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參加二戰祕密行動 加國最後一名華裔隊員辭世

黃漢克在二戰時參加了加國祕密任務團隊。(加拿大華裔軍事博物館圖片)
人氣: 8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8日】(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編譯報導)作為二戰時期加拿大「遺忘行動」(Operation Oblivion)的華裔隊員之一,漢克.黃(Hank Wong)在接受這項祕密行動的時候被告知,如果任務失敗,可以咬碎藏在牙裡的氰化物藥丸自殺。黃沒有接受氰化物藥丸,但他毫不猶豫地簽字成為行動隊隊員。

據《環球郵報》報導,幾十年來,加拿大人幾乎不了解「遺忘行動」,也不了解黃及其他12名精選的華裔隊員,他們連名字都沒有,只是一個編號。當年,儘管他們中大部分人在加拿大出生,卻不能成為加拿大公民。由於種族歧視,為華人的漢克.黃最初還被拒加入加拿大軍隊。

黃及其他華裔戰士為加拿大出戰,用生命爭取到華裔加拿大人的公民投票權,使得「遺忘行動」成為二戰中最引人注目的故事之一。官方對此事的保密時間超過25年,以及在軍方完全找不到書面記錄,都這些沒能遮蓋住這段歷史。

當原子彈在廣島和長崎投下,日本突然投降時,黃和仍在等待行動的士兵發現他們被遺忘並被困在澳大利亞了。他們自己想法乘坐貨運船返回了溫哥華。

2014年公映的紀錄片《遺忘行動》,由加拿大著名演員柯姆.菲爾(Colm Feore)擔任解說,讓那段歷史大白於天下。

百歲辭世

作為「遺忘行動」的最後一名倖存者,黃先生已於今年10月10日去世,他還差不到一個月就100歲了。

黃的全名是亨利.亞伯特(漢克).黃(Henry Albert(Hank)Wong),1919年11月3日出生在安省倫敦。父親湯姆.黃(Tom Wong)與前妻方秦義(Chin Yee Fong,音譯)從中國廣東省的一個貧困村莊移民到加拿大,與湯姆的兄弟萊姆(Lem)團聚。 萊姆剛開了家餐館。

萊姆的餐館可不像遍布加拿大的中餐館,而是位于安省倫敦的一家高端餐飲店,以壓花餐具和現場音樂為特色。在1920年代初期,年輕的蓋伊.倫巴多(Guy Lombardo)及其著名樂隊是那裡的常客。

黃的母親在他幾個月大的時候,死於西班牙流感。由於父親照顧不了三個孩子,黃被父親送到當地的一家孤兒院,直到他逐漸長大,可以在餐館工作時,才搬回店內的樓上。由於倫敦的加拿大華人很少,當年黃幾乎沒有經歷過很多卑詩省華人所遭受的公開的種族歧視,至少在戰爭開始之前如此。他和一些密友都去報名參加海軍,但因為不是白人被拒了。他沒有氣餒,最終成了一名武器教官,奔波在哈利法克斯到卑詩省的軍事要地之間。

黃1944年休假時,回到安省南部,幫助突然喪偶、獨立養育四個孩子的姐姐。姐姐在帕默斯頓(Palmerston)經營一家小餐館。一天晚上,來了一位神祕客人,點了炸魚和薯條,但到關店時還不走。黃獲悉,加拿大要組建一個華裔敢死隊,深入日本占領的中國和香港執行軍事任務。

黃與表弟諾曼(Norman),以及後來成為第一位華裔國會議員的鄭天華(Douglas Jung)等13人,成為「遺忘行動」的成員。他們在卑詩省奧肯那根湖東岸的祕密訓練基地,接受爆破、森林求生術及無聲搏殺等技能訓練。黃的武器知識為他贏得了 「扳機」(Trigger)的綽號。

當年的祕密訓練基地,如今已成為一個名叫突擊隊海灣(Commando Bay)的歷史遺蹟。最後一刻,「遺忘行動」 的主要任務因故被取消。

黃在澳大利亞接受培訓時,遇到了富家女默特爾.奧霍伊(Myrtle O‘Hoy),兩人墜入愛河。戰後不久,這對夫婦在墨爾本結婚。由於《排華法案》尚未廢除,1946年夏天,她要求樞密院下令與丈夫團聚。他們育有兩女一兒,并有兩個孫子和三個孫女。

讓兒女欽佩的父親

兒子瑞克(Rick Wong)在談到父親的戰時成就時說:「這對他來說意義非凡。他出自一個小社區,在一家餐館里工作,沒見過世面,然後見識了世界,擁有了所有那些經歷和故事。」

他回憶道,父親對執行任務可能面臨的危險和死亡威脅泰然處之。黃曾說:「他沒想過那些,只是做他必須做的事情。」

但是那段經歷對黃來說,刻骨銘心。他在地下室裡仍保存著一盒引爆裝置,桌子抽屜裡放著一顆手榴彈和一把傘兵彈簧刀。

戰後,黃參加了工會運動,並與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長期合作。黃在倫敦的通用鋼鐵公司工作,擔任實驗室技術員。有很長一段時間,擔任當地工會的專職審核員。

瑞克說:「他從不迴避工人階級的出身。」 即使在「遺忘行動」中,也是如此。業餘時間,別人可能選擇打網球,但黃喜歡拳擊。◇#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