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毛派分子支持墨國革命運動 影響美安全

撰稿人: 特雷弗‧勞登(Trevor Loudon)/ 翻譯:江書林

人氣: 68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0日訊】美國主要毛派組織,「解放道路」組織(Liberation Road),正著手為墨西哥左翼執政黨「國家復興運動」(MORENA)及該黨領導人——墨西哥社會主義總統洛佩斯‧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通常稱其為AMLO)構建支援網。

解放道路」組織認為,墨西哥在其當前領導人的帶領下,將成為推動美國革命性轉變的主要力量。一個人口約一億二千八百萬的共產主義墨西哥,與美國邊境接壤二千英里——這對美國而言,將成為危及國家安全的巨大惡夢。而美國的毛派分子正努力讓這個惡夢成為現實。

「解放道路」組織新近成立的「墨西哥人民團結計劃」稱:

「與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相比,墨西哥更能對美國從帝國資本主義轉變成社會主義的鬥爭產生影響。美國是否能繼續維繫墨西哥附庸國的地位?還是說,墨西哥將為美國的社會主義運動奪權指明方向?」

「解放道路」組織之前的名稱是「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簡稱FRSO),這是一個全國性的共產主義組織,由上世紀六十、七十和八十年代的各種毛派分化團體所組成。組織名稱的更改是在4月份一次完全未對外公開的全國代表大會上進行的,這一更改終止了多年來該組織名稱的混亂情況。這是由於另一個組織的名稱同樣是「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其活動主要是圍繞一本名為《反擊!》(Fight Back!)的刊物,該組織已於1999年從主要的FRSO組織中分離出去。本文接下來所有引用「FRSO」之處均指的是規模更大的「FRSO/解放道路」組織。

近年來,FRSO組織建立了「拉丁區域左翼計劃」(Latin@ Left Project/Project Izquierda Latina),其目的是與拉丁美洲的革命運動構建橋樑。自2018年奧夫拉多爾和「國家復興運動」黨在大選中獲勝以來,墨西哥已經成為「解放道路」組織在拉丁美洲團結工作的主要焦點。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奧夫拉多爾即便是在墨西哥主流政壇從政時,也一貫持極左立場:

「在洛佩斯‧奧夫拉多爾政治生涯的一開始,他就加入了革命制度黨,即PRI,該黨自1929年即處於墨西哥專制體系的核心位置。

「『當時,對於有抱負的政治家而言,沒有其他選擇,』一位奧夫拉多爾前高級助手奧提茲‧品切蒂(José Agustín Ortiz Pinchetti,)表示。

「即使是在加入革命制度黨的那段時間,奧夫拉多爾也視自己為一名活動家。在與Pemex石油公司談判時,他代表了塔巴克斯州,並說服石油工人爭取加薪和更好的福利。他給自己的兒子起名為海蘇斯‧埃內斯托(Jesús Ernesto),是在向埃內斯托‧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致敬,格瓦拉是曾與古巴的菲德爾‧卡斯特羅共同作戰的信奉馬克思主義的游擊隊頭子。……

「然而革命制度黨逐漸對奧夫拉多爾感到失望,認為他是一名『有著古巴式直覺的共產黨人』……」

1989年,奧夫拉多爾加入了左傾政黨民主革命黨(PRD),並於1996—1999年擔任民主革命黨的全國黨主席。2012年,奧夫拉多爾離開了民主革命黨,之後成立了國家復興運動黨,使他於2018年7月作為該黨、左傾的勞工黨和較溫和的社會遭遇黨候選人一舉贏得了總統大選。奧夫拉多爾以53%的選票贏得了競選。

奧夫拉多爾一直與聖保羅論壇(Sao Paolo Forum)維持著緊密的關係。該論壇是由超過100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政黨組成的聯盟。上世紀九十年代,聖保羅論壇是把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區帶入社會主義陣營的主要推手。論壇由古巴共產主義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和前巴西總統盧拉‧達席爾瓦(Lula da Silva)創立,旨在「挽救共產主義在東歐和前蘇聯所蒙受的損失。」

奧夫拉多爾在致2011年聖保羅論壇的一封信中說明了他新創建的「國家復興運動」計劃背後的根本原因。他強調「國家復興運動」的第一項任務是要擊敗墨西哥的「寡頭政治」。

奧夫拉多爾告訴來自中南美洲各地的馬克思主義革命者:

「在墨西哥處於艱難時期之際,我們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們正在建立一個人民和公民運動,尋求國家的深度轉變……」

「解放道路」組織與墨西哥革命運動的一位主要聯絡人是查維爾‧布拉沃(Javier Bravo)。布拉沃是「國家復興運動」黨的活動家和瓜納華托大學(University of Guanajuato)的歷史和考古學教授,他同時參與了FRSO的「拉丁區域左翼計劃」。

在公開的共產主義時代,布拉沃曾在蘇聯學習,並在該年於古巴哈瓦那居住過一段時間。FRSO/「解放道路」組織至少兩次把布拉沃引薦到美國,讓其說明「國家復興運動」黨的革命潛力,並向美國的同志們介紹該黨的黨主席奧夫拉多爾。

那年的9月19日和20日,布拉沃在聖地牙哥向「解放道路」組織的墨西哥團結聯盟發表了講話。這次會議的召集者是FRSO/「解放道路」組織的一位長期活動家,馬丁‧埃德(Martin Eder)。

墨西哥團結聯盟在臉書上寫道:

「查維爾‧布拉沃教授是一位長期的活動家及國家復興運動黨的代表……他將要講的內容是當前墨西哥面臨的鬥爭以及我們如何建立反對川普的運動,從而阻止右翼分子針對墨西哥人和其他移民的族裔清洗。」

在這次會議之前,布拉沃於9月15日(星期日)在波士頓的一次為他召開的會議上也發表講話,該次會議由「解放道路」組織和「墨西哥人民團結計劃」共同主辦。

共同主辦方還包括波士頓教師工會的伽瑞特‧維西克(Garrett Virchick)和麻省護士協會的伽布利埃爾‧米瑞勒斯(Gabriel Mireles)——此二人均是已知的「解放道路」組織的成員。

米瑞勒斯在「解放道路」組織的網站寫道,他的「墨西哥人民團結計劃」有四個主要意圖:

  1. 1. 揭露並抵制美國干涉主義者從政治、社會、軍事及經濟領域否認墨西哥自決的權利及試圖推翻奧夫拉多爾政府的做法。

  2. 2. 提供墨西哥真實情況的資訊與分析,從而對抗主流媒體對左翼政府的妖魔化和/或貶低。

  3. 3. 傳播墨西哥在組織運動與競選行動主義方面取得的經驗,從而增加美國國內的民主參與並建立進步的、獨立的、推動支持人民的外交政策的政治組織。

  4. 4. 以CISPES模式為參照,建立由個人和團體組成的有廣泛基礎的草根團結計劃,從而讓邊境兩邊的社會運動活動家聯繫起來,讓權力從美國和墨西哥精英階層轉移至我們兩國的人民手中。 「CISPES」指的是「薩爾瓦多人民團結委員會」,是共產主義運動在美國土地上最成功的行動之一。

1980年,薩爾瓦多共產黨正在與該國政府進行游擊戰,薩共當時派遣黨主席沙菲克‧安達爾(Shafik Handal)的兄弟法瑞德‧安達爾(Farid Handal)前往美國。法瑞德的任務是在北美組織一個支持薩爾瓦多游擊隊的支援網。

美國《新聞週刊》記者德‧波希格雷夫(Arnaud de Borchgrave)在《美國國際法雜誌》中表示:

「CISPES成立於1980年10月,是薩爾瓦多共產黨總書記沙菲克‧漢德爾(Shafik Handal)的兄弟法里德‧漢德爾(Farid Handal)訪美的直接結果。他這次任務的主要顧問是阿爾弗雷多‧加西亞‧阿爾梅達(Alfredo Garcia Almeida),阿爾梅達當時是紐約古巴共產黨美國部負責人。……

「隨後,CISPES作為一個免稅組織成立,在華盛頓設有辦事處,在美國全國各地亦設立了分支機構,其中包括500所大學校園。」

CISPES一貫支持薩爾瓦多共產黨,公開反對美國對薩爾瓦多民選政府的援助,並參與抗議反對提供給鄰國尼加拉瓜反共力量的援助。

顯然,與規模更大的「美國共產黨」(估計約有5,000名成員)和擁有近60,000名成員的「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組織保持緊密關係的「解放道路」組織意圖採取重大行動,支援進展中的墨西哥革命。

在最近的一次談話中,一名前「國家復興運動」黨溫和派成員告訴我,該黨內佔領導地位的激進派系正計劃大幅度地向強硬左翼傾斜,這很可能會發生在墨西哥2021國會選舉之後。用這位消息人士的話說:「他們知道這麼做會毀掉墨西哥的經濟,但是他們不在乎。」

如果奧夫拉多爾和「國家復興運動」黨要讓墨西哥的一億二千八百萬人口重蹈古巴和委內瑞拉的覆轍,而他們看起來確實有這個意圖,那後果可能是墨西哥將會遭遇前所未有最嚴重的國家安全危機。

委內瑞拉這場由馬克思主義者造成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使超過兩百萬難民湧入周邊鄰國。如果奧夫拉多爾和「國家復興運動」黨真的毀掉墨西哥的經濟,我們可能會看到數以千萬的難民喧囂著穿越邊境進入美國。德克薩斯州、新墨西哥州、亞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亞州、甚至佛羅里達州可能會被前所未有的難民潮淹沒。這一混亂的局勢相當於讓墨西哥、美國乃至全世界的革命運動都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目前,我們看到的每個月數以萬計的非法移民湧向美國邊境的景象,將可能成為墨西哥正在蓄勢待發的一場「人潮海嘯」的彩排。

里根總統在推翻古巴、尼加拉瓜、及薩爾瓦多的共產主義革命的對抗中,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勝利。他明白,如果不遏止共產主義在中美洲的蔓延,它最終會到達美墨邊境——現在它基本上已經到達那裡了。

在一切還為時不晚之前,唐納德‧川普總統必須拿起里根總統放下的利劍。

第一步要做的是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下令對「解放道路」組織的墨西哥革命支援網展開調查——他們很可能沒有以墨西哥政府代理人的身分登記。

一直以來,川普總統積極採取行動挫敗古巴和委內瑞拉的革命政權。他必須儘快制定計劃,對抗可能會在墨西哥出現的更具危險性的革命運動。

特雷弗‧勞登是一位新西蘭作家、電影製片人、以及演說家。三十多年來,勞登一直致力於研究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者、恐怖主義運動以及它們在暗中對主流政壇產生的影響。

本文中所述為作者的觀點和看法,並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的觀點和看法。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10-11 12: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