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銀在中國「吸金」 德媒曝更多內幕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人氣: 82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祝蘭德國報導)《紐約時報》和德國報紙《南德意志報》日前曝光,德意志銀行多年來在中國大陸花重金搭建與中共高層及其親屬的人脈關係網。隨後,《南德意志報》又詳細披露了德銀一名高管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為收購華夏銀行 尋找政治顧問

報導說,2005年春季,德銀想買下中資銀行——華夏銀行10%的股份,但由於缺少對中國銀行業的了解,也缺少人脈,加上競爭激烈,收購面臨困難。

當時斯塔福德(Till Staffeldt)在新加坡的德銀分部工作,負責公司在亞洲的策略性發展,也是收購華夏銀行股份的項目責任人之一。

他堅持額外聘請一位熟悉當地行情的顧問。2005年5月,他在一封內部電郵中寫道:我們需要一位政治顧問,幫我們在北京開路;已經有一位候選人,是張紅力(當時被德銀聘用,被稱為「中國先生」)推薦的;雖然得調查此人的底細,但應該沒有問題,「我們應該往前走」,預計給此人至少200萬歐元報酬。

《南德意志報》沒有提到這位顧問的姓名。從《紐約時報》的報導來看,此人應該就是黃緒懷(音譯)。

當時張紅力催促斯塔福德趕快做決定,他在一封郵件中寫道,「請儘快簽顧問合同。」隔天又追問,審查要多長時間。一個半星期之後,他又給幾位經理寫信,包括斯塔福德。信上表示,猶豫會帶來困難,德銀會被認為「傲慢和死板」。

不顧質疑 提前寄出聘用合同

當時德銀內部很多人質疑,依靠一位陌生的顧問來「往前走」是否合適。這些質疑聲都有文字記錄。

在做決定之前,德意志銀行聘用了新加坡的一家偵探公司來調查黃的底細,看其是否有犯罪前科等。初步信息顯示,行業內沒有人認識黃,也沒有關於此人的醜聞。

當時斯塔福德希望跟黃簽合同。但法律和監管專家持懷疑態度,表示反對。一位監管負責人給斯塔福德寫郵件說,如果此人在市場和行業內不出名,我們為什麼要聘請他。我擔心的是,他也在為其他人服務。

這些不安還在增加,收購負責人在給斯塔福德的另一封郵件中表示,很擔心黃是個中間人,為的是讓他人在政府、某黨派或者某組織中獲得非法收入。還有其他人也給斯塔福德寫過類似郵件。

6月3日,斯塔福德得到偵探社的更多消息:黃緒懷跟中共前總理的兒子是好朋友,而且在其老婆的一家公司裡上班。跟這麼重要的政治人物家族有聯繫,顯然會引起反腐專家的注意。但是,斯塔福德在同一天就把合同寄出去了。

4天後,德意志銀行得到偵探社的最終報告,顯示黃是這位前總理的一家鑽石公司的主管,但銀行界沒人認識這個人。儘管如此,德銀還是繼續跟黃合作。沒有任何書面文件記錄黃緒懷具體幫德銀做了什麼。當時也有人質疑,給黃支付的報酬,是否有可能被用來賄賂。

被批不當 依然升遷

斯塔福德的決定,雖然引發了擔憂,但似乎得到德銀高層的認可。從2006年他回到德國,擔任過不同的管理工作。

2015年,德意志銀行委託一家律師事務所,為自己在中國的人事抉擇做鑑定。當時,斯坦福德對調查員表示,聘請黃緒懷不是他一個人做出的決定,而是與法蘭克福的策略部門和律師顧問一起決定的。他承認,黃的背景事後引發了擔憂。但是大家都想做成這筆交易,而且相信「中國專家」張紅力。

外部檢查員後來懷疑,黃緒懷把華夏銀行的內部消息出賣給德銀。德銀的內部的郵件也透露了這一點。斯塔福德在一封郵件中寫道,張紅力雖然無法預見競爭對手出價多少,但是已經跟顧問說好了,他會賣給我們一個論據,他有必要的門路。斯塔福德之後說,記不起寫過這封郵件。

參與調查的律師還發現,斯塔福德違反了內部規矩。在背景調查結束之前,他就把顧問合同發出去了。而且他也沒有堅持讓一位負責經理親自跟這位顧問見面。他沒有給上司發出警告,甚至以忘記為由,妨礙調查,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了張紅力。

德意志銀行和斯塔福德都沒有對《南德意志報》與西德意志廣播電台的問詢作出回答。

儘管2015年外部調查員強烈譴責斯塔福德在中國的行為不當,2017年2月,他還是被提拔擔任德銀全球首席運營官(COO),負責合規、監管和預防金融犯罪,直至2019年7月。目前他是德意志銀行意大利分行的監事會成員。另外,德銀子公司——郵政銀行曾把他聘為監事會替代成員,若監事會突然缺人,他要隨時頂上。#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9-10-23 6: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