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之都出發 大紀元網站總編黃萬青的故事

大紀元網站總編黃萬青(大紀元圖片)

大紀元網站總編黃萬青(大紀元圖片)

【字號】    
   標籤: tags: ,

黃萬青是一個紐約客。命運的安排,把他從江西小鎮帶到世界之都,從安靜的科學實驗室帶入紛繁的新聞天地。

「每天早晨,我睜開眼睛後,第一件事就是在手機上查看突發新聞,然後再看大紀元網站和工作平台,簡單處理一些緊急問題。最近大事頻發,說不定哪一天醒來就天翻地覆。」

星期一到星期六,黃萬青的日程和軌跡幾乎不變:他起床、洗漱,背上背包,從家走到地鐵站,搭乘地鐵去往曼哈頓中城的辦公室。在擁擠的車廂裡,黃萬青繼續看網、處理郵件,確定9點鐘例會的議程。手機失去訊號時,他便打開電子記事本,或是閱讀古代歷史或名人傳記。他從不浪費時間。

特殊選擇

黃萬青生長於江西省萬安縣芙蓉鎮一個清貧的家庭,從小吃苦耐勞,學習成績優異。1991年,他考入中南工業大學(現名「中南大學」)冶金專業,在美麗的嶽麓山腳下度過了本科和研究生的時光。1997年1月,黃萬青獲得了美國愛達荷大學的全額獎學金,負笈海外。據說,他是中南工大首個獲全獎自費出國的學生。

2000年夏天,黃萬青取得博士學位後,沒有順勢向名利進軍,而是前往亞特蘭大,和大紀元創辦者唐忠等人一起,走上了獨立辦報的道路。一批志同道合的美國華人,為著共同的理念,白手起家、迎難而上。

「中共搞一言堂,傾盡國家的力量打壓法輪功、侵犯人權,很少有媒體敢於為受迫害的團體或個人發聲,所以我們自己辦媒體,傳播真相。起初,人手和資金都很不足,我們沒有來自任何政府、財團、富豪的贊助,自己掏錢,奉獻業餘時間,從不會到會,闖出了一條路。」

大紀元應運而生,立時在海外華人圈裡產生了不小的反響,獲得各界反共義士的認同和支持。黃萬青認為,新聞講究客觀公正,這並不意味著喪失原則、在真實和假象之間搞平衡。「我們幫助那些被暴政壓制、封殺的人群說話,發掘被掩蓋的中國真相,而不去重複中共的謊言。我覺得這是記者的責任。」

黃萬青是學理工出身,最初負責技術支持,發表從國內傳出來的文章。後來,由於大紀元在大陸的一批撰稿人被抓捕,他便開始學著做記者、當編輯,慢慢地磨出了筆鋒、養成了敏銳的洞察力,他肩上的職責也隨之越來越重。

通過採訪和約稿,黃萬青結識了一批正義敢言的大陸人士。「很多有骨氣的知識分子,不屈服於中共的淫威,令我非常感動。我和作家鄭貽春是知音。他很有文才,對共產黨的本質認識得很透徹,是最早公開支持《九評》的學者之一。他因為給大紀元寫文章被中共抓捕,2005年被判刑7年。我們倆談話的錄音被中共法庭當作證據,對他的判決書上還有我的筆名(唐青)。」

「我們特別關注普通百姓的權益,注重維護他們的各項權利。2003年,大紀元首先揭露了大陸的薩斯疫情;自2004年初起,大紀元記者首創維權報導,緊跟中國大陸上訪動態,披露了大批訪民的冤情。現在國內維權民眾都知道大紀元,有人說:『我們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大紀元身上,我知道你們敢報導。』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社論,推動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引起了更廣泛的關注,影響力不斷擴大。」

新聞載道

大紀元總部遷往紐約後,黃萬青也跟著搬家,於2007年走進了「大蘋果」。冬夏的惡劣天氣讓他吃了不少苦頭。雪再大,雨再急,他都克服困難,堅持上班。「很多次趕到公司,渾身已經濕透了。有時颶風來襲,地鐵停運,我們只好留在辦公室過夜。還有一次,趕上大樓停電,為了保證新唐人電視按時全球播出,編輯們舉著蠟燭剪輯視頻,使用應急發電機完成播出。」

黃萬青和同事們遇到的困難何止於四季的風雨,「這麼多年,我們一直面對巨大的挑戰:中共不停地搞破壞、圍堵我們。幾乎報紙的每一個廣告客戶,中共都去打電話施壓;我們辦活動、記者申請採訪證,中共都會進行干涉,因為大紀元敢於報導真實情況,揭露中共的醜陋,所以它把我們當作最大的威脅。但是,我們頑強地和它對抗,不僅存活下來,而且越辦影響力越大。」

2017年5月19日,黃萬青在新聞獎伊比斯獎(Ippies)頒獎儀式上。(施萍/大紀元)
2017年5月19日,黃萬青在新聞獎伊比斯獎(Ippies)頒獎儀式上。(施萍/大紀元)

人生如戲。黃萬青覺得,做新聞也是同理,很像排演一部電影或戲劇。「我總感覺,那些重大事件背後,都有一個劇本。比如,2012年王立軍出逃,引發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一連串江派高官落馬。在事發之前,其它媒體和觀察人士都未能預估形勢,而大紀元則提早準確預測了這些貪官的下場。再如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同樣出乎眾人所料。當時很多媒體預測,因為川普是個商人,所以他將會和中共進行更大的交易。但是,我們已經看清,事情不會那樣發展。」

「今天,貿易戰愈演愈烈,國際社會由此逐漸清醒地認識到中共的本質,對中共的圍堵也在不斷地升級。對於這一切,我們早有預見。因為當今社會最主要的矛盾,就是自由陣營和共產體制的對立,二者之間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而共產體制必然走向解體。這是當今世界各種亂象和紛爭的一條主線,也是我們報導的主線。看清這一點,媒體的方向就清晰了,重大新聞發生時就不會迷茫。」

從2019年6月開始,大紀元和新唐人聯合追蹤報導香港反送中活動,黃萬青幾乎每個週末都參與直播,承受了更多的負荷。「長時間地值夜班,加上兩地12個小時的時差,真是對體力和毅力的考驗。但是,這一切付出都很有意義。我們的思緒隨著前方記者一起衝鋒陷陣,我們的心潮隨著港人的不屈抗爭而起伏。大紀元、新唐人的直播不僅為讀者提供資訊,而且前線的真實情況被曝光,引起了全世界正義人士對香港的密切注視,從而有效地抑制了警黑暴力,使邪惡有所顧忌,也為抗議民眾帶來多一點的安全保障。」

回顧十九年的媒體之路,黃萬青最為感慨的是,真相的傳播,帶來了世間的變化。「早年,沒有什麼人敢揭露中共,即使有人敢說,別人一般都將信將疑。比如,中共在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們報導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受酷刑的案例,但是起初,普通的讀者不相信中共警察會打人、折磨人甚至打死人。現在,人們都知道了,中共在大陸搞黑監獄,那些配合中共的警察和流氓沒什麼兩樣。今天,大家都在揭露共產黨,就連西方的媒體、政要、學者也在把它幹的壞事往外抖。」

「當前,中共正在急速地走下坡路,它面對貿易戰、香港問題、豬肉漲價、經濟下行等各種危機,越來越撐不住了。老百姓也越來越深入地了解真相,很多大陸民眾在大紀元上發聲,揭露邪惡,聲援法輪功,支持《九評》。目前已經有3億4千多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所以,形勢完全不一樣了。人們常說,共產黨要垮了,這一天真的不遠了!」

人在旅途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人為什麼活著?千百年來,古今中外的人們在潛意識中都會思考同一個問題。

「我們是媒體人,也是文化人。我們的報導和文章,秉持傳統理念和普世價值,能夠滿足人們精神上的渴求,有一種黑暗中點亮明燈的感覺。其實,關於人生真諦,我們發表的九評編輯部著作《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裡面有明確闡述,讀者不妨自己去尋找答案。」

「傳統理念和普世價值是一盞明燈,指導我做人,指引我做新聞。所以我們常常出奇制勝,在一些重大問題上看得清、看得遠。」

紐約的街頭,車水馬龍,燈紅酒綠。清流、濁浪,在紅塵中交錯激盪。偶爾,步履匆匆間,黃萬青會憶起《岳飛傳》和《西遊記》激發的童年暢想。「五千年中華傳統文化,典籍浩如煙海,一輩子也讀不完。如果古書中描繪的神仙國度、另外空間、前生來世都不存在,那麼這個世界就太蒼白了。」

星期天,黃萬青喜歡忙裡偷閒,到中央公園湖邊的草地上靜坐一小時,感受超凡脫俗的境界。那時,身體的疲勞、思念親人的痛楚都離他遠去。他追尋著更加廣闊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