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公立教育歷史系列(四)

【名家專欄】杜威利用公立教育 讓人本主義取代了基督教

文/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翻譯/陳霆

1946年9月15日,肯塔基州浸信會教堂中的主日學。(Russell Lee/公有領域)

人氣: 8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這是探究美國公立教育起源系列文章的第四部分。

杜威John Dewey)被公認為「進步主義教育」之父,並深深影響美國的公共教育體系。杜威對信仰抱著空前的使命感,他的熱情與奉獻,甚至超越許多基督教傳教士與伊斯蘭聖戰分子。最終,他著手說服美國人接受他的信仰觀。

就像其他較早的集體主義者,杜威選擇了受政府控制的教育作為武器。經過了一個多世紀,杜威和他的門徒已獲得了重大的勝利。

在杜威準備發動他的信仰之戰,以侵蝕美國人的宗教觀與個人主義時,美國是世界上最虔誠的基督教國家之一。對當時的美國人來說,教堂與聖經都是生活與教育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基督教國家

1643年,美國最早的移居者在《新英格蘭聯合殖民地憲章》(the 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 of the United Colonies)中宣示,「我們基於共同的目的來到美洲,亦即:推展主耶穌的國度,並在純潔與和平中,享受自由的福音。」

幾個世紀以後,這樣的想法仍是普遍的觀點。1856年,在聯邦體制中最能直接代表人民的眾議院表示,「我們的體制中最重要的傳統,就是人民對純正教義的信仰,以及耶穌基督福音中的神聖真理。」在此前後,國會發表了許多相似的聲明。

1892年,聯邦最高法院甚至在「聖三一教堂起訴美國」一案中宣判,美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

直到1970年代,九成的美國人仍自認為是基督徒。然而到了今天,只剩下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自認是基督徒,而且這個數字還在逐年下降。

目前,即使在「聖經帶」(Bible belt),每週也只有不到一半的美國人會上教堂。在某些州,教會的出席率也下降至20%以下。(譯注:「聖經帶」是美國南部一個大致的範圍,在這個區域內,各個教派的教堂出席率普遍高於美國的平均。)

然而,據尼西米協會(Nehemiah Institute)與其他機構的調查研究,即便是自稱為基督教徒的美國人,大多數都不相信幾世紀以來,定義了美國的聖經世界觀(Biblical worldview)。

隨著基督教與聖經世界觀的衰落,美國人建立的自由政治制度也逐步被破壞。

在美國基督教快速從內部崩潰的過程裡,杜威可能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最終,這種基督教的崩潰也擴及了整個西方世界。

人本主義宣言

在本系列的上一篇文章中,記錄了杜威有名的集體主義觀點,包括他對蘇聯的著迷,且渴望從根本上把美國改造成社會主義國家。

杜威改造美國的基礎,是由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於1800年代早期所奠定,歐文的著作也啟發了普魯士政府的教育控制政策。幾十年後,追求集體主義和烏托邦理想的霍拉斯·曼恩(Horace Mann),在擔任馬薩諸塞州教育廳長時,將這種國家主義的教育系統引入美國。

杜威掌握了曼恩構築的成果,並混合了蘇聯式概念與心理學,大大提升了這個教育系統的影響力,最終從根本上改變了美國。

本系列的前一篇文章,聚焦於杜威的政治、經濟和教育的觀點,然而,他的信仰更是一塊關鍵的拼圖,並與上述的其他觀點密不可分。並且,杜威通常被認為是「無神論者」,但實際上遠不只於此。

這位備受矚目的改革者,並沒有試圖向大眾隱瞞他的宗教觀。事實上,他是簽署第一版《人本主義宣言》的關鍵人物。這份重要的宗教文件,在本質上混合了無神論,以及對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狂熱,從而創造了對任何時代都極具危險性的宗教之一。(譯註:《人本主義宣言》於1933年,由Raymond Bragg撰寫,並徵集了34位簽署者。宣言中肯定了無神論,將傳統宗教視為文化活動,並認為人文主義可取而代之。其中,第1314條,涉及了社會制度的重組,並否定了自由主義的價值。)

這個「新宗教」的第一個宗旨,即對聖經和當時盛行的正統宗教信仰,進行公開、直接的攻擊,且特別否定了聖經第一節中的神創論:天地由全知全能的上帝所造。

「宗教人文主義者們認為,宇宙是自存,並非被造。」宣言第一條這麼寫道。值得注意的是,杜威和同伴們誠實表示,他們的信仰系統事實上是一種「宗教」。

除了對宗教的巨大影響外,《人本主義宣言》的政治和經濟意義也很深遠。

社會主義目標

美國開國元勛們在《獨立宣言》中清楚表明,上帝創造了人類並賦予他們不可剝奪的權利,這是個「不證自明」的真理。事實上他們也說,政府存在的目的就是要保障神賦與人的生命、自由等權利。

杜威的宗教信仰是無神的。既然沒有神,天賦人權就不存在。事實上,杜威公開反對人們有「不可剝奪」的權利,如:私有財產權等等。畢竟,如果神不存在,那麼任何人都沒有至高無上的理由,擁有「不可剝奪」之權,也沒有神能禁止人們竊取財產甚或謀殺。這就是極權統治的秘方。

《人本主義宣言》中也清楚闡釋了,無神論背後的社會主義和集體主義思想。

「人文主義者們堅信,鼓勵追求個人利益的社會已顯得不足,在方法、控制與動機上,必須做出徹底的改變」,他們寫道,「必須建立一個社會性的、互助的經濟秩序,讓財富資源能平均分配。」

這種說詞,與20世紀的共產獨裁者們如出一轍:以利潤為動機是壞的,因此必須實行徹底的變革,包括生產資料公有制(譯註:生產資料,means of production,共產主義用語,意指進行生產時所需要使用的資源或工具)。對諸如:卡斯楚(Fidel Castro)、列寧、毛澤東、史達林、波布(Pol Pot)、查維茲(Hugo Chavez)、馬杜洛(Nicolas Maduro)和朝鮮金氏家族等統治者來說,這也是一貫的願景與準則。在這些觀念的強制實行下,直接導致了無數人的死亡。

然而,美國基督徒們相信個人主義,並熱愛上帝與神賦予的自由,幾乎不可能放棄他們根深蒂固的信仰與得之不易的自由財產權。因此,杜威和他的追隨者們了解到,「教育」是改變人們態度的關鍵。

不過,它得靜悄悄的完成。「變革必須逐步實現」,1898年杜威撰文呼籲應更重視集體主義時寫道,「過分強勢推行會招致強烈反彈,有損於最終的成功。」

成為一種國教

與杜威志同道合的查爾斯·波特(Charles F. Potter),也是《人本主義宣言》的簽署人之一。他清楚說明了當時很少美國人願意了解的概念,「教育乃是人本主義的盟友,每所公立學校都是人本主義學校。」他在1930年的著作《人本主義,一種新的宗教》(Humanism, a New Religion)中寫道。

「那些只教一小部分孩子、每週集會一小時的主日學,要拿什麼來抵擋一週五天的人本主義教學浪潮?」波特諷刺地問。事實上,正如波特所深知,當然是什麼辦法也沒有。

在波特發表這番高論的數十年後,美國最高法院將這一切合法化。儘管從有公立教育以來,在數百年之間信仰都是美國教育的核心,並獲得了州政府與地方當局的認可。但突然之間,學校中的聖經與禱告竟然被認為是「違憲」的。

據推測,在學校使用聖經進行禱告,意味著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有關不准確立國教的條款。法學邏輯(或缺乏邏輯)迫使法庭讓自己拐了好幾個彎。

受過良好教育的民眾,應該要能識破這個騙局。畢竟,在《憲法第一修正案》通過之後,許多州確實都興建了教堂。(譯註:第一修正案通過後,法院多次裁定美國聯邦土地上的宗教紀念建築物,並沒有違背「政教分離」條款。)

但是,在教學水平持續下降與人本主義在校宣傳數十年之後,這一改變美國的重要決定,被許多民眾溫和地接受了。

至少,一位大法官波特·斯圖爾特(Potter Stewart)瞭解真正的情況。「禁止宗教活動不是在實現國家中立,而是在建立世俗主義宗教。」他在異議意見書(dissent)中寫道。他用「世俗主義」來描述杜威等人提到的人本主義。

總而言之,美國最高法院在維護憲法的表面之下,做了憲法應阻止國會做的事情。它建立了國教,並迫使美國人民用稅收支持它,更有甚者,付出孩子們的教育。

《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理由很明確,創立者擔心某些新教教派,可能試圖將自己確立為官方國教。這些開國先驅們永遠想不到,建國不到兩世紀,在這個新興的基督教國家中,他們所創建的機構即通過公共教育與司法命令,將反基督教的人本主義強加於人民之上。

到了今天,美國各地的公立學校在宗教問題上都假裝「中立」。他們向兒童灌輸人本主義信仰,彷彿人本主義不是一個宗教信仰體系。然而,杜威和他的人本主義朋友們卻認為這是一種宗教,而且奧勒岡州的聯邦法院也是如此。

最近在2014年,奧勒岡州的聯邦法院宣布了同樣的想法,「法院查明,世俗人本主義是政教分離條款下的宗教。」安切·哈格提(Ancer Haggerty)在判決中寫道。本案與學校無關,但與教育高度相關。(譯註:2014年,聯邦監獄中的人本主義者們,要求享有與其他宗教徒同樣的權利,得以在獄內成立人本主義研究小組。法官裁定人本主義符合《憲法第一修正案》定義下的宗教。)

如今,杜威的宗教信仰,藉由不知情的老師們,在不經意間灌輸到每位就讀公立學校的孩子心中。現在民意測驗始終顯示,超過一半的美國年輕人自認為是社會主義者。杜威將為此感到自豪,但美國人應感到憤怒。

公立學校的起源:集體主義與失敗
霍拉斯·曼恩如何摧毀傳統教育與美國
約翰·杜威如何利用「公共教育」破壞自由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亞歷克斯·紐曼(Alex Newman)是屢獲殊榮的國際新聞工作者、教育家、作家和顧問,並與人合著了《教育者的罪行:烏托邦人如何利用公立學校摧毀美國兒童》。他還擔任自由前哨媒體(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執行長, 並為美國和國外的各種刊物撰寫文章。

原文Dewey’s Public Schools Replaced Christianity With Collectivist Humanism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10-29 10: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