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拉里‧埃爾德:年輕黑人保守派正崛起

拉里‧埃爾德(Larry Elder)

圖:10月4日,唐納德 • 特朗普總統抵達華盛頓白宮東廳參加青年黑人領袖峰會,與會者為他歡呼。(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氣: 138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3日訊】上週末,我第二次在華盛頓舉行的第二屆年度黑人青年領袖峰會(Black Leadership Summit)上發言,該峰會由「美國轉折點」(Turning Point USA)主辦。

美國轉折點」成立於2012年,創始人是當時18歲的查理‧柯克(Charlie Kirk)。其網站將其目標描述為尋求「識別、教育、培訓和組織學生以促進自由、自由市場和有限政府的原則。」

除了黑人領袖峰會,「轉折點」還舉辦其他年度聚會,包括青年婦女領袖峰會、青年拉丁裔領袖峰會和學生行動峰會。根據柯克的說法,「轉折點」已經在全國1000多所大學和學院建立了分部。在很短的時間內,這個組織已經成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在「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的一次採訪中,柯克問道:「你有沒有在校園裡看到過一個保守派人士大喊大叫地試圖壓倒一個自由派演講者?而反過來,左派每天都在這麼做,但保守派卻不這麼做,這難道不奇怪嗎?」

他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已經分裂破碎的文化中。保守主義運動正在迅速取得進展,我們正在為破碎的文化提供補救措施,現在這令左派苦苦掙扎。」

不足為奇的是,「轉折點」並非沒有招來爭議。一位大四學生在保守派的《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上撰寫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堅稱:「由於『轉折點』利用了廣告牌、海報和『社會主義糟透了』等吸引人的口號進行精明的推廣,該協會吸引了許多年輕人的關注。乍一看,這似乎對保守主義運動是件好事。」

「但是每個人都應該關注『轉折點』和柯克的主流化。… 實際上,這是一個把太小的孩子拉入一個深陷困境、不誠實的群體的組織。」

達特茅斯學院的一位高年級學生在《華爾街日報》上撰文批評像「轉折點」這樣的組織接受富有捐贈者的資助。這名大學生寫道:「這些團體是組織嚴密、資金充足的政治運動,而不是草根集會或學生領導的運動。他們沒有必然的錯誤或不道德,但是他們經常傳達一個故意的錯誤形象,即他們自己是個自下而上的運動,而實際上,他們是自上而下的,高度有目的性的國家組織。拿到該組織的招聘人員或活動人士所傳播的『教育』材料的學生,應該詢問關於他們的贊助商的細節和該組織的目標。」

但我親眼所見到的是:大約400名黑人青年最近聚集在華盛頓,在那裡他們聽取了針對民主黨人、自由主義者和左派進行了批評的演講。該峰會的發言人,如前『轉折點』通訊主任坎迪斯•歐文斯(Candace Owens),現在是普拉格大學(Prager University)的播客主持人,對「黑人忠誠於民主黨」的說法表示了質疑,認為是民主黨為了權力和選票散播了這些系統性、結構性和制度性種族主義的觀點。

在我於峰會上發言之後,一個又一個的年輕人走過來對我說,「你使我了解了經濟學教授托馬斯•索厄爾(Thomas Sowell)和沃爾特•威廉姆斯(Walter Williams) ,」還有,「因為你,還有你的書和演講視頻,我開始質疑我所學到的『種族主義』中講述的那些關於共和黨的可怕的東西。」

這些年輕人並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他們意識到,作為生活在一個充滿機遇的國家的美國人,只要他們努力工作,他們的未來就將是光明的。

在我的演講中,我引用了哈佛大學(Harvard)自由派黑人社會學教授奧蘭多•帕特森(Orlando Patterson)的話。28年前,帕特森寫道:「社會學揭示的真相是,儘管美國的種族關係仍然存在缺陷… … 但它現在是世界上白人占多數的社會裡種族主義傾向最少的國家;在保護少數群體的法律方面,美國的記錄比任何其他社會(無論是白人還是黑人的社會)都要好;美國要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包括非洲國家,給予了黑人更多的機會。

在上週末的峰會上,警方關於「結構性種族主義」(structural racism)的說法受到了事實、研究和數據的挑戰。民主黨人反對私人教育券的做法也受到質疑,因為研究表明,自由選擇學校可以提高閱讀和數學成績、畢業率和家長滿意度。此外,民主黨的福利、基於種族的選擇權、政府強制的最低工資標準以及對就業創造者徵稅等政策也都受到了質疑和挑戰。

我認識索厄爾和威廉姆斯將近30年了。他們在本週末於華盛頓的峰會上的存在顯得很突出。多年來,他們一直孤獨地質疑「黑人對民主黨忠誠」的說法。他們一直認為,國家福利破壞了家庭穩定,等於是鼓勵女性「嫁給政府」 ,鼓勵男性放棄他們(對家庭的)的經濟和道德責任。他們長期以來一直反對給就業帶來破壞性影響的強制最低工資標準政策。他們一直認為,一個人的命運不是由他的種族所決定的,而是由一個人通過接受教育、努力工作和付出、為自己投資的意願所決定的。

此次青年黑人領袖峰會顯示,索厄爾和威廉姆斯的書籍、專欄、電視節目和演講已經催生了一代充滿希望的年輕黑人男女青年,使他們相信自己。這些聰明、精力充沛的年輕人明白了這一點。正如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什(Barbara Bush)所說的:「一個家庭的成功,或一個社會的成功,並不取決於在白宮發生了什麼,而是取決於你家裡發生了什麼。」

多好的一個週末啊!

拉里•埃爾德(Larry Elder)是一位暢銷書作家,也是美國全國電台脫口秀主持人。想了解更多關於 Larry Elder 的信息,請訪問www.LarryElder.com。在 Twitter 上關注 Larry@LarryElder。

這篇文章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譯者:高杉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10-13 6: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