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中共竊政後殺人篇(12)

共產暴政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

編寫:愛德華

人氣: 59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1月21日訊】一九六八年的「清理階級隊伍」 (簡稱「清階」或「清隊」)則是毛澤東親自領導、周恩來協助進行的。「清階」更甚於六六年八九月份的紅八月「紅色恐怖」,是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時期之一。

「清階」對象

文化革命的初期重點是揪「走資派」,但除非被冠以「叛徒」或「特務」,走資派卻不是「清理階級隊伍」的主要目標。按毛澤東的說法,「清理階級隊伍要搞叛徒、特務、死不改悔的走資派、反革命分子、沒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壞、右分子」。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中共中央曾下達《關於城市(鎮)街道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意見》,指明任務是:「徹底批判黨內最大的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和他們在各省、市(鎮)的代理人」,「揭露打擊社會上沒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壞、右分子,反動的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以及隱藏的各種敵特分子。」這表明打擊的重點實際還是中共傳統的「階級敵人」。

遍布全國的「紅色恐怖」

按照毛澤東「專政是群眾的專政」的指示,各地都層層建立了「群眾專政指揮部」。以江西萬年縣為例,採用的「刑罰種類有捆綁、吊打、壓貢子、站凳頭、跪瓦片、坐老虎凳、作噴氣式、電觸、紅鐵烙、灌吃大糞、開水澆頭、大熱天反穿羊皮大衣晒太陽等數十種。大黃公社一位女醫生被誣為「現行反革命」,揪出來用電觸奶頭、用開水澆陰道,當場昏死,目不忍睹。據公安局統計,全縣被打死或被迫害至死的有二百一十四人。」

一九六八年五月,山西鄉寧「亂捕亂鬥、掛牌遊街、毆打幹部群眾一千二百多人次,其中打死二十六人,打傷打殘五十多人」。六月,抓捕一批中學生,刑訊逼供,打死三人,打傷打殘十多人。

執掌各省、市黨、政、軍大權的軍人是這場運動的指揮者。如黑龍江省大慶油田於一九六八年五月成立革命委員會,第十六軍副軍長諸傳禹擔任主任,在「清隊」運動中,「自殺、打死人的現象不斷增多,一至四月份自殺十五人,五至六月份自殺三十六人,打死七人」。

「清階」時各地被「清理」的對象不盡相同,但「地、富、反、壞、右」這五類分子是不可少的。他們是所謂「老運動員」,鬥爭這些人已不新鮮,新鮮的是各地因地制宜歸納的「××類人」。被歸於「××類人」的五花八門,形形色色:「反動資本家」、「政治騙子」、「國民黨嫌疑」、「階級異己分子」、「反動會道徒」……。

雲南思茅縣,從1968年開始的「清階」歷時兩年,全縣幹部一半被劃為各類「分子」:叛徒72人、特務24人、死不改悔的走資派116人、地主86人、富農3人、壞分子72人、右派31人、歷史反革命82人、現行反革命145人。

人口僅數萬的愛暉縣,「清隊」中關押看管了一千五百多人,「造成六十五人非正常死亡」。如上海奉賢縣新寺人民公社有九十一人被批鬥,四十八人被批判,十一人被整死。廣西扶綏縣昌平公社,「清隊」時「全社非正常死亡二十三人。」。吉林省延吉縣「深挖地下國民黨特務,深挖朝鮮特務」,「棒子底下出特務」,只有一百一十戶人家的樺田生產大隊竟有四十四人被揪鬥,致死致傷四十一人。遼寧凌源縣,僅子虛烏有的「國民黨反共救國團」一案便揪了九百一十三人,「致死二十五人,致殘五十一人」。

工人本不是文革的目標,但毛澤東有「文革是國共兩黨鬥爭的繼續」的指示,國民黨時期的老工人也成了鬥爭對象。北京二七機車車輛廠是毛澤東親自抓的所謂「六廠二校」之一,是全國「清隊」運動的樣板。軍宣隊領導下,一九四九年前進廠的一千四百多名老工人中,九百多人被「審查」,逼得十四名老工人自殺身亡。甘肅玉門油礦曾是國民黨執政時期中國主要的石油企業,共產黨接管油礦時年滿十八歲的都要「過篩子」,整死了九名幹部和八名工人,數百人被毒打致殘、精神失常。陝西銅川市焦坪煤礦挖出一個「反共救國軍」,省革委會副主任胡煒(二十一軍軍長或政委)親自驅車到焦坪煤礦督陣,「進一步掀起對敵鬥爭新高潮」,嚴刑逼供。無端受株連卻多達五百多人,含冤自殺的有八人。石家莊鐵路局的「清隊」,是一場大血案。「僅這一血案,被迫害的幹部、工人,就達一千六百四十五人,其中致死四十八人,致殘一百二十八人」。

知識分子集中的地方是當然的「清隊」重點。湖南大學從學校革委會成立後,被亂捕亂關和遊鬥的就有三百多人,其中,被迫害自殺死亡的十八人,長期挨鬥折磨致死的六人,被錯判刑的十六人。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各研究所有六百多人被誣為特務,其中二百多人被「隔離審查」,二人被活活打死,十人打成殘廢,四人自殺,包括一九四九年從美國歸來的女科學家雷宏淑;另有九人自殺獲救未死。粗略估計,死於「清隊」的人數應在五十萬人以上。

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被康生誣為叛徒及國民黨特務案,全省一百三十八萬人被牽連,一萬七千餘人被打死、逼死、六萬一千多人被打殘。

中共在內蒙古抓「內人黨」,在整個內蒙古地區和內蒙古軍區亂抓亂捕,就有三十四萬六千餘人被審查、揪鬥、關押,四分之三是蒙古族。因刑訊逼供而終身殘廢的多達八萬七千一百八十多人,整死的則有一萬六千二百二十二人(另一說法:「被迫害致死者竟達十多萬人」)。總之,「清階」造成的冤案數不勝數。

「清階」死人最多的文革階段,全國兩千餘縣,一個縣平均一百左右死於「清隊」。如黑龍江省賓縣,打死一百四十三人,打殘三十二人。在這場運動中,二百多人非正常死亡的縣不算是多的。如上海川沙縣,「五千零六十三人遭揪鬥,二百三十六人非正常死亡」。譬如上海寶山縣「清隊」,「經縣革委會審批的揪鬥對象一千七百零二人……全縣清隊中非正常死亡人數達三百三十四人」。

在「清階」中,全國三千萬人被批鬥,五十萬人死於「清階」。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1-21 3: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