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公立教育歷史系列(一)

【名家專欄】公立學校的起源:集體主義與失敗

文/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 翻譯/陳霆

teacher strike
圖為2019年1月18日,洛杉磯聯合學區數千名教師及其支持者在加州洛杉磯市政廳外集會。(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人氣: 6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標準化測驗顯示,美國人一年比一年笨。民意調查也不斷呈現今日的美國年輕人有一半以上喜歡社會主義而不是自由。如果美國要繼續維持自由社會,這樣的情況勢必難以持續下去。然而,這一切也並非偶然發生。

為了解決這場危機,有必要了解公立學校的起源與其成立之前的狀況。畢竟,在公立學校普設之前,美國人在當時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只要看看開國元勳們和《聯邦主義譯文集》(Federalist Papers),就知道曾經在美國盛名的教育水平如何了。

究竟政府是如何接管教育?以及背後是由哪些角色在推動?這段難以置信的歷史,至今即便是教育學者們也難以了解這段陰暗的過去。這不僅是一個問題,更可能對國家存續有潛在威脅。

深入公立教育的歷史,並研究推動公立教育的關鍵人物後,可以發現烏托邦主義者制定了一項長期計劃,那就是按照集體主義的路線全面重塑人性和文明。如民調數據所示,他們的努力至今已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當然,每位從事教育的人都知道約翰·杜威(John Dewey)和霍拉斯·曼恩(Horace Mann)。而且普遍認為這兩位知名的社會主義者是美國現代公共教育體系的創建者。他們的背景和觀點,將在本系列後續文章中進一步討論。

其實,早在公立學校形成之前,時任馬薩諸塞州第一任教育廳長(education commissioner of Massachusetts)的曼恩即依循普魯士模式(Prussian model),策劃激進的計畫讓政府全面接管民間教育。

新和諧(New Harmony)

在曼恩之前的這段公立教育歷史,不僅模糊不清,而且幾乎是一無所知。要不是已故的山繆·布魯曼(Samuel Blumenfeld)這位熱情的教育家投入畢生60年的心血研究教育與閱讀為我們揭露了這段歷史,它可能還湮沒在美國與歐洲的圖書館與大學塵封的檔案館裡,無人知曉。

公共教育的源頭可溯及一個位於印第安納州、早被遺忘的共產主義公社,以及公社的創辦人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

歐文是一位英國威爾斯的烏托邦主義者,他排斥基督教與私有財產制,於1820年代創立「新和諧公社」,其動機是向世人證明集體主義比個人主義更好。

就像20世紀其他共產主義的實驗一樣(如古巴、辛巴威、朝鮮、蘇聯等),新和諧是一場災難。儘管它沒有像後來的社會主義實驗那樣血腥,然而成立不到兩年,每個人都知道「新和諧」是完全失敗的。

這項徹底失敗的集體主義實驗,比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還要早了大約20年。這個失敗的實驗,讓很多早期集體主義支持者認為,設立強制入學的公立學校是首要任務。他們的想法是,公社之所以失敗,不是因為共產主義或集體主義有問題,而是因為人們從小沒有得到「適當的教育」以成為集體主義者。

就像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幾十年後宣稱的那樣,歐文主義者認為,需要設立公立學校,讓學校可以從孩子幼年時就開始撫養他們。這因此成為歐文主義者唯一的焦點。

品格教育

面對不同的思想派別,歐文否定了當時盛行的喀爾文主義觀點。喀爾文主義認為人性本惡(譯註:喀爾文主義認為,人有原罪,無法憑自己得救,需要藉由上帝的救贖)。歐文則認為,人之所以會有邪惡、自私、個人主義和暴力的特質,是因為他們的成長歷程所致,而不是天性所造成的。他認為人性的本質是好的,集體主義教育將有助於造就之後所謂的「新蘇聯人」。

歐文成立「新和諧」之前,對於創建他想像中的烏托邦所需的教育已有完善的想法。他於1813年發表的《新社會觀,或論人類性格的形成》(A New View of Society or Essays on the Formation of the Human Character),就提到了他的教育觀點。

歐文宣稱,「每個管理良好的州,都應將主力放在品格的形成上,而管理最完善的州,將是擁有最佳國民教育體系的州。」

「將心智能力引導往某一方向可形成一個全國的教育訓練系統,成為政府可以設計的最安全、最簡便、最有效和最經濟的管理工具。 而且它也能形成一種可以用來實現宏大利益目標的影響力。」

多年後,歐文在自己的自傳中曾談到,普魯士大使已將他所寫的教育論文呈給普魯士國王(編者按,普魯士是後來德意志帝國的主要組成) 。根據歐文自己的描述,普魯士統治者對這些想法「非常認可」,因此命令自己的政府採用歐文的想法,建立他們國家的教育體系。 因此,普魯士的教育體系,一個由國家所擁有、塑造,且完全為國家服務的教育正式誕生。

這種由歐文所啟發的極權主義教育模式,不僅按年齡區分孩子,並強迫父母將孩子交給州政府接受所謂的「教育」,最終也成為馬薩諸塞州乃至整個美國的榜樣。 而當這個教育體系像爛果子一般破壞了美國傳統價值觀和思想時,這段歷史也逐漸被人們所遺忘。

秘密組織

早在20世紀發生恐怖的共產主義屠殺和種族滅絕之前,歐文的想法就在美國部分精英階層中獲得熱情支持。奧列斯·布朗森(Orestes Brownson)是歐文早期的追隨者之一,他是新英格蘭著名的作家和編輯,他全心全意地追隨歐文的目標。

但他不像歐文到死都還相信,只要通過政府創立的學校對孩子加以控制,最終就能創立烏托邦。布朗森最終拒絕了集體主義,改信天主教,並對他以前同夥們的計劃吹響了警笛。

布朗森在自己的著書《自由研究的辨析》(An Oration on Liberal Studies)中提到歐文的遠大目標就是要擺脫基督教,「儘管我們可能批判神職人員甚至對他們不屑一顧,但我們的計劃不是對宗教進行公開攻擊,而是要建立一個國家制度,將所有宗教排除在外的國立學校,在學校中,除了可以通過感官證實的知識外,不教其他內容。而且在法律的要求下,所有父母都必須將孩子送到這樣的學校。」

時至今日,該計劃的目標已成為常態。但是回到1800年代初期到中期,這對於一般人來說是不可想像的。

布朗森透露,該計劃的第一部分,就是要建立由政府控制的學校體系。布朗森說,「為此目的,他們成立了一個秘密組織。」他也表示,該計劃是以歐洲的燒炭黨(註1,Carbonari)為模型建立的。

「這個秘密組織的成員會盡其所能,在不同地區形成公眾輿論,支持以公共經費來進行國家控制的教育,並幫助那些有利於此目標的人競選進入立法機關。」

雖然布朗森不知道此秘密組織的觸角最終延伸了多遠,但他確實知道「相當一大部分的紐約州是有組織的。」他說他很清楚,因為「我本人就是創建組織者之一。」

由於「秘密」組織的隱蔽性,該秘密網絡的許多歷史仍被隱藏著。 但是很明顯的是,他們在推展公立學校制度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 在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中,由政府主導的教育即在全美國迅速發展。

註1:燒炭黨(義大利語:Carbonari):大約1800年至1831年活躍在義大利各國特別是義大利半島南部的秘密民族主義政黨,追求成立一個統一、自由的義大利,在義大利統一的過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是屢獲殊榮的國際新聞工作者、教育家、作家和顧問,並與人合著了《教育者的罪行:烏托邦人如何利用公立學校摧毀美國兒童》。他還擔任自由前哨媒體(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執行長, 並為美國和國外的各種刊物撰寫文章。

原文The Genesis of Public Schools: Collectivism and Failure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9-10-21 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