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從六四到香港 他們在為大義而戰

香港15歲女童陳彥霖9月19日下午失蹤,之後尋回已變成一具「全裸女浮屍」,之後網上出現尋人啟事。(網路圖片)

人氣: 118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4日訊】……「來同行看見嗎?大地上不屈的心。告眾義士即使險惡,也奮力來驅走昏暗。在黎明前你聽見嗎?是濁霧下鏗鏘吼聲。告眾弟妹不屈的你,會照亮明天的香港。為大義來一起奮抗戰,讓熱淚和鮮血沒白掉。銘記眾同伴獻身約誓,願萬代仍堅守這要塞,讓願望能歸依這家邦。在絕地屹立共建光輝,將正義歸萬眾。」

此時的窗外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坐在電腦前的我,一遍遍地聽著港人新創作的《不屈進行曲》,伴隨著悲壯的曲調,一幅幅香港民眾抗爭的畫面在眼前閃過。好多年都不曾流淚的我,眼中竟然充滿了淚水,內心的感動無法言說。「為大義來一起奮抗戰,讓熱淚和鮮血沒白掉。」雖然遠隔著千山萬水,但我感同身受,仿佛間我又看到了三十年前那群熱血青年。

三十年前,我還是中學生,但「六四」學生和市民在天安門廣場的抗爭畫面卻通過電視深深地印在腦海中。雖然當時並不理解他們的所為,不明白他們為何要絕食抗議,但隨著長大後慢慢了解了真相,我終於明白他們中的許多人其實在為大義、在為這個國家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而挑戰專制的政府,甚至不惜犧牲生命。「六四」和那逝去的1萬多個不屈的靈魂,成為了我認清中共罪惡面目的開門鎖。

2014年「六四」之際,海外《民主中國》刊登了北京人大新聞系學生蕭傑被其父母封存20多年的遺書。蕭傑曾是人大學運領袖之一,在「六四」學運中也是積極分子,參加了絕食和抗議活動。6月5日,他在拍攝戒嚴部隊的活動情況時遭到射殺而亡。

蕭傑父母在兒子的遺物中發現了一封3000多字的遺書,遺書中除了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外,還詳細闡述了他參與這場民主運動的決心。他寫道::「統治者手握特權,腐淫奢糜,花天酒地,荒淫作樂;高幹子弟更是仗勢橫行,為非作歹;社會上流氓霸世橫行,警察與真正的社會渣滓同流合污,禮敬菸酒,對一般民眾卻狠如狼虎,棒敲腳踢……一般公眾膽小唯諾—社會的黑暗、不公平、統治者的污濁、人民的麻木冷漠,這一切,使我難以獨善其身,只顧自己的小家庭,安心供奉你們(父母)。民未安,何敢忘憂,目未達,何敢自顧?」「他們(中共)鎮壓異己的專制殘忍手段,是任何資產階級民主政府所不能比擬的」,他深信「歷史將作出公正的判決」。

蕭傑對黑暗社會的洞察,對社會的責任感,在他們那一代學生中並不罕見。聽說,當年有不少學生如蕭傑一般,留下遺書,抱著不怕死的信念,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未來,為了大義,走上了抗爭之路。如果說,他們當年的勇氣和信念,在中共幾十年洗腦和暴政統治下的大陸,只留下微弱之火,那麼,在如今的香港,港人,尤其是年輕人,讓我們再次看到了讓中共恐懼的勇氣和信念。

他們不懼暴力打壓,不懼死亡威脅,一次次走上街頭,捍衛香港的自由民主。他們中有許多年輕人,亦如他們「六四」的前輩一樣,在走出家門前留下了遺書。

日前,《有話好說》製作人兼主持人陳信聰曾在臉書公開一封「遺書」,是由化名為Tina的20歲香港女性勇武派示威者在上街抗爭前,事先寫好並放在背包內的。Tina在信中談到身為香港人與年輕人的責任,還感謝父母親的養育,唯一後悔的是來不及報答。其在遺書中寫道:「如果發生什麼事,我不能平安回家,你們不要難過,因為你們的女兒、孫女是帶著信念離開……即使你們不了解我走上街頭的原因,也希望你們能體諒我的倔強,為我的勇敢驕傲,謝謝…」。

而風靡網絡的香港急救員在頭盔上的「遺言」,更是讓不少人淚奔。這位急救員頭盔上用中英文寫下的遺書中有「榮耀歸於香港、榮耀歸於英雄、榮耀歸於人民」之語,並告知「不要急救,我的手寫遺書在口袋裡」……

隨後,一首依此創作的《我的遺書在口袋裡了》新詩也在網絡上流傳:親愛的,我的遺書在口袋裡了。如果我倒下,頭盔上有標註血型。只對暴政反感,對藥物沒有過敏。親愛的,我的遺書在口袋裡了。如果心被射穿,如果被毆到牙落,請別救我,去讀這片土地上的血汗,我和山川融為一體……我們手裡沒有籌碼,只好拿自己未來下注。單數是卑躬屈膝,雙數是接受籠絡。於是硬在世間辟出一個零,希望一切回到原點,回到當年,沒有槍桿指向咽喉……我的遺書在口袋裡了,如果來生,如果有來生,再讓我看你一眼。

為什麼這些香港的年輕人無怨無悔地走上了抗爭的前線?因為他們已經意識到,他們已退無可退。如果不抗爭,他們曾享有的自由就會被中共徹底奪走,「被自殺」在香港將成為常態。更為可怕的是,當香港變成大陸的那一天時,他們將如大陸人一樣,被中共奴役、踐踏、凌辱、欺侮、虐殺……因此,他們寧願與中共同歸於盡,也不願意被中共奴役。

這樣的信念、信心、決心、堅定,中南海聽到了嗎?害怕了嗎?你們要清楚的一個顛撲不破的規律是:歷史上所有不義的政權,所有以暴力統治的政權,下場都很悽慘。中共難道會是個例外?而香港人的抗爭就是一個推翻中共的催化劑。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10-14 4: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