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際危難律師日 中國遭迫害人權律師受關注

中國大陸真正踐行憲法與法律的維權律師遭到中共打壓。圖為「709案」中被中共當局抓捕的律師。(大紀元合成)

中國大陸真正踐行憲法與法律的維權律師遭到中共打壓。圖為「709案」中被中共當局抓捕的律師。(大紀元合成)

人氣: 59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國際危難律師日」之際,各界關注於「709」事件中眾多被先後非法關押、判刑的中國人權律師。有律師表示,中共當局的做法是背離了人心所向,肯定會徹底失敗。

旅美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於當地時間24日早發表推文說,每年的1月24日是國際危難律師日(Day of the Endangered Lawyers)。他掛念在獄中和失踪的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周世鋒、高智晟、江天勇、余文生、陳武權、李昱函,還有至少50多名被吊銷律師證的人權律師。

中共當局修改無罪辯護規定 並要求律師「忠於黨」

中共當局對律師為當事人做無罪辯護的規定做了修改。廣西百舉鳴律師所主任、人權律師覃永沛說:「比如這個案件你認為是無罪的,必須通過律師事務所開會,還有律師協會、司法局同意才能做無罪辯護。」

他說,另外,現在中共透過一些律協官員配合司法廳、司法局來打壓律師。「它修改了章程,剩下那些有牌照的律師被要求必須宣誓忠於共產黨,這個月將在全國鋪開,這是很搞笑的事情。」

此前,覃永沛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有在內部(發文件),全部有文件公開。上個月福建省也有過這個文件。」不過,27日覃永沛表示,廣西律協官網已將公開的相關文件刪除。

記者查到,2018年12月22日福建省律師協會第十屆常務理事會表決通過《福建省重大刑事案件律師無罪辯護意見專報規則》。該文件稱,承辦律師擬根據本規則呈報無罪辯護意見,應先將案件交由所在律師事務所組織集體研究,不得少於三名執業律師。……確屬無罪的案件,由律所主任簽字確認並加蓋律師事務所印章。將材料報經主管司法局同意後再提交市律師協會。

對於律師需向共產黨宣誓一事,北京人權律師謝燕益表示,這將違反包括憲法、立法、刑事訴訟法還有律師法、基本的司法制度。這種做法肯定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所以它可能會拆解到各個地方的律協或者司法行政機關,從內部的下個文件,降低違法成本。」

被判刑、失蹤的律師杳無音訊

被外界譽為「中國良心」、被關押判刑、被失蹤的北京人權律師高智晟,自2017年8月13日後至今杳無音訊。2004年底,高智晟開始代理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案件,隨後連續3次公開上書中共高層,要求停止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酷刑的迫害。

2006年,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的罪行曝光後,高智晟公開譴責活摘器官罪行,並加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但他因此不斷地受到中共當局長期、非人的酷刑迫害。

王全璋律師於2015年7月在中共當局大規模鎮壓維權人士的行動中失蹤,為「709」事件中被非法抓捕的維權律師之一。他遭非法關押3年半後,於去年12月26日在天津二中院被祕密開庭,受到眾多國內外人士的聲援。

王全璋是最後一位被非法起訴的律師。他曾受理高度敏感案件,包括警察刑訊逼供及法輪功案件。

2015年11月,余文生律師開始代理王全璋案,因此受當局打壓。他曾強調,不會因為受打壓而沉寂,會換個方式繼續走下去。2018年1月12日他律師證被註銷。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被非法抓補,關押至今。

中共打手在孩子面前迫害父母

余文生妻子許豔告訴大紀元記者,余文生案經過多次延期和退回公安補充偵查;始終不予辯護律師會見。1年多以來她曾前往余文生案辦案機關徐州市公安局申請資訊公開,前往徐州市檢察院、江蘇省檢察院、最高檢現場遞交或郵寄,申請對余文生案監督審查的書面材料,但都沒有得到回覆。

1月22日,余文生妻子許豔由廣西律師陳家鴻陪同,前往江蘇省檢察院遞交申請對余文生案監督審查的書面材料。(受訪者提供)
1月22日,余文生妻子許豔由廣西律師陳家鴻陪同,前往江蘇省檢察院遞交申請對余文生案監督審查的書面材料。(受訪者提供)

1月22日,她跟辯護律師去徐州,但沒被允許會見余文生。她說:「我深深感覺到不公和無助。我也一直擔心他的身體狀況、是否遭到酷刑的問題。其次,我的生活遭到攝像頭監控,包括跟蹤、威脅、傳喚,這些情況都時常發生。」

余文生是在送孩子上學時在家樓下被抓走。許豔說:「孩子有看到。而警察對我進行傳喚,也是當著小孩的面,對家裡的搜查也是當著小孩的面。我對他們沒有保護孩子的情況表示譴責。我儘量去安撫和鼓勵孩子,讓他堅強面對。」

1月10日,廣東人權律師劉正清執照被吊銷。覃永沛表示,中國律師的近況很糟糕。律師應忠於當事人、忠於法律;現在要忠於黨,律師都被廢了功能,等於律師沒辦法獨立辯護、不存在了。

「法輪功被迫害的案件現在很難找人代理,在廣西目前能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律師)幾乎沒有了。中共把整個律師做為道具、迫害了。這個行為把整個律師當擺設了。」

「雖然今年律師被釋放的比較多,比如唐荊凌獲得自由,4月29日;江天勇也會出來。但是出來可能也會被失蹤,就跟高智晟一樣。這個局面是當局從上到下的迫害運動。」

律師:迫害 倒行逆施肯定會徹底失敗

而此時距離中國新年已不到2週,這些仍被關押在監獄裡的律師將在年夜飯桌上缺席。他們的家屬將再度過一個缺憾的新年。

「709」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日前於網上發訊息說,她早已想好,今年年三十要去天津看守所陪著丈夫王全璋一起過年。曾陪她剃髮抗議的「709」律師家屬王峭嶺25日發推說,她和維權人士翟岩民妻子劉二敏正置辦行頭,還買了戶外椅,期待年三十。

謝燕益的律師證照也已被非法註銷。他表示,按道理講是可以重新申請職業。但當局說一套做一套,實際是用法律之外的非法手段來管控打壓、來達到它的非法的目的。他說:「這是現在中國律師和法制事業的非常殘酷的一個現實。但是我個人還是謹慎樂觀的。」

「因為這種做法整個可以說是背離了人心所向,包括背離體制內、體制外的整個法治力量、良知的力量;也背離了人類文明整個大的趨勢和進程。所以我覺得他們這個目的是達不到的。這種踐踏法治、倒行逆施,肯定會徹底失敗。」謝燕益說。#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01-28 4: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