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消息:港警三年前或已擁有AI人臉識別技術

2019年9月30日,香港網民為紀念「8·31太子站事件」舉行「9·30 Pepe 心心和你拖」人鏈行動。圖為海港區人鏈。(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人氣: 9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蘇靜好綜合報導)知情人士表示,香港執法部門在幾年前就能使用一種人工智能軟件,該軟件可以將任何錄像中的面孔與警察數據庫進行匹配。目前尚不清楚港警是否已經將該軟件用於民主抗議活動。

彭博新聞10月23日報導,不願意透露身分的知情人士表示,香港警察使用總部位於悉尼的iOmniscient公司的技術至少三年了,該公司的工程師已經培訓了數十名警官如何使用這項技術。該軟件可以掃描包括閉路電視在內的錄像,自動將面部和車牌與警察數據庫進行匹配,並在人群中挑選出犯罪嫌疑人。

知情人士說,在6月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開始後的一次培訓中,港警在培訓時詢問如何使用儀表板攝像機自動識別車牌號。

港府和港警未公開確認使用AI技術對付抗議者

對抗議者使用面部識別技術,引發市民對香港越來越接近大陸式監視的擔憂。抗議者戴上口罩、破壞了閉路電視攝像機,拆除了智能燈柱,並用雨傘做掩護。香港當局本月祭出《緊急法》禁止港人戴口罩,卻引發更多暴力事件。

區議員、民權陣線前領導人梁穎敏(Bonnie Leung)說:「香港人害怕被閉路電視攝像機捕獲。」 「為什麼人們仍然戴著口罩?因為受到警察的監視。」

香港政府和警方尚未公開確認他們是否正在使用該技術來監測抗議活動。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Patrick Nip)在6月表示,沒有政府部門採購或開發自動面部識別-CCTV系統或將該技術應用於CCTV系統。

聶德權辦公室將有關面部識別技術的所有問題轉交給警方,但警方並未回應多項置評請求。

IOmniscient也拒絕評論香港警方是否使用其面部識別技術。該公司表示,其技術還具有將身分隱匿的功能。據該公司稱,其系統在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使用,總收入中只有一小部分來自香港,由於隱私問題以及與其它城市相比攝像頭數量較少,香港的商機相對有限。

「如果信任徹底崩潰,那就是問題」

香港隱私法比內地更為嚴格,必須告知公眾是否受到監視。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法律教授斯圖爾特·哈格里夫斯(Stuart Hargreaves)的說法,如果當局將面孔或名字與身分標記相匹配,那將屬於隱私條例;但是,如果數據被用於偵查或預防犯罪,則警察可以要求豁免。

哈格里夫斯說:「警方只是使用這項『面部識別』技術、通過視頻剪輯,查找『已知人士』,還是正在使用某種自動化人工智能系統?事實是我們根本不知道。」

彭博新聞報導,港府部門人員告訴莫乃光議員(Charles Mok),儘管尚未啟用面部識別功能,具有面部識別功能的杭州海康威視攝像機已安裝在包括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大樓的一些建築外部。自抗議活動開始以來,該部門告訴他,已將其攝像機拍攝的錄影帶發送給警察七次。

莫乃光在信息技術行業工作了二十多年。他說:「整個事情是,你對政府擁有你的數據信任嗎?」 「如果信任徹底崩潰,那就是問題。」

香港企業退出智能燈柱計劃

8月24日,香港觀塘大遊行再爆發激烈警民衝突,有抗議者鋸毀智慧燈柱。泛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隨後在臉書發文,曝光燈柱疑似裝有中共「天網」監控系統。

「立場新聞」當時報導,在遊行快將完結時,有抗議者包圍燈柱先割斷電線,再以切割器鋸斷拉倒其中一枝燈柱。隨後有抗議者以利器打破燈柱內的電子儀器,發現燈柱內藏網路傳輸線及記憶卡,懷疑燈柱能傳送監控資料到其它地方。

「香港眾志」指,燈柱當中安裝的藍芽定位器「SPLD01」,其製造商為香港的「TickTack Tech」,和上海三思路燈同名,而上海三思路燈正為中共天網工程承辦商之一。

對此,香港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8月25日凌晨2時50分發新聞稿稱,供應商訊科系統有限公司是本地企業,職員皆是港人。

Ticktack Technology Limited(訊科系統有限公司)也在網頁澄清,指早前更新公司網頁內容時,內部人員誤把另一項目的供應商,即上海三思的連結至其公司主頁。該公司稱,與上海三思並無任何股權或從屬關係。

彭博社10月23日報導,在抗議者搗毀TickTack Technology的至少一個智能燈柱後,該公司退出了智能燈柱計劃,TickTack發言人在電子郵件中說:「我們希望在事情降溫之前保持低調。」

香港創新及科技局在一份聲明中說,它對本地企業停止技術供應感到「深切遺憾」,稱其對本地創新是「嚴重打擊」。香港政府否認路燈柱具有面部識別功能。

海康威視發言人則表示,其產品是通過第三方出售,因此無法確認相機位置或是否打開了特定功能。

22歲的學生安格斯(Angus)戴著口罩和黑衣服,他在宣布禁令的那一天說:「政府只是在試圖剝奪我們的權利。」「它們只是中國(中共)政府的工具。我們不想成為中國(內地城市)。」

根據Comparitech的估算,世界上最受關注、使用面部識別系統的五個城市都在中國大陸,而排名第一的重慶市每千人擁有約168個攝像頭。#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10-24 3: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