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州:註定失敗的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本質上是精神鴉片,共產邪魔以人本主義為由用來引誘人類背離神佛走上自毀自滅的不歸之路。 (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人氣: 9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23日訊】《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的發表引起各階層對共產主義的深入討論。筆者想在這裡談談自己的想法。現代不少西方年輕人癡迷共產主義,被其所謂的「物質極大豐富」和「各盡所能,按需分配」之說所迷惑。其實,共產主義是一個用花言巧語編造出來用以騙人的東西,是經不起實踐的考驗的。

責任虛無化註定共產主義必亡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指出, 人是善惡俱存的。人向善去惡,道德不斷昇華,是生命在人世間的真正目的和意義。而人的道德底線又往往是由人的責任感來界定的,這包括對自我、對他人的責任感。責任感的缺失會造成社會互信的流失,社會總體功能的退化。

那麼為什麼說共產主義實踐是註定要失敗的呢?因為共產主義實踐無一例外的是以公有制為基礎的,並需要相應的大政府強權來統治的,長此以往,這必然導致對個體責任感的摧殘,社會道德的敗壞。隨之而來的社會功能的退化也必然註定共產主義實踐的失敗。所以,共產主義實踐註定要失敗的根本原因恰恰在於共產主義與生俱來的反道德性。

眾所周知,所有制是對產權關係的一個界定,是有關產權的規則。產權就是對生產資源(包括勞動力資源)的使用權和對相應產出的分配權。產權與社會責任是緊密相連的。產權關係的確立會帶來相應的社會責任的具體化和明確化。

人人生而平等,因為神佛給了每個人同樣的道德昇華、重返天國的機會。天賦人權最根本的就是人向善去惡、道德昇華的權力。信神的人都明白,人的道德昇華是人與神之間非常個體化的體驗。道德昇華是不能由他人代替的,更不能通過他人強迫實現,這必定是個體自願的選擇,不懈努力的結晶;否則這只會是他人道德昇華的成果。也就是說,被迫的行善終究不能算行善。因此,個體的向善去惡、道德昇華,不但要以個體對社會責任感的方式來體現,也更需要社會對個體選擇的尊重,對個體努力的尊重。這其中就包括對個體勞動成果的尊重,多勞多得是人間正常運作的理。

在正常的社會裡,財產的擁有是對個體勞動成果尊重的具體體現,財產的擁有就是對產權的擁有,也就是對勞動成果的擁有。即使在把資產管理委託給職業管理者的情況下,財產的擁有者還是保留著監督權、罷免權以及最重要的決策權。也就是說,財產的擁有與產權的擁有是一致的,一體的,擁有財產的標誌就是對產權的擁有。

然而,在公有制的社會裡,財產的擁有者被剝奪了對產權的擁有權。財產名義上的擁有者(人民)無法實現產權的使用,而產權的實際行使者(共產黨)又不是財產的擁有者,這二者在公有制下的分化隔離不可避免的造成了社會責任的虛無化。而責任感的缺失直接導致了社會互信的流失,和社會總體功能的退化。通常來說,政府權力越大,政府機構越龐大,個體的社會責任越不直接、也越不明確,也就越虛無化。雖然公有制給社會帶來的這方面損害,在短時間內不一定顯現,但假以時日,這個損害對社會總體上的影響是十分明顯的。總的來說,實施公有制的範圍越廣,社會責任越不直接,社會責任虛無化越嚴重,造成的危害也越大、越明顯。大面積實施公有制後,通常不超過幾個十年,危機就會呈現,社會、經濟難以為繼。當年中共農村改革首先搞的責任制就是一個最好的佐證。劉少奇最早在1962年為了因應大躍進時期發生的全國性大饑荒就推出了「三自一包」的農村經濟政策,「三自」指自留地、自由市場及自負盈虧,「一包」即包產到戶。這時離中共建政僅有十三年,而離中共大面積實施公有制還不到十年。

公有制導致社會經濟運作成本劇增

總體來說,經濟規則不同,人的經濟行為就不同。相應的,資源的配置會不同,產出的分配形式也會不同,經濟效益、發展速度也會不一樣。

更具體的來說,因為公有制引起了產權規則的變化,給原本簡單明瞭、很直觀的社會經濟關係帶來了不必要的複雜性和不穩定性,整個社會經濟系統的行為也就不同了。

因為財產的擁有者與產權的行使者被公有制硬行分離,不但社會責任虛無化,社會經濟運作也違背了多勞多得的經濟原理,社會整體的勞動積極性受損,經濟效益明顯下降。因為管理人員並不需要對名義上的主人負責,又不是真正的財產擁有者,在分配勞動所得時,往往會偏愛與自己關係親密的人。又比如,政府權力巨大,又沒有來自名義上的主人的監督治衡,弄虛作假的空間很大,又人浮於事;喜歡鑽營、投機取巧的人,因有利可圖,紛紛加入共產黨、加入政府,形成「蒼蠅叮臭肉」的逆淘汰現象,惡性循環,貪污腐敗、無作為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常態。這些都毫無意外的極大的增加了社會經濟運作的成本。

實際的公有制 = 共產黨私有制

實際上,既然擁有財產的標誌就是對產權的擁有。那麼也可以說,誰真正掌握了資源的使用權和產出的分配權,誰也就真正擁有了產權,尤其是當名義上的擁有者不具有任何監督權、罷免權和決策權的時候。比如,在奴隸社會,奴隸就是沒有任何產權的,他們既不能支配資源的使用,連人身自由都沒有,當然也不能決定產出的分配。在公有制國家,人民雖然在名義上擁有一切,但他們也是既不能支配資源的使用(包括自身的勞作),也不能決定產出的分配。實際上,公有制和奴隸制是極為相似的。簡而言之,實際意義上的公有制是不存在的,只是一個騙人的伎倆,實質上只是一個非法的私有制,即共產黨私有制,一個巧取豪奪的騙局。人民早已淪落為公僕、奴隸,而所謂的「人民公僕」——共產黨——才是真正的主人。

因違反人的本性,必然強權專制

如果勞動與所得脫節,實際產權結構就自然變得模糊,甚至於顛倒扭曲產權關係,違反了多勞多得的社會原理。當勞動與所得完全脫節時,任何名義上的所有制就是變相的奴隸制。而奴隸社會是只能用暴力來維持,而共產黨還不得不在暴力之外,添加謊言來維持,所以共產黨執政的國家都是大政府、集權體制,無一例外的將暴力和謊言作為唯一有效的維穩手段。其中一個必要的步驟就是用各種理由暴力鎮壓社會精英,愚化社會,使得「皇帝的新衣」可以招搖過市,也就是暴力與謊言相結合。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是中共的反右運動,通過這個運動,中國有見識、有骨氣的知識精英被一網打盡,這也是為什麼,中共建政之後三十年間,各種政治運動層出不窮。然而,這樣的社會系統要求龐大的秘密員警體系、繁雜的規章制度、嚴酷的各類懲罰,社會成本巨大,導致弊病叢生、惡性循環。最終,人民的利益被少數人的權力所犧牲。

* * *

現代人往往以為,選擇什麼為立國之本,選擇什麼為民族的前途,這些完全是人的意志可以支配的,可以隨意想像的,是謂人本主義。但是,社會經濟運作自有其內在的規律。任意扭曲規則,不但關係到人民的幸福,民族的興衰,也關係著個人的生死存亡。

共產主義本質上是精神鴉片,共產邪魔以人本主義為由用來引誘人類背離神佛走上自毀自滅的不歸之路。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1-23 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