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視頻】醫道古今殊 手術刀如何變成屠刀

文/裴晏

中國醫學自古講究醫德醫道,歷朝歷代的醫界大德留下了無數神奇事蹟。同樣在神州大地,如今卻正上演著世界醫學史上最駭人聽聞的一幕:眾多身披白衣的行醫者,日復一日扮演著魔鬼指派的角色。

這令人觸目驚心的對比是如何發生的?且聽親歷者的自述和獨立調查專家的分析。

古代醫者德才兼備

中國古代醫學根植於道家修煉與道家學說,行醫者多修煉中人,在苦讀醫典外,更注重道德修為。儒釋道文化敦厚的人文精神和處事標準,培養出他們悲天憫人的胸懷;當醫術進乎醫道,很多名醫便擁有了「特異功能」,由此懸壺濟世,彪炳史冊。

唐朝醫聖孫思邈(541或581—682)被後世尊為「藥王」,這不僅是由於他傳承中華傳統醫學醫術的貢獻,也因為他為後世樹立了良醫的典範。他的名言「人命值千金」,更詮釋了「仁」與「慈」的內涵——對蒼生的珍視與悲憫。

清殿藏本孫思邈像。(公有領域)

孫思邈在著作《備急千金要方》第一卷《大醫精誠》文中,說明了行醫應具備德性和使命感。他強調良醫必須具備的品格,可概括為四種心:

• 視病如親的「慈悲心」;
• 無愧天地和濟世使命的「真心」;
• 不計患者貴賤貧富、一律同等對待的「平等心」;
• 無畏艱險、不分晝夜寒暑、不辭飢渴疲勞全心救護的「忍耐心」。

唐‧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養性序。(公有領域)

除了孫思邈,中醫史上還有許多典範人物,包括李時珍、扁鵲和華陀等大醫學家,他們的種種事蹟堪稱醫道崇高境界與標準的生動演繹。

西方文明中也有類似的醫德準則。古希臘「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前460—前370)的行醫倫理典範,後人稱為「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與孫思邈的良醫標準有很多共通性。許多醫學院將其用作畢業典禮上的宣誓詞,其中寫道:

「余願盡己之能力與判斷力之所及,恪守為病家謀福之信條,並避免一切墮落害人之敗行。」
「余願以此純潔神聖之心,終身執行余之職務。」
「余之唯一目的,為病家謀福,並檢點吾身,不為種種墮落害人之敗行。」

當手術刀變成屠刀

2006年4月20日,一位中國外科醫生的前妻安妮與另一位證人皮特現身美國華府白宮外的記者會,首次向世人揭露中共活體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滔天罪行。此後十幾年中,經各方獨立調查取得的層出不窮的證據,都指向一個令世人驚心的真相。

2006年4月20日在美國白宮附近,證人安妮與皮特(右)在記者會發言,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罪行。(明慧網)

視頻» 中國醫生是怎樣變成殺人凶手的

下載視頻

維族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托帝·博格達(Enver Tohti)曾任職中國新疆某大型醫院。2013年,他在蘇格蘭國會聽證會上回溯8年前受命活摘「死刑犯」器官的親身經歷。

帶著深摯的懺悔,他這樣描述當時的心理狀態:「它們(中共)讓你失去獨立思考能力,整個身體成了機器人,只會執行預設的指令。它們讓你真的相信,你正在做一件很正確的事,一直到後來我才意識到,我提前結束了這個人的生命,這和殺人犯無異。」

 

「我必須告訴世人這一切,才能稍微釋懷。」安華托帝是目前為止唯一一位出面指證活摘器官的中國主刀醫生。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因調查活摘器官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在他看來,中國醫生脅從政府大規模犯罪,有幾個因素在起作用:

各行其是。「各個環節的人都不知別人的事,這種情形助長了有意的漠視。」麥塔斯說,「人們會說『我不知道,我只看到手術檯上躺著一個人,我不知道那是誰』或者『我在火化一具屍體,我不知道火化的是誰』等等。」

信息封鎖。「沒有人披露消息,你在媒體看不到真實情況,沒有獲取訊息的正常途徑。」

煽動仇恨。「中共永遠在樹立敵人,不只是將某人某團體指為敵人,他們會發動這類洗腦宣傳攻勢。」他說,「對法輪功當然就是這樣,抹殺人格,滅絕人性,將其邊緣化。他們會說『法輪功是敵人』,說『他們不是正常人,我們可以對他們為所欲為』。」

利誘脅迫。「中共為迫害投入巨額經費,並且施壓綁架人民參與。」

因中共活摘器官獨立調查而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表示:「這是一種新型的群體滅絕罪,而且是操控社會精英去犯罪,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最重大考驗,我們不能再逃避了。」(待續)

字幕編譯:裴晏;影片製作:雅紅;責任編輯:高靜,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