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曉輝:中共的恐怖主義本性

——中共建政70年隨想(二)

中共不斷「把人消失」、「擄人勒贖」的方式,創造廣泛的恐懼,可說是「國家發起的恐怖主義」。(Getty Images)

人氣: 8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01日訊】共產黨已經統治中國70年,四代中國人遭受共產黨的殘酷壓迫、迫害和奴役罄竹難書。儘管中共以斧頭加鐮刀作為標誌,但是中共既不是一個工人政黨,也不是一個農民政黨;中共是一個按照馬列主義魔鬼教義組織起來的武裝暴力集團,因此中共是一個邪教組織,恐怖主義就是中共的本性。

共產主義這個造成當今中國人民苦難之源的魔鬼,利用挾持中國人民的一切資源,聚集一切邪惡和恐怖勢力,欲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擴散到全世界。

一、反人類的恐怖政權

自古以來幾乎所有政權,在其大慶之際通常都伴隨著或大或小的大赦天下之舉,可是唯有中共在所謂的大慶之時卻是大開殺戒。人們可能都有記憶:什麼國慶、黨生日、喜慶日前大殺一批什麼「罪犯」等等。這與人類所有政權形式是相反的,因為它不是人類的正常政權,是一個由魔鬼控制的恐怖政權,需要嗜血來慶祝才會這樣。

這次大慶就更為突出,除了在香港進行的恐怖和暴力的流血事件不斷升級外,大陸從「天眼」對所有人一舉一動的監視,包括上廁所、乘車、到開關門窗的嚴格檢查和控制……,可謂是比戒嚴更盛。

現代比較流行的政權體系一般是按照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的劃分,按照統治權的歸屬將政體分為共和(又分為民主政體和貴族政體)、君主和專制三種。而這三種政體的不同原則是:共和政體需要品德;君主政體需要榮譽;專制政體需要恐怖,人類普遍遠離專制而靠近共和。為了拉攏人心和欺騙世人,所有共產政權都選擇稱為共和的政體,中共也是如此,並把自己打扮成人民民主的共和國,而從學術角度來定義,中共是一個專制體制,因為它的統治原則是恐怖和暴力。

那麼中共僅僅只是專制嗎?遠不止如此。

我們來看看,首先,共和體制的原則需要品德,因為權力者的個人或執政黨的整體意識將決定被統治者的一切,可是中共最缺乏的就是品德,因此中共的專治統治便是災難性的;其次,中共不但缺乏品德,而是它擁有無窮的「恨」,這種「恨」通過專治的權力,得到毫無限制的發洩,因此共產黨統治的國家都是由戰爭、饑荒、陰謀、千奇百怪的鬥爭所伴隨;最嚴重的一點就是,將被統治的民眾先天具備的傳統文化和道德徹底毀掉。

人是神造的,神造人的同時就為人規定了行為規範,這就是人的道德,道德保護了人能夠長存於世界而生生不息,因此中共毀滅道德的目的便是毀滅人本身。

中共政權的邪惡性遠超於恐怖組織和恐怖主義,然而,為了毀滅人類中共必將大力維持、支持、利用和發展各種各樣式的恐怖組織。

二、中共可以與恐怖分子談、絕不與香港市民談

最近,中共首次明確證實塔利班代表訪華的消息。此前,中共曾多次邀請塔利班代表訪華,但官方都祕而不宣。

人們不禁要問:

中共和塔利班談得來、談得攏,卻和香港市民、年輕人談不上、談不攏?

中共和伊朗政權談得攏,和新疆維吾爾談不攏?和北韓政權談得攏,和南韓、日本談不攏?和美國人談不攏?

為什麼和落後的、野蠻的、恐怖的組織、政權都談得攏,卻和文明人、自己人談不攏?

「和恐怖分子談反恐,和封閉朝鮮談發展,和俄國談領土完整,和美國打貿易戰。」這是網友對中共如今這種愚蠢和瘋狂狀態的準確描述,也是中共支持恐怖主義、出賣國家領土和民族利益、破壞人類次序的真實寫照。

三、中共正在將香港恐怖化

香港「反送中」運動使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按理,暴力成性的中共政權一貫熱衷於殺戮,暴力鎮壓便是,可在香港直接動殺機成本太高,那麼,中共便選取了恐怖形式,組織、策劃、支持各式各樣的恐怖形式。

有意激起民眾情緒;引導民眾武力抗爭;另一方面,動用黑社會對民眾進行恐怖襲擊。

黑社會與恐怖組織的功能是相似的,只是黑社會成員施暴後是企圖逃脫的,這就是香港白衣人施暴後會被警察暗中保護退場,同時這使警察被迫性的,被引導到參與對民眾非法施暴,進一步將警察推向黑社會化,致使警察迅速將暴力節節提升。

香港警察無意中被迫參與了黑社會,越過了知法犯法的界限後,再使用暴力就失去了職業和道德的約束,便會得心應手和隨心所欲,所有被訓練的技能便為暴力服務,再發展下去成為罪惡累累後,自知無法洗清便會為了執行命令而不顧一切的公開向民眾施暴,這便是香港警察向恐怖分子的演變過程。

再加上半公開傳出的諸如福建幫、大陸警察的加入,使得香港警察的恐怖化迅速加快。

這一切就是中共政權在香港實施恐怖統治,而不容易被外界輿論找到譴責證據的陰險之處,儘管大家都心知肚明。

四、潛移默化的恐怖主義洗腦

中共「十一」大閱兵的武力展示,除了又一次用愛國主義愚弄國民外,也是一次潛移默化的恐怖主義洗腦。

共產主義的百年實踐,處處都伴隨謊言、暴力和殺戮。恐怖主義是共產主義者推行其意識形態和操控世界的重要工具。共產政權建立後,無一例外都動員國家機器大搞恐怖主義。這種由政府主導的恐怖主義就是國家恐怖主義。

暴力與殺人只是共產黨散播恐懼的手段之一。共產黨政教合一,長期的造假洗腦宣傳,灌輸黨文化,在人們心裡種下謊言、仇恨、暴力的種子,代代相傳,成為維持和滋生共產邪惡的土壤,這才是最可怕的。

中共對人民的洗腦使中國人無名的恨美國。「9·11恐怖襲擊」,改變了世界的格局。本‧拉登和他背後的「基地組織」登上了新聞頭版。伊斯蘭極端分子被推上了浪尖風口。

全世界絕大多數人對恐怖襲擊的第一反應是震驚和悲痛,然而在地球另一邊,共產黨嚴厲鉗制言論自由的中國卻是另一番場景。從互聯網論壇、聊天室,到大學食堂,都有大批人群對此歡呼:「幹得好啊!」「強烈支持針對美國的正義行動」……根據中國主要網站「網易」對91,701人的調查,表達「強烈反對恐怖主義」的只占17.8%,多數人或者選擇「反美」或者選擇「好戲在後頭」等幸災樂禍的態度。

這些為恐怖襲擊歡呼的中國人和本‧拉登們素未謀面,但是他們表達出相似的態度,並不是偶然的。在他們的思想深處,都有來自同一個毒根的毒素,這個毒根就是共產邪靈。中國人受毒害,是因為從小在魔鬼的黨文化中浸泡,用魔鬼的思維框架思維。

五、暗中支持恐怖主義一以貫之

這次中共公開和恐怖組織塔利班談反恐,為何中共做出這種瘋狂而不尋常的舉動?夏小強在《中共為何公開其「恐怖大王」身分?》一文中談到。諸多證據已經表明,中共是世界上許多獨裁者、恐怖組織和恐怖分子背後的支持者,不僅暗中為其提供資助,而且還對其售賣武器,提供技術支援等。

中共早在三十年前就與伊朗進行武器交易,包括常規武器、導彈、核子和化學武器。美國中央情報局證實,1996年8月中共和伊朗簽署了一項三十億美元的協議,包括銷售彈道導彈、導彈指引技術和導彈生產設備。

2011年9月,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曾披露,當年7月下旬,中共政權違反聯合國禁令,經過阿爾及利亞和南非,暗中向窮途末路的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提供了大量的儲備物資和武器,價值在2億美元左右。

9·11恐怖襲擊發生後,聯合國安理會對塔利班政權進行制裁時,中共不光投棄權票,而且在美軍開始空襲塔利班目標後,仍派出軍事人員幫助塔利班政權。9·11事件後,美國情報部門獲悉中共軍方的中興和華為在幫助塔利班軍方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建立一個電話網路。

2004年中,據透露,中共情報機構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上幫助本‧拉登籌募運作所需的資金並洗錢。

製造美國「911」慘案的恐怖組織,基地組織的頭目本‧拉登,與中共的關係也十分密切。本拉登曾多次去中國治病療養,而他能在巴基斯坦隱藏相當長的時間,也是中共與巴基斯坦商談的結果。而華為公司曾為塔利班提供電訊網路。

很多恐怖主義分子都在中國訓練基地接受過訓練。比如,當年伊拉克戰爭爆發之後,所謂的伊拉克游擊隊相當多的成員都是在中國接受過訓練以後,被遣回到伊拉克和美國作戰。

中國銀行還在2012年,被8名在一起校園恐怖襲擊中遇難的以色列高中生的家屬告上了美國紐約法庭,起訴書指中國銀行通過紐約分行「故意且不計後果地」向恐怖分子提供銀行服務。起訴書稱,中行從2003年起為巴勒斯坦哈馬斯組織提供了幾十次電子轉帳服務,總額高達數百萬美元。這些款項由哈馬斯在伊朗和敘利亞的領導人發出,通過中行在美分支打入中行在中國國內的一個帳戶,該帳戶「與哈馬斯及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有關」。之後,這些錢又被轉至哈馬斯及加沙和約旦河西岸的其它恐怖組織,用於實施恐怖主義襲擊。起訴書還稱,以色列方面曾在2005年向中方提出停止中行類似轉帳服務的要求,但未獲中方重視。

中共從暗中支持恐怖組織,到如今公開與恐怖組織並肩合作,從表面上來看,中共現在公開與恐怖組織塔利班合作,是想要獲得與美國貿易談判更多的籌碼,但從更深層來看,那些所謂的恐怖國家和組織,在中共面前,是小巫見大巫,中共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而且是所有恐怖主義的最主要、最直接的支持者,也是恐怖組織長期得以生存的根本原因。

只有中共解體、共產主義滅亡,才有人類的平安。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0-01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