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校園霸凌嚴重 4成男生遭暴力攻擊

校園霸凌(bullying)這字眼經常出現在新聞報導中,校園暴力比較少見報,但是,這問題其實相當嚴重。(istock)

人氣: 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編譯報導)校園霸凌(bullying)這字眼經常出現在新聞報導中,校園暴力比較少見報,但是,這問題其實相當嚴重。

CBC最近與研究機構Mission Research合作的調查結果,令人吃驚。該調查採訪了4,000名加拿大年輕人,其中一半人年齡在14到17歲之間,在獲得父母同意後提供了反饋;另一半人的年齡是18至21歲,他們對自己的校園經歷記憶猶新。

結果發現,41%男生在高中時曾遭受過身體攻擊;1/5男生曾被人以武器威脅。

將近50%高中生沒有報告他們的經歷或目睹的暴力行為。

校園暴力似不計後果

去年9月12日,在安省溫莎市,就讀於W.F. Herman Academy 9年級男生特魯德爾(Jayden Trudell)剛走出學校,一個高年級的男孩從後面走上來,揮拳重擊特魯德爾的頭部,把他打暈。

然後,魯德爾被拽起、摔下,他的頭反复撞到人行道路面。視頻所示,他躺在地上沒有了反應,但毆打仍在繼續。

魯德爾被打得顱骨骨折、腦出血、聽力受損,花了幾個月時間才恢復。襲擊者被開除,被指控並最終被判有罪。

在安省漢密爾頓的Sir Winston Churchill中學,今年10月7日發生了14歲男生布拉奇·塞爾維(Devan Bracci-Selvey)遇刺身亡事件,分別為14歲及18歲的兄弟被控一級謀殺。警方對該案一直守口如瓶,CBC調查揭示一些案發過程的細節。

死者母親莎莉(Shari-Ann Selvey)接受訪問時稱,她兒子在上學第二天便遭到欺凌,和他的2個朋友一起,被一群大男生(1人除外)追打。

10月7日那天,塞爾維和他的朋友們再次被追打,這次是想搶他們的自行車。當時塞爾維叫朋友先跑,把自己的自行車留下,以保住朋友的自行車。

CBC調查發現,這些受欺凌學生的家長已經多次向學校反映情況。家長稱,校方對他們說,會與相關學生談話。但是,欺凌沒有停止。

該調查發現,在全國14∼21歲學生中,有超過三分之一,在高中之前,至少遭受過一次身體攻擊。

大多倫多地區是加拿大學生最多地方,也是全國高中學生暴力事件發生率最高地方。校園學生暴力事件發生率最低地方,是魁北克省。

四分之一女生經歷過性騷擾

26%女生在學校經歷過她們不希望發生的性接觸;四分之一學生在7年級之前,首次遭受性騷擾或性侵犯。

有些受訪者的反饋令人吃驚。一名受訪者在調查後的評論部分匿名寫道:「你會很難找到一個其乳房或屁股沒被人抓過的女孩。」

另一名受訪者寫道:「對著一群在午餐時聊天的女孩,一個男孩露出了他的陰莖……真噁心。」

對首次遭受性騷擾或性侵犯,1/25受訪者稱,他們在4年級首次遭性騷擾或性侵犯,在7年級首次遭遇這類事的佔1/8,9年級的比率最高,達到15%。

調查顯示,7∼10年級,不情願的性接觸首次出現的風險最高,然後逐漸下降。

這種事在男生身上也有發生。比如一名受訪者在反饋中稱,在一支籃球隊裡,他們強迫一名男生……用掃把棍插在他的屁股上。

調查發現,校園性騷擾最嚴重的地方,是草原省份,達三分之一,高於全國四分之一的平均值。

學校無足夠重視

2017年9月,14歲的德魯納(Taza DeLuna)在安省Collingwood一所中學的走廊裡,遭兩名學生襲擊,而另一名學生則站在旁邊用手機錄像。

CBC報導稱,該視頻仍在網上,一個學生用拳擊打德魯納頭部,用腳踢他,然後看到另一名學生把德魯納推開。

德魯納說,當時他暈過去了一會兒,然後發現自己的頭在流血。開始時,是一群男孩叫著他的名字並跟在他後面。後來,「他們把我抱起來,用我的頭去撞門框」。

後來,德魯納自己來到校長辦公室,卻發現有一名攻擊他的人已經在那。德魯納說:「副校長只是告訴我,去洗掉我頭上的血。」

最後,是德魯納的母親把他送到醫院。他的腦後被打裂,兩側肋骨和背部都有明顯瘀傷。

安省在8年前頒布法律,要求教育局必須向教育廳報告此類暴力事件。

CBC報導稱,他們發現,德魯納被攻擊事件,沒被Simcoe County教育局記錄在案。更嚴重的是,對安省教育廳的官方學校暴力統計數據做分析後發現,自2011年以來,安省至少三分之一教育局上報的數據,存在缺失或不一致的問題。

其中包括:18個教育局的暴力事件數量,有幾年是零;8個教育局在連續2年之間的暴力數量,增減幅度極大;4個教育局在數年中,完全沒有提供任何信息;在上一學年中,全省教育局共報告了2,124宗暴力事件,其中77%教育局報告了「零」個暴力事件。

Simcoe County教育局副局長丹斯(John Dance)告訴CBC,德魯納被攻擊事件沒被記錄下來,是一個「文書錯誤」。

渥太華大學暴力預防專家瓦蘭科(Tracy Vaillancourt)表示,政府記錄裡有這麼多「零」,與全國性及本地性的調查結果完全不一致。

對調查結果,安省教育表示,政府會每年審查教育局提交的數據,有疑問時會向教育局提出。「教育局不報告暴力事件,這顯然是不可接受的」。

全國範圍內,只有一半的省和特區對校園暴力有清楚定義,並要求學校報告暴力事件。除了安省外,只有新斯科舍省、努納武特區和育空特區的政府,收集並分享他們的校園暴力統計數據。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