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岑子傑遭襲與陳彥霖之死

10月16號,岑子傑前往九龍太子開民陣會議,路上經過了旺角的鴉蘭裡,當時是晚上7點40分左右,突然有4到5個人對岑子傑發起襲擊。(新唐人合成圖)

人氣: 6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8日訊】昔日治安良好的「東方明珠」,如今天空中的恐怖陰雲越來越濃。

來自媒體的報道說,10月16日晚7點40分左右,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前往九龍太子開民陣會議,途經旺角鴉蘭裡時,突然遭到4到5個身穿黑衣黑褲的蒙面人的襲擊。他們用鐵錘攻擊岑子傑持續十幾秒,之後登上一部黑色7人座私家車,向深水埗方向逃走。岑子傑倒在路邊,流了好多血。警方事後公布信息說,他的頭部右後方和右前額,都有大約3厘米的裂傷,手肘有腫脹和擦傷。有證人指出,岑子傑遇襲前,涉事黑色私家車在附近徘徊,相信是有預謀的襲擊。

算起來這已是岑子傑遭遇的第二次襲擊了。此前8月29日,他與幾名好友在油麻地的一間餐廳,就曾遭遇過兩名手持壘球棍和鐵棍的蒙面人襲擊。所幸當時他身邊的朋友用手臂為他擋了三棍,岑子傑沒有受傷。

在岑子傑第二次遇襲前不久,香港還發生了一件震驚全港的事——9月19日失蹤的15歲少女陳彥霖,22日裸身在海里被發現。儘管死因至今未明,但種種跡象表明,她是很可能是被人害死的。

岑子傑遭襲與陳彥霖之死,這兩件事看上去似乎毫無相關之處,其實不然,稍加琢磨就不難發現,它們都是想要起到恐嚇香港抗議者的作用。

反送中而起的香港抗議運動已經延續一百多天了,迄今仍無降溫的跡象。中共及其香港當局為了撲滅這場大火,可謂費盡心機,除了以警察的暴力鎮壓為主之外,恐嚇也是他們使用的一種手段,具體方式有以下三種

一是襲擊抗議者中有號召力影響力的人物。岑子傑遇襲即是一例。不過遭襲的並不止於岑子傑一人,就在8月29日他第一次遭襲擊的當天,元朗遊行的申請人鍾健平也被襲擊。

眾所周知,作為香港民陣的召集人,岑子傑和民陣在6月9日和6月16日,還有8月18日,成功舉辦了反送中運動至今單次聚集人數最多的遊行或集會,每一次人數都是超過百萬。在中共眼裡,他無疑屬於香港抗議者中有號召力影響力的挑頭人物。如果能把他給嚇住了,就能起到槍打出頭鳥,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所以,襲擊岑子傑的時機也是精心挑選的,每次都發生在他申請遊行的前夕。8月29號第一次襲擊發生時,岑子傑正在為831遊行申請遭警方拒絕而上訴。而這個月的20號,岑子傑擔任召集人的民陣,又將於反送中運動期間首次在香港九龍舉辦大遊行,時間是當天下午1點半,路線是從九龍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遊行到高鐵西九龍站。活動已向警方遞交不反對通知書的申請。結果不早不晚,岑子傑這時再度遇襲。

二是殺人拋屍製造轟動效應,陳彥霖之死就是個典型。試想,一個生前多次參加反送中的15歲少女,不明不白就死了,而且屍體全裸,公眾一旦得知消息,肯定會驚駭不已。有些膽小脆弱的年輕人,可能就會因為懼怕不敢再參加抗議活動,也有些膽小怕事的父母,可能會竭力勸阻自己的子女上街抗議示威。這不就是幕後主使者想要達到的效果嗎?

三是動用黑社會對包括抗議者在內的香港民眾進行無差別的攻擊,元朗事件最為典型。這是一種直接針對大眾的恐嚇。

不過,中共費盡心機玩弄的這些恐嚇手段並沒有嚇住香港的抗議者,反倒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不但讓更多人認清了它的邪惡本性與流氓嘴臉,而且激起了民眾更強烈的反抗!香港民陣發表聲明,宣稱20日的大遊行必定繼續舉行,並呼籲更多人去參加。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0-18 12: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