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犬義犬報恩記

文╱張卉中

清 郎世寧《十駿犬圖》之睒星狼。(公有領域)

  人氣: 412
【字號】    
   標籤: tags: , ,

以下孝犬和義犬兩則故事分別摘錄自《虞初新志》卷十二和卷七,相較之下,身為萬物之靈的人,有些尚未必能若此知恩圖報。

母犬報恩教子 乳犬行孝回報

孝犬,是廣東東莞縣隱士陳恭隱家的母狗,色白而尾赤色,四足皆黑。恭隱悲痛父親亡於國難(註:明朝覆滅),決心不求功名,隱居山中,以吟詩飲酒自娛,不與時人往來。犬跟隨恭隱,片刻不離。

每次外出,犬先行數百步,似在前引導。每遇豺狼蛇虎,則速返,咬住恭隱衣衫往回拖,似阻止他向前走。恭隱領悟,就轉身往家返。犬又跟在其後,離十步,大聲吼叫,像在護衛,常年如此。夜間則於房舍前後巡迴且吠,整晚不停息。

過幾年,犬產下五胎,皆為雌犬。長大後,恭隱分贈前後左右鄰家畜養,都能看守門戶不懈怠。一年多之內,母犬每日前往各家,視察乳犬一圈,像在訓子要勤勉。有食物時,乳犬總是讓母犬食。等乳犬壯大,母犬就不再前往探視,而乳犬則每早都來恭隱家探視母犬。

又數年,母犬得皮膚病,消瘦將死。乳犬每天齊來,爭相舔舐母犬病處,直至痊癒。每逢元旦,五乳犬總是齊來,繞母犬搖尾,似為母犬賀歲。後來母犬死,五乳犬皆哀號不止。恭隱憫之,將牠埋葬於後山。五乳犬每早總是齊往埋葬處哀號,如是者數年不輟。

故事中,孝犬忠心護衛主人,同時展現大家長之風範,以致幼犬都能各自盡忠職守,兼而回報母愛,交織出世間的溫情。

義犬智擒凶手 報答救命恩人

萬曆二十四年秋天,有太原客從南方做完生意回來,囊中裝著五六百金。路過中牟縣境,在道旁休息。有少年人,以棍棒扛犬而至,也在那休息。犬向客咿啞不已,狀似求救,客買下犬放生。少年窺見客行囊沉重,偷偷走在偏僻處,以棍棒搏殺,將客拖至橋下水中,用沙葦掩蓋,背負行囊而去。

犬見客死,暗中尾隨少年至其家,識別後就前往縣中。適逢縣令升座,衙門肅穆,犬逕自向前據地哀號,狀似哭訴,驅之不去。縣令曰,「有何冤?吾派遣差役跟隨。」犬引導差役出行,至客死處所,對水而吠。差吏掀開沙葦看見屍體,回去呈報,但未擒獲凶手。

犬再次到衙門,哀號如故。縣令曰,「若能知賊所在,將派遣差役跟隨。」犬又出,縣令再次派遣數名差役尾隨而去。行二十餘里,至一僻村人家,犬逕自進入,碰到一少年,跳上去咬其臂,衣碎而沾滿血。差役將其拘捕到縣,少年供出殺客情節。問其金,尚在,於是去他家提取。因於行囊中獲小冊子,得知客所屬縣市姓名。縣令給少年治了罪,而將行囊登記入庫。

犬又到縣令前吠叫不已,縣令推想,客死,其家仍在,這不就是囊中金之歸宿?犬吠,不就是為此事而來?於是又派遣差役前往太原,犬亦跟隨而去。到達後,其家人方知客死,又知囊中金無恙,大感哀慟。客有子,整裝偕同差役至衙門,賊已病死獄中。縣令取行囊核驗後,交付客之子。犬尾隨客之子扶櫬返鄉,還往數千里,旅程中食宿與人無異。

犬為報恩,未立即與凶手搏殺,而是冷靜觀察,尾隨,向衙門求救,往來幾回合,不但將凶手繩之以法,還將客之金歸還其家人。義犬可謂智忍雙全。@*#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