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祕中共大推區塊鏈的目的和前景

21日晚,區塊鏈媒體迎來了大地震,眾多區塊鏈媒體公眾號遭集體封號。(JACK GUEZ/AFP/Getty Images)
人氣: 40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7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中共高層日前熱捧「區塊鏈」,稱其為「未來國家發展方向的重要核心」之一,不禁讓外界大跌眼鏡。近年來隨著比特幣的大起大落,「區塊鏈」在被扣上各種「顛覆性技術」神祕光環的同時,也被不少專家視為名不副實。區塊鏈,是中共「彎道超車」的新方向,還是挑戰美元的突破口?本文試著揭開中共區塊鏈戰略上的迷霧,一窺背後真相。

區塊鏈的初心:「去中心化」建立信任

區塊鏈,源自加密貨幣比特幣」的分布式記帳技術,其核心理念是「去中心化」,即通過分布式記帳和智能合約,構築時序不可逆轉的數據(區塊)鏈。

分布式記帳,是指每個區塊鏈用戶都可以參與記帳,並同步數據,每個用戶都成為分布式節點;區塊鏈因此具備開放透明、數據共享的特性。

智能合約,是指區塊鏈用戶所進行的交易,自動執行以計算機代碼設定好的條款,無需中介,自我驗證;因此區塊鏈數據具備不可篡改、易於追溯等特性。

區塊鏈的這些特性,被部分技術和投資專家相信,它可以解決人類經濟活動中的一個難題,那就是信任。

以中共貪官為例。某官員掌管當地帳簿,肆意修改帳目,貪污稅金;這種帳簿可以說是以中共貪官為中心。老百姓對帳目情況一無所知,但看到貪官窮奢極侈的生活後,必然難以相信政府和官員。這就是社會管治領域中的信任危機。

如果應用了區塊鏈技術,帳簿不再由官員掌控,而是每個人都有權參與記帳和管理,且人人都保有一個同步更新的帳簿副本;那麼貪官再想在帳簿上動手腳貪污就很難,大家也不再懷疑帳簿的真實性。這,就是所謂的區塊鏈去中心化,看起來能夠解決信任問題。

數據進入區塊鏈後,變成開放共享,不可被篡改,且易於追溯,無需第三方驗證,這種機制能為許多領域的交易活動提供信任基礎。因此區塊鏈雖出身於比特幣,但在實踐中正被開發出越來越多的應用。

區塊鏈在海內外 冰火兩重天

中共高層在最近的集體學習會上說,區塊鏈已應用於數字金融、物聯網、智能製造、供應鏈管理等多個領域。不過,目前區塊鏈最熱門的應用是數字金融。

2016年12月,中共國務院發布《「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首次將區塊鏈技術列入發展規劃。僅2016年至2018年8月期間,中共各地政府向區塊鏈投資了35.7億美元。如今區塊鏈更被中共高層集體學習,升至「國家戰略」。

2018年6月25日,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公司(支付寶),在香港推出了全球首個基於區塊鏈的跨境匯款服務,從香港匯款至菲律賓,耗時從以前的10分鐘到幾天不等,縮短至數秒。支付寶是中國大陸積極投身區塊鏈的眾多公司之一。

但在中國之外,區塊鏈並未獲追捧,數字貨幣甚至備受冷遇。

全球最大的社媒公司臉書(Facebook)今年6月推出了基於區塊鏈技術的Libra數字貨幣。雄心勃勃的Libra計劃,初面世便遭各方質疑,民眾擔心Libra泄露隱私,各國政府和商界則擔心Libra壟斷。

與海外截然相反,在中國大陸,數字貨幣獲中共全力支持。

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曾表示,中共或是全球首個發行央行加密貨幣的政府。2019年9月,央行行長易綱回應「何時推出數字貨幣」時稱,中共數字貨幣尚無時間表,目標是替代部分現金,但不預設技術路線,既可以考慮區塊鏈,也可以採取現有的電子支付為基礎演變出來的新技術。

透視中共推廣區塊鏈的真相

區塊鏈最重要的核心屬性,就是「去中心化」,它被設計出來的初始目的,就是要去掉政府這種「中心」。

矛盾的是,意圖「黨控制一切」的中共,為何力捧區塊鏈?

2019年8月,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曾透露,儘管加密貨幣的自然屬性是「去中心化」,但中共數字貨幣將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也就是要保證央行(中共)對貨幣的控制。

中共金融高官的表態,泄露了中共區塊鏈戰略的背後居心,即借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實現中共對全社會的「中心化」控制。中共想利用區塊鏈加強對貨幣,對物流,對人員,對信息,乃至對全社會的控制。

區塊鏈自身的信任危機

區塊鏈的應用,說白了就是解決不同行業中的信任危機。區塊鏈在海內外冰火兩重天的境遇,依然是由於信任問題,區塊鏈,真的能解決信任危機嗎?

一種推崇區塊鏈的流行觀點稱,包括5G在內的互聯網,傳輸的只是數據信息;而區塊鏈賦予數據分布共享、不可篡改、時序追溯等特點後,傳遞的就不僅是數據,更是價值、被賦予了價值的數據鏈。這就是所謂的互聯網傳輸信息,區塊鏈傳遞價值。

區塊鏈在不同領域中的應用,就是將不同行業的資產或交易信息上傳到區塊鏈,從而解決交易活動中信任問題的過程。

例如國際匯款,應用區塊鏈後,匯款能夠越過重重金融結構的認證和中轉流程,點對點直接傳遞給收款方。又比如國際貿易,進口商、出口商、貨運方、保險公司、海關等眾多參與方,能通過區塊鏈實時了解、更新物流進程,從而節省大量的時間和費用。

不過,既然區塊鏈看似能完美解決信任危機,為何發達國家不去搶占先機,只有中共積極推進?

臉書在Libra上的遭遇,其實點明了關鍵。作為數字貨幣發行方,Facebook即使是全球第一的社媒巨頭,也難獲各方信任。為解決信任問題而誕生的區塊鏈,在現實中不得不面對自身的信任危機。

因為,區塊鏈可以通過去中心化,保障鏈上數據的信任問題;但在區塊鏈之外,信任如何得到保障?

其一,區塊鏈數據上鏈後無法被篡改,但在數據上鏈前呢?

實體經濟活動產生的數據是在線下產生,但它們被錄入到線上(上鏈)時,數據錄入者是可以隨意篡改數據、進行造假。

例如,在中共默許下,中國大陸假貨橫行,淘寶、阿里巴巴,甚至海外的亞馬遜和eBay都充斥著中國造的假冒偽劣商品。在這種背景下,無論是什麼產品,或書籍影音等知識產權,在被上鏈時,在被造假者作為正品錄入時,誰來保障真實性?至少在中國大陸,中共體制肯定不會保障數據真實和交易信任。並且,在中國大陸目前是世界工廠的大環境中,海外各國同樣難以解決區塊鏈下的信任問題。

其二,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同樣受限於鏈上,在現實中難以抵禦鏈下「中心化」的影響和滲透。

區塊鏈平台的發行方或交易所,相較於區塊鏈普通用戶而言,自然擁有更大的影響力,會形成區塊鏈的鏈下「中心」;然而一旦形成了現實中的中心,就增加了漏洞和風險。

例如,如果中共成為區塊鏈平台發行方,它可能基於政治目的侵入自己的區塊鏈,而這在技術上並不困難。

即使是純商業的發行方或交易所,也可能因為遭受黑客攻擊,而將區塊鏈置於危險之中;例如近年來各大加密貨幣交易所頻繁遭黑客攻擊,損失慘重。

正是因為現實中,區塊鏈自身的信任危機都沒法得到解決,所以除了中共等個別政權外,目前國際社會對於區塊鏈更多的是繼續研究、探索。

中共推區塊鏈的目的和前景

簡單了解區塊鏈可知,如果不介意區塊鏈自身信任危機的話,它的「去中心化」特質的確可以在很多領域得到廣泛應用。尤其是在中共輿論宣傳的推動下,區塊鏈很可能會被加速應用到越來越多的行業中。

這可能就是中共推進區塊鏈的現實目的,煽起民眾和商界對區塊鏈的盲目信任,將中共發行或控制的區塊鏈平台,滲透到社會各個領域。然後,中共通過現實中的權力來影響、控制各個區塊鏈,從而實現中共對全社會的「中心化」控制。

當然,要達到這一目的,關鍵在於對區塊鏈平台的掌控,比如說海外的區塊鏈平台若進入中國,就很可能不受中共控制。

所以中共熱捧區塊鏈的動機之一,就是要在國內搶先布局區塊鏈平台,以防止海外或不受控制的民間區塊鏈的興起。

不過,從長遠看,中共的區塊鏈戰略可能還瞄準了海外。中共或許打算帶上區塊鏈這塊「信任」假面具,加強對海外的滲透。

其中一個引人注目的焦點,就是中共會否利用區塊鏈,向美國發起金融戰,或抵擋美國的金融制裁。

去年中共通過支付寶,在香港測試了區塊鏈技術的國際匯款業務,就被認為是在試驗越過SWIFT的國際清算系統。

SWIFT(環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運營著世界級的金融報文網絡,全球絕大多數銀行都通過SWIFT系統進行國際清算。美國政府對SWIFT擁有重要的話語權,曾將朝鮮和伊朗踢出SWIFT系統,從而切斷了兩國與外界的資金往來。

對於正在與美國進行貿易戰的中共而言,SWIFT無疑是巨大威脅,而區塊鏈技術可以讓中共的銀行系統越過SWIFT,直接與國際進行資金結算,或能增加中共發動金融戰的底氣。

同理,中共積極推進數字貨幣,以及向一帶一路國家輸出區塊鏈金融平台等等舉動顯示出,中共正試圖發展區塊鏈金融體系,來滲透、控制那些可能接受中共數字貨幣或區塊鏈平台的國家的經濟。

不過,儘管中共在區塊鏈的投入、發展和應用上處於領先,但這並不意味著區塊鏈一定能給中共帶來先發優勢。因為成就區塊鏈的,從來都不是技術,而是「信任」。而蔑視普世價值和國際規則,劣跡斑斑的中共,最缺乏的就是國際社會的信任。

無論是中企推出的各種區塊鏈平台,還是中共將發行的數字貨幣,在海外能贏得幾分信任,吸引幾家參與?打上了中共烙印的區塊鏈,代表著信任機制遭破壞,難以走出國門。#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9-11-07 7: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