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安部副部長馬建不為人知的三宗罪(下)

12月27日,中共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受賄、強迫交易、內幕交易案宣判,馬建被判處無期徒刑,其被指控受賄1.09億元人民幣。(視頻截圖)

人氣: 95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2018年底,中共判處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無期徒刑。作為繼周永康之後,在習近平反腐運動中落馬的國安系統最高級別官員,馬建獲囚終身的消息吸引了世界聚焦。儘管中共只宣布了馬建與腐敗相關的三項罪名,但作為中共的前特務首腦,其更多的不為人知的罪行和內幕,正被逐漸揭開。

接上文

2015年1月初馬建被中紀委帶走,直接肇因應是北大方正證券公司CEO李友的舉報。據財新網報導,李友從2014年12月19日凌晨逃離北大博雅酒店,到2015年1月4日被帶走期間,曾給有關部門寫信,舉報馬建和郭文貴。2016年11月李友被大連中院判刑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7.5億元。

證券業的李友為何會在被抓前,拚死反咬國安部副部長馬建一口?

馬建不為人知的第二宗罪

其實中共法院的宣判聲明無意中已經泄露出些許線索,牽扯馬建不為人知的第二宗罪:利用國安權力破壞金融安全,從中攫財。

財新網曾報導,李友2013年請郭文貴引薦結交馬建時,郭正聯手馬建,以「白菜價」拿下民族證券公司。

大連中院宣判聲明則稱,2008年至2014年間,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與郭文貴共謀,分別指派人員採取威脅等手段,多次強迫他人轉讓公司股份、放棄優先購買權及退出特定的經營活動,實現政泉公司控股中國民族證券有限責任公司。

儘管法院聲明並未説明馬建是如何運用國安特權來干涉金融業,但財新網透露了更多細節,包括民族證券一案中隱藏的巨大利益。

財新網稱,2011年1月首都機場轉讓61.25%的民族證券國有股權,掛牌價為16億元。但財新網依據市價估算這筆股權「至少應該值30億元以上」。然後,這筆超低價掛牌的股權,因為對競買者設置了幾乎無法達到的高門檻而無人摘牌。最後,這筆股權由政泉公司拿下。

據財新網報導,與郭反目成仇的舊日盟友曲龍曾多次舉報:國安部官員開具安全部公函,要求民族證券當時的控股方首都機場集團,將持有的民族證券股票低價轉讓給郭控制的政泉置業;且馬建以安全部名義親自出面協調,要求北交所設置排他性條件,使得政泉公司成為唯一受讓人。

曲龍的舉報並未把馬建拉下馬,馬建遭受的致命一擊,來自剛剛依附的李友。而李友的背景也不簡單,李友被指是令計劃「西山會」的主要資助者。

2014年,李友與郭文貴因爭奪方正證券的控制權而反目。隨著靠山令計劃2014年12月底落馬,李友在爭鬥中落入下風。2014年12月李友逃亡後,開始舉報馬建。據財新網報導,「李友把錢直接打到馬建家人的帳戶上,證據確鑿。」馬建最遲於2015年1月7日被帶走。

財新網稱,馬建已被查出有6套別墅,6名情婦和兩個私生子,其中兩名情婦亦為安全系統官員。在馬建落馬前後,安全部還有至少兩名局級幹部被帶走。馬建親自掌握的一個處,居然擁有國內經濟犯罪大案要案的辦案及動用技術手段授權。

馬建案暴露出一個令中共自己都為之膽寒的事實:作為保障中共政權安全的關鍵權力部門,已經腐敗到不但不能保衛政權安全,反而變成搶奪、攫取金融財富的豺狼,成為破壞國民經濟基石——金融安全的碩鼠和蛀蟲。

這一罪狀就是中共不欲人知的馬建第二宗罪。

馬建第三宗罪:參與江派政變

其實在中共體制內,馬建所犯種種貪腐罪行都是中共「常態」,並非其獲罪的關鍵。根據多家港媒和外媒的報導,馬建落馬的真正原因,是牽涉中共權鬥,馬建是曾慶紅周永康的祕密武器,直接參與了江派「政變」陰謀。

香港《前哨》雜誌2015年4月號曾報導,指馬建是曾慶紅在1999年一手提拔的70名「死士」之一。《前哨》披露說,1999年曾慶紅上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後不久,繞開中組部指令其親信和中央各部位及各省市協調安排,把70多個後備親信從處級提升至局級,其中就有馬建。馬建在2006年8月得以成為國安部副部長,也是仰仗曾慶紅向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的推薦。

港媒指,中共現行國安系統是在江澤民時代形成。江的「軍師」曾慶紅曾主管中共國安系統。由江澤民和曾慶紅扶持的周永康建立龐大的政法委體系,滲透政治、經濟、軍隊、外交和宣傳等領域,一度形成架空胡溫的「第二權力中央」。馬建被認為是曾慶紅在國安系統安插的重要棋子。馬建在國安系統一直負責竊聽監控等情報工作。

彭博社曾報導說,有證據顯示,周永康曾下令對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高層,進行未經當局批准的監視諜報工作。

多家外媒都曾報導,周永康2007年出任中共政法委書記後,暗令安全部建立了一個針對全國廳局級以上幹部的祕密檔案庫,這項工作是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和邱進負責。

周永康的黑檔案庫監聽對象,包括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習近平、李克強在內。周永康與時任中辦主任的令計劃等人結成政治同盟後,利用這個黑檔案庫,針對包括前任與現任中央常委在內的政治對手收集材料,以在必要時放料打擊對手。

《紐約時報》也曾引述知情人士的話透露說,北京市國安局原局長梁克名義上因涉貪污被中紀委扣查,但有消息指其涉嫌利用其主掌的北京市國安局情報竊聽系統,對時任中共高層,包括胡錦濤、習近平等的電話進行竊聽,並將竊聽的內容報告給周永康。

海外中文媒體亦曾披露,馬建執掌的國安系統除了幫助周永康建立黑檔案之外,還利用其手段監控在海外的留學生以及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

馬建落馬數月後,2015年5月中共全國國家安全機關大會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在會上稱國安是「特殊力量」,要「絕對忠誠」云云,引發外界諸多猜測。只是,在中共邪惡基因和腐敗體制的侵蝕下,國安部門早已變質為權鬥、貪腐及壓制民眾的工具。

因此,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所犯下的不為人知的多宗罪,就只能成為中共不欲人知的「國家祕密」。#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9-01-09 10: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