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女孩們一夜長大 五人勇武抗爭的故事

2019年10月1日,「十一」港人六區抗暴政活動。灣仔警察放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67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1日訊】香港這場持續了四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中,警員的濫暴濫捕,令全城憤怒,也將很多未成年的瘦弱女孩「逼成」所謂勇武派,在前線滅過無數催淚彈,有的險些或曾被全副武裝的警員抓捕。

《蘋果日報》採訪了五個前線女孩,分享她們的抗爭故事。「這個暑假,女孩們一夜長大,她們是獨立的個體,選擇了屬於自己的命運。」

家人斷糧 16歲女孩徘徊街頭至深夜

小黑(化名)今年16歲,剛上中五,跟很多中學生一樣,6月時一直都是「和理非」,直至7.21發生了元朗白衣人恐襲事件,當時警方不見人,以至其後的警暴和濫捕,這些令小黑再也按捺不住,走上前線,成為了別人眼中所謂的「勇武」。從那時開始,差不多所有衝突,她都在場。

這個暑假,做得最多的,不是跟朋友在街上吃喝玩樂,而是跑到街頭吃催淚彈,從7月中開始,她再也沒回家吃過一餐飯,父親早已過世,媽媽是「深藍」。

自從媽媽知道她參與反送中運動後,就再沒給過她零用錢,吃飯的錢都是由街外「家長」捐助,有時也會用餐券買食物,每晚更要到凌晨1時後、待家人都睡了才能回家。

9月開學後,要處理學校上課日常。她已幾個月沒有回家吃飯了,為了省錢,一天只吃一餐。身形本來苗條的她,這幾個月來更顯消瘦。她感冒了一段時間還未痊癒,也許是吃得太少不夠營養,也許是吃太多催淚彈導致咽喉發炎,但她不敢跟醫生說。

大陸長大的15歲女孩 以香港為家追求公義

YY(化名)是個15歲的小女生,個子比同齡的女孩還要小,身體瘦弱。她在香港出生,4歲隨家人回大陸居住,直至中一才回港讀書。她視香港為家,視街上一起抗爭的同代人為手足。她回憶小時候在大陸要唱中共國歌、被洗腦,被灌輸共產黨的價值觀,「香港有言論自由,上網不用翻牆,被大陸封殺的網站在香港都能看到,過去兩年,我都有去六四(燭光)晚會。」

整個暑假,她都能自由出外參與抗爭,因為父母都回了大陸過暑假。

這個暑假,原本計劃了回大陸探親、去迪士尼玩、聽演唱會,但全都泡湯了,因為每次衝突她都跑到現場,把所有零用錢都用來買濾棉、護目鏡、手套。

在遊行現場,她只戴防毒豬嘴和眼罩,卻沒有頭盔,她說頭盔太大不容易收藏,怕被警方盯上。在被捕與被射爆頭之間,女孩選擇了後者。

從7月至今,YY滅過無數催淚彈。有一次她被催淚彈擊中,與死神擦身而過。幸運的是那枚催淚彈可能先射中某些東西,才落在YY的後頸,衝力稍為減弱,中彈後,她感到皮膚灼燙,又癢又痛。

YY恨不得自己能一夜長大,她說只想盡快上大學、做兼職,經濟獨立就能來去自如。

16歲女生親歷警員近距離發催淚彈 義無反顧上前線

6.12那天,市民都在參與和平集會,16歲的阿澄(化名)在金鐘的天橋上,突然一批防暴警衝上橋,在與人群不足10米的距離發放催淚彈,令阿澄憤怒,這也促使阿澄走上前線。

她有空就一定會到現場,有些突如其來的地區衝突,她不帶任何裝備直接衝過去,設路障、滅煙等等。她眼裡沒有顯露出絲毫恐懼,這種場面早已習慣,警暴是令她義無反顧跑出來的原因。

阿澄說到一次差點被捕的經歷,她說那次的恐懼根本無法用文字來形容,當時防暴警察已經抓住她的背囊,她用意志力成功甩開,真是好驚好驚!跑到一間餐廳門口,一個員工叫她進去坐,還給她飲料。

被捕女大學生:年輕人穿黑衣就被抓

大學三年級學生Rita(化名)被捕時,身上穿著黑衣、揹著背包。因為穿黑衣,她和在場的數十名年輕人被警察抓捕。Rita對警方濫捕的做法感到憤怒。

在被拘留的48小時內,她被安排坐在一個停車場中,得到一張椅子,沒有受虐待,她說自己幸運,但跟她一起被捕的其他手足慘遭逼供,「有男手足被警員帶去廁所,脫去衣服,用電筒照並審問他,讓他供出其他手足的名字。」

她見過手足中槍,躺在路上奄奄一息,整個人在發抖,雙手按著眼睛不斷喃喃自語「我會不會盲」,亦見過警方突如其來的衝擊,在民居附近發放大量催淚彈,令經過現場的街坊受苦,很多次她都幫老人家清洗眼睛。

兒女私情 大學女生放埋一邊

21歲的平平也是大學生,某天被防暴警追趕後,跟眾人跑到一旁去更衣,當大家除下面罩時,她發現身邊不少四五十歲的叔叔和姨姨。15分鐘前,這班人還跟自己在外邊一起逃跑,現在卻脫罩相見,她很感動,因為共患難過。這幾個月來,她到前線做滅煙隊,碰到的人和事讓她對香港這個城市完全改觀。

有時撤退,會遇到家長「接放學」,平平遇過一位五十多歲的中產女家長,冒險出來「接放學」。

現在平平多數跟前面提到的15歲中學女生YY拍檔,兩人能力、體力相當,前進抑或撤退都較易得到共識。

平平說,她沒法躲在家裡,如果不走出來爭取,將來香港被大陸同化,自己的前途都會受到影響,「最後香港淪陷,外資撤離,我畢業也會失業,根本無分別。」

報導說,這幾個月,香港整整一代人對當局和警方失去信心。這些年輕女孩,將永遠記得這個盛夏,記得在她們身旁出現過的、每一張滴著血和淚的年輕面孔。從她們的眼神中,人們都知道香港回不去了。#

責任編輯:方曉

評論
2019-10-21 7: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