講話聲音最大的反對派的人士,然後從裡面把水攪混。

華人社區應如何抵擋中使領館的恐嚇和宣傳

在華人社區中,知道中共的這些手段和伎倆的人,我認為他們應該出來講話。他們要把這些話講清楚,要去見媒體,然後他們的話要成為美國媒體記者報導的一個消息來源。美國的媒體雖然有各種問題,但是美國媒體中還是有一批記者會寫這些東西的,可以把它向公眾講清楚。當然,美國政府的反情報工作也有問題,這方面聯邦調查局是要加強它的功能的。但是這個國家會有一批記者對這個話題感興趣,他們會做報導的。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單位就是國會,國會的議員要從這些懂內情的、懂具體情況的華人那裡聽到這些消息,這裡頭特別是國會議員的助理,這些助理是這個國家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幫人,他們對這個國家很有影響的。這幫人常常是大學生,學政治學的,他們很年輕。其實在大學、中學裡歷史學得不夠,他們很多人其實知識是不夠的、不太懂的,所以要跟他們講,把他們講明白了,這群人他們在影響國會議員做什麼決定,所以他們是很重要的一群人。

現在就是這些國會議員和國會助理,他們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所以一定要讓他們了解這個中共政權,它伸長的手,在美國社會伸得長長的手臂,到底是怎麼回事,要讓他們知道,這個中共或者說共產黨它的歷史是怎麼回事、是怎麼做事的,要對他們講清楚。

另外就是寫書,誰能出來寫這本書,他可以用化名來寫,但是寫的事情都是真實的,能夠把它寫清楚的話,就有出版商敢去出版這樣的書籍。

真相,是最有用的武器!如果說這些美國華人、這些叫做不同政見者的華人、這些異見領袖,他們願意出來去贏得國會支持的話,就是國會的某些同情他們的議員,得到他們的認同的話,就非常重要。因為國會議員可以做很多事情,他們可以大聲講話,他們可以給白宮施加壓力,他們可以自己召開聽證會,他們會把異見人士叫來問非常尖銳的問題,他們也可以把內閣官員叫來問詢,他們可以去質詢情報部門的官員等等之類的。那麼經過這些動作,關於中國的、關於中共的真相,就從這從那都冒出來了。

川普政府正向美國公眾更多地講中共的真相

那麼現任的川普特朗普)總統,不管你認為他如何,他在這方面開始講真相,講的是比以前的美國總統要講得多的。川普總統談到了中共竊取美國的智慧產權、工業機密和國防機密,以及在互聯網上進來偷東西,包括其它的各種各樣的間諜活動。川普總統大聲講這些話,讓很多的美國公眾開始意識到這方面的問題。

現在的聯邦調查局局長,他就是公開地講,在美國的大學裡頭,中共派進來的這個「孔子學院」,它施加的影響很不合適,他說這些「孔子學院」和美國大學的學術自由完全是背道而馳。他們是以一個宣傳中心——偽裝成研究中國文化和中國語言的這樣一個學術中心,但實際上做的是另外一回事,他們是被中共特務機關所控制的,而他們講的話、做的事情,都是跟中共的算盤是保持一致的。

另外從外交對等性的角度來看,這也是外交不對等。在中國的大學裡總共有大概20個美國的文化中心,而美國政府是完全不控制他們的。但是被派到美國來的這些中方的文化中心,都是由中共控制的。所以在這一點上,就叫做外交不對等。

川普像里根一樣 重振美國 抵抗威脅

我認為川普和里根,兩者有相當大的一個共同性,就是川普總統他對很多事情有很好的直覺,所以他就像里根一樣,他做了決定說要重振美國的國防工業、美國的軍事力量。而中共這邊,它在過去二十年內,其實是啟動了這個地球上最大的一個軍備投入。但是今天我們在媒體上還是讀到說,美國的軍費是比十個國家的總和還要多,這種媒體上常常講的話是完全錯誤的,是不真實的數據,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舉一個例子,比如說在中國的地下存在一個巨大的地下通道網,那麼這個通道網它能跑什麼樣的東西?它能跑大型的卡車,卡車後能拖什麼?可以拖一個在路邊就可以發射的叫做「移動性洲際導彈」的發射器。中共政權把很多他們的核武庫都藏在這些地下通道網裡。這通道網有多大我們不知道,最準確的估計是有3,000英里這麼長。這些東西都是不是軍事投入,都不在中共公布的數據裡頭。當然也許估計得不准,但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軍事投入。

中共的軍隊現在在搞超音速導彈,包括反衛星導彈,包括激光武器,他們在2007年就用激光武器打過我們的衛星,能夠讓我們的衛星失明看不見。他們還在建立一個遠洋的海軍,同時還在開發中子彈,我可以羅列很多很多他們在設計和開發的武器。

川普總統就決定,現在美國要從昏睡中醒過來了。所以我們的國防政策、國防上的姿態,不僅是要反對恐怖分子,我們同時要對付來自於中共這樣的威脅。

當今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 蘊含經濟危機

如果說川普總統把他的中國政策繼續下去的話,我認為會看到和里根總統取得的同樣的效果。這個中國和華人的文化,如果有一個自由的土地的話,他在哪裡都可以非常成功的。中國人不論住在世界什麼地方,他們都是最成功的企業家、最成功的商人,不管在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還是在美國,不管他們在哪裡。像台灣,台灣的經濟就非常的蓬勃。

但是在一個共產主義制度下,是不可能有自由企業的,今天的中國其實是一個國家資本主義。中共怎麼能讓國家資本主義還能玩得通呢?就是因為它不需要在科技的研發上投入錢,它基本上把這些偷過來就好了。他們偷了大量西方的科技,然後運用在這些國營企業上,或者用在假私人企業上,這些企業其實本質上也是政府控制的。這些企業運用起來,然後就僱了很多人讓他生產出很多產品、賺了很多的錢,這樣才導致中國現在的這個生活水平的往上提升。

生活水平的提高對老百姓當然是好事,但是這個國家資本主義它只能短期內有用,它不可能長期一直有用。為什麼呢?因為國家資本主義它所投入的資金、它所做的投資決定,是根據它的政治目的,不是完全根據經濟的標準來做的。所以這個時候資金就會濫用,會有不良貸款,這個貸款放出去就沒有按照經濟規律去計算成本,最後造成很多的壞帳,那麼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間點,這個經濟泡沫就會破掉。這種國家資本主義往下走,未來它蘊含的是經濟危機。

從最基本的角度來看,一個正常的經濟它依靠的是自由企業,它是真正的財富的產生,它是財富的有機的成長,所有這些是不靠偷人家的東西來完成的,這才是一個正常的經濟。但是今天在中國的這個系統,他完全依靠就是盜取,偷來外國的科技,原樣把它運用起來。中國的繁榮是建立在這樣偷來的、移植來的科技上面的。中國要有一個真正好的經濟,就必須有真正的法治、真正的自由和人民的人權,那麼在這個基礎上真正的中國經濟才能建立起來。

以往美國政府最大的戰略錯誤:最惠國待遇讓中共養肥

中共給美國巨大的一個威脅,也許不是5年,但是在10年、15年、20年之後,這個現象就會發生。中共可能試圖不戰而贏,它可以通過軍事訛詐,可以通過腐敗,可收買別人,包括收買美國的企業。那麼在政治這一點上,可以說中共是成功的,整個美國的商界已經被中共中性化了。這個中性化的意思,就是說變成中共的朋友,替中共說話,它讓整個商界站在中共一邊替它說話。這一點是蘇聯克林姆林宮當時做夢都想不到它能做得成的。

中共怎麼能夠收買和爭取美國的商界,怎麼做到的呢?

首先就是給這些商家賣一個夢想,說你生產的這個東西可以有13億人買。當然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的市場很多地方是不可能隨便進去的。另外就是中共會讓農村的農民進城來打工,給他們非常非常低的工資,能讓美國在中國的企業用很低的勞動成本,生產出來的東西轉過頭來再賣回到美國的市場來。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會讓很多人賺錢。而且美國給了中國最惠國待遇,這個外交的永久性的最惠國待遇,讓中國的產品可以不受限制地賣到美國市場上來。這是以前的美國政府所做的最大的一個戰略錯誤。#(待續)

(轉載自希望之聲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9-01-22 1: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