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監控延伸香港 港人拒絕

香港抗議者10月3日在太古地鐵站打破了監視攝像機。(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人氣: 22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洪雅文編譯報導)在中國,香港是第一個反對北京監控技術的主要城市,也是最後一個尚未完全屈服其監管機制的地方。港人在18區裡不受任何計分、標記的拘束,不過香港人一旦踏入大陸深圳,北京就會立刻替他們打上評分。

《紐約時報》報導,香港的互聯網是開放而且不受限制的。在中國大陸,網絡系統的背後縱橫交錯著過濾器和檢查器,封鎖了外國網站並清理社交媒體的異議帖子。儘管兩地的實際距離僅步行之遙,但網絡鴻溝卻如深淵。

隨著香港的抗議活動持續到第四個月,這種看不見卻又嚴峻的技術牆隱約可見。這座半自治城市日益靠近「被技術封鎖和控制」的社會情況,已經引起抗議者對香港未來的擔憂。對於許多人來說,他們恐懼香港將陷入一個時刻受監視、隨處檢查和數位監控的陰影世界,這個世界許多港人在定期前往中國時曾親身經歷過。

香港人撐傘擋監控

香港抗議活動的象徵「雨傘」,現在在18區裡隨處可見。

雨傘在5年前成為香港抗議活動的象徵,港人當時使用雨傘阻擋胡椒噴霧,現在通常用來阻擋暴力攻擊,以及保護抗議者免受照相機和智能手機鏡頭的監控。7月下旬,抗議者將北京駐香港聯絡處前的攝像機鏡頭塗成黑色。

自那時候以來,香港示威者將監視攝像機砸得粉碎。在地鐵裡,監視攝像機經常被透明的塑料包裹所覆蓋,試圖保護現在被警方追捕的人。八月份又傳出,抗議者因為擔心智能路燈恐裝有人工智能監視軟件,而拆除路燈的消息。抗議者的反應凸顯了他們日益擔心來自北京的監控。

本週,抗議者在與警察對峙中爆發6月迄今最激烈的衝突,港人打開了遮陽傘試圖擋住從頭頂飛過的警用直升機的視野。一些民眾甚至派發反光聚酯薄膜黏在護目鏡上,使警方更難拍攝到他們。

「以前,香港不會使用攝像頭對公民進行監視。銷毀(監視)攝像機和(智能)路燈柱是抗議(監控)的象徵方式,」20歲的大學生、抗議者斯蒂芬妮·張(Stephanie Cheung)說,上個月一些抗議者將地鐵站的半球形攝像機鏡頭摔壞,她當時就站在旁邊。

「我們要說,我們不需要這種監視。」張說,「香港正在一步步走向成為中國(大陸)的道路。」

現年21歲的大學生湯姆·劉說,「當然,我們擔心相機(監控)的問題,如果我們輸了,攝像機會記錄我們所做的事情,他們可以浪費時間並在需要的時候結算(信用)分數。我們面前還有幾十年。」

一個國家 一個互聯網

香港的情況表明了北京監控技術目標的新障礙。中共在建立龐大的審查和監視機制時,將中國大陸與全球分開。從技術上講,大多數人(包括香港)仍然生活在一個看起來像美國的世界上;但在中國大陸,像臉書、谷歌和推特這樣的服務一律封鎖。中共面臨著要求港人放棄原先生活方式的挑戰。

報導指,北京政府已經花費了數十億美元,將人臉識別和電話跟蹤系統的龐大網絡編織在一起,加強了本來已算強大的審查和監視系統。中共當局的應用程序可以檢查中國其內部電話、註冊人員和執行紀律。互聯網警察有權質疑直言不諱的人。

「一國兩制」描述中國和香港分開的治理結構的簡寫,帶來了一個國家,兩個互聯網。而中共試圖撤消這個約定,對於許多港人來說代價過於龐大。

諸如中文訊息傳遞服務「微信」之類的應用程序,已經引起了人們的懷疑,而這些應用程序在香港被部分用戶用來跨境與人聯繫。

現年43歲的文藝從業者張關(Gum Cheung,音譯)因工作需求須往返到大陸工作,他說他在去年發現自己發給朋友的消息沒有通過後,就放棄了微信。「我們必須主動保持立場。中國大陸的整個互聯網都受到政府的監視。」他說。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CAC)沒有有關對互聯網審查影響的置評要求傳真作出回應。

在抗議期間,香港警方未回答有關監視抗議民眾的問題。

港警學習北京監控手法 加劇港人恐懼

最近幾個月,在北京政府的推動下,香港航空公司國泰航空仔細檢查了其員工的通訊,以確保他們不參加抗議活動。員工們的推特和臉書記下了他們所說的話。《紐時》指出,這是中共實行的一場宣傳運動,旨在改變香港的政治觀點。

香港警方已經基於數位通信的信息逮捕了抗議者,然後監控不知情的民眾手中的電話等電子設備,還建立了站點,試圖根據抗議者的社交媒體帳戶來識別他們。最近,警方甚至要求相關單位提供公共汽車的乘客數據,以查明逃離抗議者的地方。

抗議者日前呼籲警方發布8月在香港九龍地鐵太子站的虐待事件錄像。但地鐵運營商回應,由於可能拍攝到畫面的鏡頭被示威者摧毀了,除了一些屏幕截圖,他們還沒有發布錄像。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徐洛文(Lokman Tsui)表示,「信任制度是香港與中國之間的區別」。「(民眾)對政府和執法部門的信任正在迅速消失,同時人們對政府監督的恐懼和偏執情緒也日益增加,這使香港社會越來越像中國的社會。」

目前,港警已停止佩戴帶有姓名或號碼的徽章,警察的制服上裝有頻閃燈,試圖讓媒體、抗議者難以捕捉其圖像。抗議者則使用口罩遮住臉部,用激光筆照在警察攝像機的鏡頭上,以幫助其躲藏起來。#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10-04 4: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