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祕】中共監控重點人口 數據庫內都有誰

黃雀捕螳螂 學者提三招制止中共監控擴大和海外輸出

中共利用高科技大範圍收集民眾信息,建立監控數據庫。(AFP/Getty Images)

人氣: 486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2017年夏天的一個晚上,中國大陸一家當地派出所對一所小型私立語言學校進行了突擊檢查,查看所有外國學生的簽證。在場一名外國博士生把護照留在了旅館。

「不用擔心。」警察說,「你叫什麼名字?」警察拿出手持設備,輸入該學生的名字。「這是你嗎?」屏幕上顯示的是該博士研究生的姓名、護照號碼和他所住的酒店的地址。

這一幕曝光中共利用高科技大範圍收集民眾信息、建立監控數據庫的事實,且這種監控技術正在輸出海外。在10月24日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中,美國副總統彭斯也再次批評中共利用大量監視設備監控民眾,加強其暴政行為。

彭斯表示,今天,中國共產黨正在建設一個世界前所未見的監控國家。數以億計的監控攝像頭從各個角度向下拍攝。少數民族必須通過任意設置的檢查站,警察要求對他們進行血樣、指紋、錄音、多角度頭部拍攝,甚至虹膜掃描。

莎拉‧庫克(Sarah Cook)是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東亞地區的高級研究分析師,也是其所屬的《中國媒體公報》(China Media Bulletin)的負責人。埃米爾‧德克斯(Emile Dirks)是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生,正在就中共在緬甸和印度尼西亞的水電項目研究當地社區的反應。

近日,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刊登了庫克和德克斯聯手合寫的文章,題目是「中國(中共)監控新目標達上千萬」。該文指出,中共通過公安部與科技企業的合作,將所謂的重點人口詳細信息一一收集在「重點人口控制」數據庫中,並進行實時共享以打壓民眾。

兩位學者表示,中共還通過將此類科技產品輸出,監控他國公民。他們同時指出,民主國家應該立即阻止這種傳播,以免監控在世界各地成為現實。

遠不止新疆地區 中共監控重點人口」範圍廣

庫克和德克斯認為,文章開篇所舉的中共監控的事情在新疆很普遍,因為中共在新疆地區廣泛部署了針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的監控設備。但是他們以上描述的這一幕發生在中國南部與緬甸交界的雲南省。實際上,遍布全國的公安系統正在使用電子數據庫以及手持工具來跟蹤特定類別的人員,他們被中共定義為「重點人口」。

中共公安部《2007年重點人口管理規定》將「重點人口」廣義地定義為「有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治安嫌疑」的人員。其中列出了一些特定的群體,包括嚴重刑事犯罪分子、從監獄或勞教所被釋放的人,以及吸食毒品者。

實際上,根據對2011年至2019年間中國34個省和行政區中26個發布的70多個地方政府公告的調查,中共公安系統將更多人視為「重點人口」,經常被提及的「重點人口」類別包括上訪者、法輪功等受禁宗教或信仰團體的成員、精神疾病患者,以及維權人士、抗議者和少數民族人士,例如新疆維吾爾族人等。

對中共地方政府公告、採購招標和中國公司發出的促銷材料等數十項材料的審核調查顯示,監控技術的使用既早於也超出了當前對新疆的監控鎮壓,影響了全中國上千萬人。

中共公安正在監視新疆烏魯木齊的居民。 (AFP/Getty Images)

從身分證開始 數據收集為監控做鋪墊

庫克和德克斯認為,當今龐大的警察數據庫,其起源可追溯到2000年代中期引入的機器可讀性「第二代」居民身分證。這些證件允許將個人數據進行電子存儲,並在公安部各分支機構之間輕鬆共享。

2006年,中共啟動了全國首批重點人口數據庫之一:動態控制系統,該系統擁有超過200萬的吸毒者註冊記錄,這是基於身分證位置跟蹤和生物識別數據收集的早期示例。

只要註冊人員使用其身分證號通過計算機進行交易(例如購買火車票),該系統就會提醒公安部門。然後,警察可以確定目標人員的位置,攔截他們,並對他們的尿液進行藥物測試,並將其結果添加到他們的電子文件中。指紋和DNA數據也被收集。據報導,2017年11月,海南警方曾逐一收集了吸毒者的DNA樣本。

庫克和德克斯分析表示,動態控制系統很快成為其它警察數據庫的模板,這些數據庫的建立被以合同方式交由中國的技術公司來負責。

到2008年,宏達軟件的公安局人員信息管理工作系統已用於收集有關法輪功修煉者的信息。自1999年以來,法輪功信仰者遭受了大規模的恐嚇、監禁、酷刑和法外處決,而中共警察通過該系統得以記錄:誰是法輪功介紹人、在何處與誰一起煉功以及精神奉獻水平。這些標準類似於最近警方對維吾爾人的評估,即「安全」、「一般」和「不安全」。

中國大陸今年3月推出社會信用評分軟件「優你通」,對包括大學生在內的青壯族群進行監控。(Getty Images)

利用監視 科技企業利潤豐厚發展迅速

自從宏達系統發布以來,有關重點人口的數據庫已成為中共監視技術領域利潤豐厚的一部分。根據在線信息,從2015年10月到2019年5月,公安部門至少在7個省或直轄市發出了13個這樣的招標項目。

相關公司來自中國全國各地,包括廣東深圳源中瑞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的深醒科技有限公司和浙江省的億點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建立監控數據庫系統的40家公司中,至少有10家提供隨附的手持設備,例如深醒科技,而13家提到了地圖或地理定位功能,例如東方網力。

這些產品本身無法直接檢查,但可以在線訪問幫助手冊和系統界面的屏幕截圖。億點通的重點人口控制系統使運營商可以收集有關「重點人口」的基本身分信息,如姓名、出生日期、性別、家庭住址,以及銀行帳戶和社交媒體信息等。

這些系統還針對特定人群量身定製了其它類別的數據:針對精神疾病患者的心理評估結果;上訪人的投訴內容;吸毒者尿檢的結果;外國人訪問中國的原因,及來訪者的中方負責人員。有些產品也提供非典型的大規模監視目標群體,包括外地打工人員和中共認可的宗教團體神職人員。

中共在全國范圍內關注特定的群體,但是,優先考慮哪些人群則隨地方和時間的不同而不同。對當地政府通知的分析表明,2017年初,在中國各地開始關注尋求改善待遇的退伍軍人,而在2017年十九大前夕,經過「社區矯正」的人、精神病患者和上訪者都是目標。目標也可能會根據當地宗教人口的數量而有所不同:浙江的公安大量關注基督徒,新疆是穆斯林,東北各省是法輪功學員,西藏、四川和青海是藏傳佛教徒。

已經有跡象表明,迥然不同的數據庫正在與更廣泛的中共國家監視項目相結合。億點通聲稱其「重點人口控制」數據庫能與酒店、網吧、機場和火車站的信息系統融合在一起,可以與警察實時共享數據。另有幾家公司甚至吹噓他們的數據庫已能夠與在公共場所識別「重點人口」的面部識別相機融合在一起。

海康威視和大華科技兩家公司是監控設備的主要製造商,將視頻監控與面部識別等先進的科技相結合。(STR/AFP/GETTY IMAGES)

中共監控技術發展 網絡安全漏洞大

庫克和德克斯認為,中共將數據融合轉換為對「重點人口」進行更密集控制和懲罰的能力可能在增加。十年前,一個知名的持不同政見者、地下基督教徒或法輪功學員可能在政治敏感時期受到警察「造訪」。但今天,這些人可能會受到持續監視,警察會收到有關他們活動的自動警報。

隨著「重點人口」定義的不斷擴大,中共跟蹤系統中增加了新的數據形式,民眾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受到警察的懲罰,他們個人生活的更多方面將在更長時期內持續受到影響。

與此同時,數據庫融合存儲了如此大量的個人信息卻很少進行監督,這引起了人們對中國網絡數據安全的明顯擔憂。過去一年,中國其它監視和數據收集系統被發現其數據保護措施非常差,數百萬的個人信息暴露給了黑客。而中共官方最近為提高數據安全性所做的努力幾乎完全應用於私人公司,而不涉及中共政府處理個人數據的方式。

中共監控成全球隱患 學者提三點制衡措施:斷資、制裁、制止中共

隨著中國公司向其它國家出口監控設備,國際社會開始擔憂中共的重點人口監視技術向其它國家輸出問題。開放技術基金會(Open Technology Fund)今年9月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中國監視和互聯網審查的各種設備至少銷售到了五大洲的73個國家。

進口國不僅是如埃及和阿塞拜疆等專制國家,而且有巴西、馬來西亞、坦桑尼亞、波蘭和韓國等具有半專制甚至民主制度的國家。該報告中至少列出了三家技術公司,它們為其它國家、地區提供面部識別相機和相關的監視技術:大華、商湯和海康威視。

彭斯在今年的對華政策演講中表示,中國(中共)現在向非洲、拉丁美洲和中東國家出口在其威權政權中使用的非常相似的技術工具。這些工具在新疆等地部署,往往是在美國公司的幫助下部署。

「北京還打破了民用和軍用技術領域之間的壁壘——中國(中共)稱之為『軍民融合』。根據法律和主席的命令,中國的公司,無論是私營的、國有還是外國的,都必須與中國(中共)軍方共享他們的技術。」他說。

據央視電視節目自曝在大陸有超過2,000萬個監控鏡頭監控老百姓。(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據中共央視電視節目自曝,中共在大陸安裝了超過2,000萬個監控鏡頭,用於監控。(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庫克和德克斯認為,對這些監視制定有效的應對措施極為困難。但是,至少應該提醒中國公民和在中國旅行的外國人有關數據收集的範圍,讓弱勢群體採取預防措施保護自己和他們的熟人。

庫克和德克斯特別建議,對人權意識清醒的投資者,無論是外國的還是中國的投資者,都應仔細檢查其投資組合,並取消對參與大規模監視和侵犯人權行為的公司的任何直接或間接的投資,包括通過國際養老基金和風險投資公司提供的資金。資金流失可能會降低這些公司對中共公安合同的吸引力,並削弱人們對專門用於打壓追蹤和平行動或宗教觀察的技術熱情。

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奧10月29在推特上表示,他很快會提出一項法案,「禁止聯邦政府退休基金投資那些不准許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獲取財會信息的國家的股票,其中包括中國。」

盧比奧和一些國會兩黨參議員曾敦促美國聯邦退休節儉儲蓄投資委員會(Federal Retirement Thrift Investment Board ,FRTIB)改變將國際投資參照MSCI公司編製的一個包含中國公司股票的指數的決定。

議員們說,這個指數包含的一些中國公司協助中共政府進行軍事、間諜活動和人權侵害,而且很多中國公司缺乏基本的財務透明。

庫克和德克斯認為,在民主環境中的官員應警惕任何與這類公司的交易。他們指出,因參與加強對新疆的鎮壓而被美國政府列入出口黑名單的中國商業實體中,有幾家還針對更廣泛的「重點人口」目標而出售技術。美國和民主國家總體上應該對在中國全國范圍內以監視為基礎參與侵犯人權行為的中國公司實施同樣制裁。

庫克和德克斯最後呼籲,鑑於中共這種大規模鎮壓手段在中國境內的快速擴散,民主國家應該立即阻止其傳播,以免它們在世界各地成為現實。#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1-06 8: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