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學生:如果因為怕不站出來 香港就完了

10月19日晚,港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國際人道救援祈禱會」,為在反送中運動中受傷、離世的人禱告。圖為鐘同學和李同學。(梁珍/大紀元)

人氣: 27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10月19日晚7時,港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國際人道救援祈禱會」,為在反送中運動中受傷、離世的人禱告。集會現場氣氛肅穆,人們身著黑衣,由牧師帶領進行祈禱和分享,播放反送中運動的整合片段,並以多國語言朗讀香港民眾向國際社會發出的人道救援宣言。

李同學和鍾同學一起來參加活動今日的活動,她們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李同學表示自己走出來參加集會和遊行,是覺得可能今次不出來,香港人永遠都走不出來了。

「6月9號是我第一次出來遊行,因為見到林鄭做了些這樣的事:她想推卸(搞出)《逃犯條例》的責任,又想繼續當行政長官,就是不想理會我們香港人,覺得她自己『搞得掂』(能處理),所以我們才走出來(抗議)。」李同學說道,「在6.12 之後,我們完全不會想到警察去打人,做了一件完全回不了頭的事。警察是要保護社區法治、維護社區安全的,現在(他們這這樣做),搞到我們(社會)全亂了。」

李同學對警方的暴力表示憤怒,她說:「我們香港人肯站出來,是因為不想每一個香港人都受到傷害,已經有不同的人(受到傷害了)。(警察對示威者)射眼,射頭,射胸口(時)說是射肩膀,根本上他們就想推卸責任,也就是說他們開槍是合法,沒射到任何人;就算是射到(人)的,也都不會有一個很嚴重的責任,林鄭跟其他的警務高層,都說他們這樣開槍是合法的。但香港法律講了,開槍是不可以,就算是很惡劣的情況下,都不可以傷害別人的生命。」

「警察現在用不適當的方式使用催淚彈、催淚煙。我食(吸入)過催淚彈跟胡椒噴霧,也見過水炮車,催淚彈的說明書都講了,是(要向)高空射,不可以向人射,但他們竟然近距離、5厘米(近)去射(人),這根本上就有生命安全危險的。」她說道,「他(警察)現在不理(示威者)多少歲,都是這樣去做,是完全沒道理的,那我就希望,可以有更多香港人站出來,就算沒法站出來也不要緊,他們有這個心去支持香港就行了。」

李同學更對林鄭推出的《反蒙面法》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戴口罩不是犯法的事,(人們)有病戴口罩,有什麼不對呢?明星戴口罩都是為保護自己安全,那我們戴口罩也是為保護我們自己的安全。警察戴防毒面罩去釋放催淚彈,他們也是在保護自己的安全,那林鄭為什麼不說他們(警方)是犯法,只會說我們是犯法,是暴徒呢?」

鍾同學對此也表示贊同,她說:「是啊,我覺得整件事太荒謬,(政府)又整天出(台)一些很無理的法,例如《反蒙面法》,那應該去說警方,警方都整日蒙著面這樣丟催淚煙,他們肩膀上面還沒有編號,我們(因而)不可以投訴他;那我們蒙面都是保護自己,我們有權這麼做。」

對於近日曝光的15歲女孩陳彥霖死亡事件和警方針對年輕人,特別是對女孩子的暴力行為會否感到害怕,李同學表示不會怕,「我覺得男女平等,他們(警方)特意針對女孩,可能是覺得(女孩子)柔弱。其實根本上,那個從心裡面發出來的自信跟聲音,是不會分任何年紀的。」

有人說中學生未成年,很多東西沒考慮清楚,對此,記者詢問了她們的看法。

李同學表示,完全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覺得人長到11、12歲,你開始到了青春期,你的頭腦就會懂得判斷對與錯。可能說有反叛期,其實說反叛期,是他們根本上不想聽到我們現在的心聲。其實我們完全不想反叛的,只不過不懂得如何去表達。」

她語帶堅決地說道,「現在我們站出來,都是經過很多思考的:我們準備好了,我們站得出來,可能就回不了家,可能會沒命。但為什麼我們還要站出來,就是因為香港現在搞成這樣,我們不站出來的話,(國際上)就再沒人會繼續支持。如果每個人都是怕的話,那香港就玩完(沒救)了。」

對於中共的殘暴、殺人,李同學更表示出香港人的勇氣,「不管它多殘暴,我們還是要站出來。因為,如果我們不站出來,就沒有人會戰勝、或者沒有人會對抗這殘暴。如果只有1個、2個人,那肯定會輸。我覺得團結就是力量。」

鍾同學也說,「大家真的不要怕,如果你是支持這個『反送中』,那大家一定要站出來,因為如果每人都不站出來,那我們就守不住香港,我們需要維護正義。」

鍾同學表示,開始時不敢出來,到10月1日警察開槍殺人,就覺得自己一定要出來說話。「那時警察已經開始不理我們的生命安危,在亂放催淚煙,亂抓人。他們開槍殺人,我覺得真是很不可思議,我覺得很氣憤。就算他們(抗議者)有多麼錯,都不需要開槍。我覺得不需要使用這麼大的武力去攻擊。」

她們表示,父母支持她們來參加今日的集會。

19日的集會是尋求國際人道救援,呼喚良知一起去對抗黑暗,李同學表示,香港非常需要國際社會的救援。「因為中國(中共)的勢力強大,我們香港是一個很小的城市,是完全不夠力量去對抗。我們現在是向不同的國家,不可以說是求救,我們只是尋求那些有良知,或者是移民去那裡的香港人,那些撐香港的人來幫助我們,從而有更大的力量去對抗中共。」

她繼續說道,「其他的社會看到香港現在這個樣子,他們懂得分析的,不會盲目地去撐警察。我希望他們在討論民主法案,去講這件事的時候,會更加體諒香港人的心,會用公道的方法去回答我們香港人的訴求。」

兩位同學都希望美國可以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並對此有信心。

最後,她們更表示有信心香港會贏,只要大家有勇氣站出來,什麼都是可能的。

1176856320
2019年10月19日,香港,港民聚集在愛丁堡廣場,以手機燈海發出求救信息。(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晚上8時10分,集會現場的人海以電筒發出「SOS」求救信號,在《願榮光歸香港》的歌聲中結束了祈禱會。

責任編輯:李玲

評論
2019-10-20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