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嬰兒奶粉紛擾之勢如何解?

澳洲尚可以解決嬰兒奶粉的供應問題,但對幾乎沒有選擇權的中國人來說,信任危機及安全奶粉的需求或是今後一段時間都無解的痛楚。 (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劉頌恩綜合報導)與「嬰兒奶粉」聯繫在一起的「代購」近年一直是澳洲的熱門話題。上週,澳洲警方剛剛破獲了一個專門盜竊嬰兒配方奶粉的華人犯罪集團,令如何解決澳洲奶粉供應短缺及平息紛擾不堪的市場再次成為各界討論的焦點。調配供應、規範市場尚易解決,但引發這一現象背後的原因卻是令中國人感受切膚之痛的無解之題。

限制出口亦或增加供應?

買不到奶粉的澳洲母親的投訴、超市內華人為搶購奶粉互相推搡的混亂場面,此類事件與場景已成為澳洲主流媒體近年來關注的焦點。

對於如何解決奶粉短缺問題,各界也多有討論。

澳洲聯邦參議員韓森(Pauline Hanson)日前表示,新加坡和其它一些國家已經禁止國際遊客在當地購買產品轉售海外。

她敦促澳洲政府將非正式出口的嬰兒配方奶粉限制在每人兩罐,以幫助緩解當地零售商店的產品短缺問題。

澳中代購協會會長Mathew McDougall 博士在該機構組織的野餐會上。(大紀元)

對於政府是否會對嬰兒奶粉採取限制出口的問題,澳中代購協會會長(Australia China Daigou Association)麥克杜格爾(Dr Mathew McDougall )博士認為:「總體來說澳洲政府是支持出口貿易的。解決的方式是生產商與零售商以及中國社區共同合作,來保證零售範圍外有可供應的庫存。加之充分的管理,讓代購和澳洲母親們都容易買到他們所需的產品。」

澳中代購協會1月初向澳洲兩大超市建議,為中國代購開闢專門的奶粉在線「代購登記註冊」,這樣代購無需前往超市跟澳洲父母爭搶奶粉。

Woolworths上週表示正在考慮澳中代購協會的意見。但同時也表示,「我們不會考慮任何有損奶粉上架量的提議,也不會擠壓澳洲家庭獲取奶粉的空間。」

澳洲奶粉火了 澳人也火了

營銷公司Access CN的董事王芃(Livia Wang)對九號台說:「你會感到很不可思議,每天最少有2萬到3萬個奶粉郵包從澳洲和新西蘭 寄往中國。」

澳洲九號台近日曝光了一段發生在墨爾本東區博士山(Box Hill)的Woolworths超市里華人混搶奶粉的視頻。視頻中,大批華人聚集在奶粉貨架前爭搶嬰兒配方奶粉,過程中還互相推搡,一些人甚至被推倒在地。Woolworths員工不得不把嬰兒奶粉撤下貨架放回倉庫。

有超市發現,即使他們有每位顧客只能購買兩罐的限購政策,但一些華人顧客購買了兩罐後,將其放進商店外的包包中,又返回商店繼續購買。

悉尼居民希爾(Janet Hill)和女兒看到好事圍Woolworths超市外有一大堆顧客自備的購物車,一個又一個的華人顧客把剛買的兩罐嬰兒配方奶粉放到購物車後,轉身又進入了超市。

「我們被(這個場面)驚呆了,在場的其他人也是。」 她對九號新聞網說,「儘管Woolworths的貨架上用中英文標示著限購兩罐,但是貨架還是被徹底清空了。一旦貨架空了,他們就一鬨而散,各自拉著自己的購物車走了。」

另一位居住在布里斯本的母親艾瑪(Cindy Emma)在臉書上貼出來一段視頻,並在下面留言說:「這就是每天早晨發生在Toowong區Coles超市的情景。每天都是相同的人群跑進超市,爭先恐後地盡最大努力搬光奶粉,留下空空如也的貨架,當我質疑他們的行為時,他們還嘲笑我,覺得很好笑。Coles,你打算怎麼辦呢?」

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超市員工對澳廣說,當超市員工試圖阻止這種反覆購買的行為時,他們遭到辱罵,有時甚至被人吐口水。

但超市卻沒有為這些遇到麻煩的員工提供幫助。

「作為一名員工,看到我工作的公司沒有任何幫忙的舉動,這讓人很失望。我曾試圖阻止一名已經進來三次的男子,他變得很生氣、很凶,否認他已經進來過。(這種現象)需要停止,Woolworths和Coles需要做點什麼。」這名員工說。

市場紛擾誰之過?

而對於代購來說,他們有不同的感受。麥克杜格爾對每日電訊報說,代購前去超市買奶粉感到遭人「中傷」,覺得自己像「罪犯」一樣。

家住新州中央海岸的金女士兩年前開始做代購,她說自己所住的區不是華人區,奶粉沒有那麼短缺。「如果超市的貨架上剩兩罐奶粉,我會只買一罐,留下一罐。」

在澳洲輿論指責代購擾亂市場之時,代購群體也覺得委屈。那到底誰應該來承擔責任?

澳洲參議員日前敦促澳洲政府將非正式出口的嬰兒配方奶粉限制在每人兩罐,以幫助緩解當地零售商店的產品短缺問題。(Getty Images)

自從2008年中國曝光了大陸產三鹿毒奶粉導致六名嬰兒死亡後,官方有報導說,毒奶粉已經導致了5.3萬嬰幼兒患腎病。《新紀元週刊》以數字推算受害幼兒可能超過600萬,其中三鹿牌奶粉的嚴重受害者近200萬。

雖然距離三鹿毒奶粉事件已十餘年,但數百萬家庭的受害者仍然飽受毒奶粉後遺症的折磨,受害者因維權被抓坐牢,而毒奶粉責任人卻紛紛獲得減刑。

三鹿奶粉事件對中國人來說無疑是一場道德的大地震,殘酷的現實讓中國消費者對陸產奶粉的信心徹底崩塌,無數中國家庭寧可花高價從國外購買奶粉。

對於澳洲來說,尚可以解決嬰兒奶粉的供應問題,但對幾乎沒有選擇權的中國人來說,對大多數僅有一個孩子的中國家庭來說,為保護下一代,代購就成了受家長歡迎的商業人群。與此同時,信任危機與對奶粉的需求或是今後一段時間內都無解的痛楚。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