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家族】

夏洛特的研究(上)

作者:布瑞塔妮‧卡瓦拉羅(美國)

夏洛克·福爾摩斯,西德尼·佩吉特(Sidney Paget)繪於1904年。(公有領域)

  人氣: 151
【字號】    

「我一直對福爾摩斯家唯一與我同齡的女孩深深著迷(小時候,我會想像我們見面,然後一起踏上瘋狂的冒險旅程),但媽媽總是潑我冷水,又不說原因。」——詹米‧華生

一向喜歡懸疑故事的詹米‧華生就像他的曾曾曾祖父——神探福爾摩斯的助手華生醫師一樣……詹米轉學到寄宿中學雪林佛學院,和第一次離家接受普通教育的福爾摩斯家族後人「夏洛特」成為同學。

開學後不久,學校裡就接二連三發生攻擊事件……

***

「所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華生。」

湯姆非常興奮,馬上把圓潤的美國中西部腔轉成我聽過最誇張的倫敦工人腔。

「細漢仔!好捧油!華生,快過來,我需要你!」

我們同住的房間小得跟牢房一樣,導致我摔開他的時候,差點戳瞎他的眼睛。

「真有你的,布列佛。說真的,你從哪兒學來這一套?」

「唉唷,老兄,太巧了啦。」

我的室友總在制服外套裡穿一件菱紋毛線背心,他把雙手插進背心口袋,透過衣服上蟲咬的破洞,我看到他的右手拇指興奮地抖動。

「今天晚上的派對在史文森宿舍,蕾娜辦的,因為她姊姊會寄伏特加給她。你總該知道蕾娜的室友是誰吧?」

他扭扭眉毛。

聽到這兒,我終於忍不住制止他。

「你可別想湊合我跟我的──」

「你的真命天女?」

我看起來一定想殺人,因為湯姆很嚴肅地將雙手搭在我肩上。

「我沒有打算,」他一個一個字仔細說:「湊合你跟夏洛特,我只想把你灌醉。」

夏洛特和蕾娜把派對辦在史文森宿舍的地下室。湯姆說的沒錯,逃過舍監的法眼易如反掌。每間宿舍都有一名舍監(外加一大群宿舍助理),通常是鎮上的老太太,負責坐在櫃臺監督學生。她們會分發信件,幫忙訂生日蛋糕,傾聽你的思鄉之情,但她們也要執行宿舍的規矩。大家都知道史文森宿舍的舍監會在上班時間打瞌睡。

派對地點在地下室的廚房。雖然廚房備有各種盤子和鍋子,甚至有一臺狹長的四口火爐,但平底鍋全都凹凸不平,彷彿有人戴鍋子上過戰場。湯姆緊貼著火爐,讓我關上身後的門,不出幾秒,其中一個旋鈕就在他的毛線背心上印出半月形的油漬。

他旁邊的女孩手裡拎著不知名的飲料,她朝湯姆淺淺一笑,又轉回去跟朋友聊天。廚房裡至少有三十個人,擠得摩肩擦踵。

湯姆抓住我的手臂,開始擠過人群,走向小廚房後端。我覺得我好像被拉過又黑又濕的衣櫥,進入酩酊大醉的納尼亞王國。

「那是鎮上的怪毒販,」他悄聲對我說:「他在賣毒。那位是舒默州長的兒子,他在買毒。」

我心不在焉地說:「是喔。」

「還有那邊那兩個女生?她們都去意大利暑假。沒錯,她們把『暑假』當動詞用。她們的老爸是做近海鑽油的。」

我挑起一邊眉毛。

「幹嘛?我很窮,窮人就會注意這些事。」

「最好是啦。」

假如他在開玩笑,這笑話也太冷了。湯姆的毛線背心雖然有洞,但他臥房裡可有一臺我看過最小、最薄的筆電。

「你窮個頭啦。」

「相對來說嘛。」

湯姆拖著我往前走。

「你跟我都是上層中產階級,我們根本是死老百姓。」

派對又擠又吵,但湯姆執意把我一路拖到最遠的牆邊。我不知道為什麼,直到一個奇妙的聲音從香菸煙霧中飄揚而出。

「我們玩的是德州撲克。」

說話的聲音沙啞,卻精準得詭異又狂野,宛如喝醉的希臘哲學家在酒神節演講。「今晚的進場賭金是五十美元。」

另一個正常的聲音唱道:「或你的靈魂。」

我們前面的女孩全笑了起來。

湯姆轉頭朝我咧嘴一笑。

「她就是蕾娜,另外那位是夏洛特·福爾摩斯。」

我首先看到她的頭髮,黑亮的直髮垂到她肩上。她傾身從牌桌上掃進一大把籌碼,所以我看不見她的臉。我告訴自己,這沒什麼,假如她不喜歡我也沒關係。就算一百年前,在大西洋的彼岸,某個華生跟某個福爾摩斯成了莫逆之交,那又怎樣?無時無刻都有人成為好友,這所學校一定也有許多對好朋友,搞不好有數十對、數百對。

雖然我一個都沒有。

她突然坐起身,臉上帶著淘氣的微笑。在她蒼白的臉上,兩道眉毛像突出的黑線,襯托出灰色的眼睛和筆直的鼻子。她散發出單調又樸素的氛圍,卻依然美麗。不是一般女孩的漂亮,而是像反射光線的刀子,令人想捧在手中。

「莊家是蕾娜。」

她邊說邊撇開頭,這時我才聽出她的腔調。我被迫想起她也來自倫敦,跟我一樣。那一剎那我突然好想家,甚至不惜大出洋相,只想撲倒在她腳邊,求她用奢華的口音朗讀電話簿給我聽。這麼華貴的聲音憑什麼出自如此纖瘦的女孩口中?

湯姆坐下來,朝桌上丟了五個籌碼(細看才發現是制服外套的銅釦子),誇張地搓搓雙手。

我應該說句俏皮話,奇怪、搞笑又有一絲絲變態的話。我應該在她身旁坐下,低聲丟出這句話,讓她猛然抬頭心想,我想認識他。

但我腦中一片空白。

我轉身逃離現場。

幾小時後,湯姆回到房間,雙手空空卻心情愉悅。

「她把我洗劫一空,」他笑著說:「下次我要贏回來。」

這時我才知道,自從福爾摩斯去年來到學校,每週都固定主辦牌局,蕾娜開始帶酒來之後,派對變得更有人氣。

「夏洛特大概也越來越好賺吧。」

湯姆補上一句。

接下來幾個禮拜,我每天不斷重按鬧鐘的貪睡鍵,奢望早晨能拍拍屁股放我一馬。

第一節的法文課最難熬。法文老師坎恩先生個性霸道,總穿紅色吊帶,他上蠟的鬍鬚看來應該掛在動物標本師的牆上。雪林佛學院將近一半的學生高一以來都上過這門課。

大清早的,大家都只想坐在老朋友旁邊,聊昨晚的八卦。沒有一位同學的老朋友是我,於是我一個人占了一張雙人桌,試著不要在上課鐘響前睡著。

「我聽說她昨天晚上就賺了五百美元。」

我前面的女生說,一邊把紅髮綁成馬尾。

「她八成在網路上偷練,超不公平。她又不需要錢,她家一定超有錢。」

「閉上眼睛。」

她同桌的女生說,輕輕吹向朋友的臉。

「妳臉上沾到睫毛了。對啊,我也聽說了。她媽媽不是公爵夫人嗎?管她的,錢最後大概都給她吸到鼻子裡了。」

紅髮女孩聽到這兒精神就來了。

「我聽說是從手臂打進去。」

「不知道她願不願意介紹她的藥頭給我。」

上課鐘響了,坎恩先生用法文叫道:「早安,親愛的小朋友。」

我發現好幾個禮拜以來,我第一次徹底清醒了。

整個早上我都在想那兩個女生的對話,以及那對她有什麼影響。我指的是夏洛特·福爾摩斯,她們講的不可能是別人。

等到午餐時間,我橫越中庭,左右閃避行人,依舊思索著這件事。綠草地擠滿了學生,因此當我腦中的女孩彷彿穿越隱形門,突然直接走到我前面,我其實不怎麼意外。

我沒有撞上她,我還沒那麼笨手笨腳。不過我們都僵在原地,尷尬地挪動腳步,上演「左右移動您先走吧」的劇碼。最後我終於放棄了。管他的,我執拗地想,校園這麼小,我不可能躲一輩子,還不如主動一點……

我伸出手。

「抱歉,我們可能沒見過面。我叫詹姆,我是轉學生。」

她低頭盯著我的手,眉頭緊蹙,彷彿我要遞給她一條魚,或一顆手榴彈。

那天天氣炎熱、艷陽高照,十月初的日子還抓著夏天的尾巴。幾乎每個學生都把制服外套勾在肩上,或抱在懷中,我將外套塞在背包裡,剛才沿路還拉鬆了領帶。然而夏洛特·福爾摩斯從頭到腳一絲不苟,一副要登臺就禮儀規範發表演說。

不像大多女同學,她沒穿百褶裙,而是穿著貼身西裝褲,白色牛津布襯衫扣到領口,蝴蝶領結看起來簡直燙過。我跟她靠得很近,能聞出她身上不帶香水味,反而散發肥皂香,她的臉乾淨得像剛洗過一樣。

我可以盯著她看上好幾個小時,著迷於我出生以來斷斷續續幻想過好多次的這個女孩,然而她忽然警戒地瞇起淺色的眼睛。我嚇了一跳,彷彿我做錯了什麼事。

「我叫福爾摩斯。」

她終於用美妙沙啞的聲音說:「但你早就知道了吧。」

看來她不打算跟我握手了,我把雙手插進口袋。

「嗯,」我坦承道:「所以妳也知道我是誰。真尷尬,不過我想……」

「誰叫你來的?」

她臉上露出坦然接受的無奈表情。

「是道布森嗎?」

「李·道布森?」

我茫然地搖頭:「不是。叫我來做什麼?我知道妳在這兒,在雪林佛學院。我媽告訴我福爾摩斯一家把妳送來。她和妳姑姑阿拉敏塔還有聯絡,她們在慈善活動認識的,對吧?還一起在《福爾摩斯退場記》的原稿上簽名?好像是資助白血病患的活動,現在她們還會互通電子郵件。妳跟我同年嗎?我一直不太清楚。不過妳拿著生物學課本,所以妳一定是高二生。一點小推理,哈哈,我還是別亂猜好了。」

我知道我跟白癡一樣說個不停,但她站得直挺挺,動也不動,看起來像蠟像,跟我在派對上看到迷人奔放的女孩相差實在太大,害我完全搞不懂那天以來她怎麼了。

不過我一直說話似乎讓她冷靜下來,雖然我講的話不搞笑、變態或俏皮,我還是繼續說,直到她的肩膀放鬆,眼中帶刺的悲傷終於稍微散去。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

等我好不容易停下來喘口氣,她開口說:「阿拉敏塔姑姑跟我說過你的事,蕾娜也提到了。就算她們不說,我一眼也看得出來。哈囉,詹米。」

她伸出白皙的小手,我們握了握手。

「不過我討厭別人叫我詹米,」我揪著臉說:「妳不如叫我華生吧。」

福爾摩斯抿著嘴朝我一笑。

「好吧,華生。」她說:「我得去吃中餐了。」

如果我沒聽錯,她在下逐客令了。

「也是。」

我壓抑心中的失望。

「我也跟湯姆有約,差不多該走了。」

「嗯,改天見。」

她俐落地繞過我。

我實在不能這樣放棄,於是我朝她的背影喊道。

「我做了什麼嗎?」

福爾摩斯回頭,對我露出難解的表情。

「下個週末就是返校日了。」

她冷淡地說,接著便走了。

根據各方說法……好啦,其實就是我媽的說法——夏洛特是標準的福爾摩斯家人。

這話出自我媽之口,可不算稱讚。你可能覺得時隔這麼多年,我們兩家族早該疏遠了,大多時候也確實如此。然而我媽媽還是會在英國警局的募款活動或愛倫坡文學獎晚宴上,偶爾碰到福爾摩斯家的人。以福爾摩斯的姑姑阿拉敏塔為例,她們剛好一同參加我曾曾曾祖父的經紀人亞瑟·柯南·道爾的遺物拍賣會。

我一直對福爾摩斯家唯一與我同齡的女孩深深著迷(小時候,我會想像我們見面,然後一起踏上瘋狂的冒險旅程),但媽媽總是潑我冷水,又不說原因。

我對她一無所知,只知道她十歲的時候,警方就讓她協助調查了第一起案子,她幫忙找回的鑽石值三百萬英鎊。當年我父親每週固定打電話到倫敦給我,有一次他告訴我這件事,意圖讓我對他敞開心胸。他的計畫失敗了,或至少沒照著他的劇本走。◇(待續)

——節錄自《福爾摩斯家族:夏洛特的研究》/ 臉譜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布瑞塔妮‧卡瓦拉羅(Brittany Cavallaro)

美國詩人、小說家兼老派福爾摩斯研究者。她在米得伯里學院取得文學學位,並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獲得詩歌類創意寫作學位,現為威斯康辛大學密爾瓦基分校的英國文學博士候選人。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890年代英國作家柯南‧道爾塑造了一個偵探,描述這位偵探福爾摩斯與助理一起調查案件的經過。這些故事多數是以華生醫師的角度來敘述,講述福爾摩斯如何藉由觀察現場的蛛絲馬跡、運用演繹思考法推斷人的行為,加上鑑識科學的協助,來破解謎題。
  • 自從不知哪一位完全不懂動物科學、卻對動物充滿熱情的人,封獅子為「萬獸之王」後,舞文弄墨者便互相角逐,不斷提出獅子此名的證據,尤其是古代作家,更異口同聲讚美Felis leo的各種性格:溫柔、睿智、勇氣與運動家精神。難怪獅子會被羞怯又謙遜的英國人選作民族象徵。
  • 人稱「神探」的福爾摩斯,是名頭戴獵鹿帽、含著菸斗、拿著放大鏡的私家偵探,他具有觀察入微的洞察力,懂得一切關於犯罪的知識,擅長推理。只消一眼,他就能分析出一個人的職業或習慣,看出藏在細節裡的線索,一次又一次破解連警方都束手無策的難題。
  • 長年為貝格街的福爾摩斯故居處理來信的熱心律師雷基,終於要與名演員女友蘿拉訂婚了!他們計劃前往蘿拉的家族位於鄉間的古城堡舉行典禮,卻在出發前得知,曾經綁架蘿拉、自認是莫里亞提教授後代的瘋狂女子——妲拉,再度現身。而且又一次犯下命案、逃逸無蹤。
  • 我在友人的小屋,走到船塢盡頭,縮起腳趾。那是二〇〇七年的初夏,水和天空一樣灰灰冷冷。我打算跳入水中,睪丸拚命往骨盆縮。咿,冷得發抖。 手機在我皺巴巴的衣服旁響起。我彎腰接電話,心想會是很長的一通電話。 是多倫多大學急診部主任: 「詹姆士,是我,邁克。歡迎從蘇丹回來。我聽說有一份工作是前往衣索比亞。」 說不、說不、說不,我在腦海中重複道,接下來又想到,就在蘇丹旁。 風越來越強。
  •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 一隻玩具鵝唸出的童謠、 一張會演奏生日快樂歌的卡片, 是來自臺灣的劉老先生留下的僅有的線索…… 在福爾摩斯故居開業的律師——雷基 再次因為事務所地址而平白捲入罪案! 他該如何找出兩起命案與一樁綁架案之間的關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