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童話】

快樂王子(上)

作者:奧斯卡·王爾德 譯者:朱純深

快樂王子變成雕像後,才看到世間所有醜惡與哀苦,因而傾盡一身所有,濟弱扶貧。(公有領域)

  人氣: 2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高高的城上空,在一座高高的碑柱頂上,矗立著快樂王子的雕像。他全身貼滿用純金打製成的薄薄的金箔,眼睛是藍寶石做的,還有一顆很大的紅寶石鑲在他的劍柄上,閃閃發亮。

真的,很多人都讚美他。

「他跟風向標一樣漂亮。」

有個市議員說了一句,他這是想給自己賺得個有藝術品味的名聲。

「只可惜不太有用。」

他補上一句,生怕給人說他不實在,他還真不是這樣的人呢!

「你為什麼不能像快樂王子那樣?」

一位母親很講道理地問她那哭著想要月亮的小男孩:「人家快樂王子夢裡都不會哭著要什麼東西。」

「我很高興,這世界上還有個人這麼快樂。」

一個潦倒失意的男人望著這尊華美的雕像嘟噥著。

「他就像個天使。」

孤兒院的孩子說,他們正從大教堂走出來,身披鮮亮深紅的斗篷,繫著乾淨的白圍涎。

「你們怎麼知道?」數學老師問道:「你們從來就沒見過天使。」

「啊!我們見過,夢裡見的。」孩子們回答道。

數學老師皺起眉頭,板起了面孔,因為他不贊成小孩子做夢。

有一天夜裡,城上空飛來一隻小燕子。他的朋友們一個半月前就飛去埃及,但他留下來了,因為他愛上了最漂亮的一株蘆葦。他是今年早春時節遇上她的,那時他正沿著河飛過來追一隻黃色的大蛾子,目光卻被她細細的腰肢吸引住,於是停下來和她聊開了。

「我愛你可以嗎?」

燕子問。他說話就喜歡開門見山,只見蘆葦對他深深鞠了一躬。於是他就繞著蘆葦飛啊飛啊,用翅尖拂著水面,撩起一層層銀光閃閃的漣漪。他就是這麼求愛的,而且求了整整一個夏天。

「這樣的愛戀真是可笑,」別的燕子嘰嘰喳喳地說:「她要錢沒有,要關係又牽牽扯扯一大把。」

說的也是,河裡差不多到處都長著蘆葦呢!就這樣,秋天一到他們便全飛走了。

大家走後,他覺得冷清,蘆葦戀人也追膩了。

「她不跟我說話,」他說:「我怕她很風騷呢!瞧她那副一天到晚跟風調情的樣子。」

還真是,只要風一來,蘆葦便風情萬般地屈膝行禮。

「我承認她很戀家,」他繼續說:「但我喜歡旅行,那我的太太當然也得喜歡旅行才是。」

「你會跟我一起走嗎?」

他終於開口問了,但蘆葦直搖頭,她太捨不得自己的家了。

「你一直都沒把我當一回事,」他大叫:「我要去金字塔那裡了。再見!」

說著他就飛走了。

一整天他飛呀飛呀,晚上就飛到了城裡頭。

「我去哪裡過夜呢?」他說:「希望這城為我備好了地方。」

這時他看到了那高高的大圓柱頂上的雕像。

「我就在這裡過夜吧!」他嚷道:「這地方好,瞧空氣多新鮮。」

於是他飛下來,停在了快樂王子兩隻腳中間。

「我有個金房間睡啦!」

他輕輕地自語,往四下裡一望,準備就寢了。可是他才把頭藏進翅膀底下,就有一大滴水落到他身上。

「這就奇怪了!」他大叫:「天空一絲雲也沒有,星星一顆顆可亮著呢!怎麼就下起雨來?這北歐的氣候真是糟糕。我那蘆葦就喜歡雨,但那不過是她自私罷了。」

又一滴水落了下來。

「立著一座雕像有什麼用,連雨都擋不了?」他說:「我得找個有煙囪的好去處。」

說著便決定要飛走。

可是沒等他張開翅膀,落下了第三滴水,他抬眼一瞧,看到——啊!看到了什麼?

快樂王子眼裡噙滿了淚水,一滴滴順著他金色的雙頰往下淌著。月光中他的臉是這麼漂亮,令小燕子心裡充滿了憐憫。

「你是誰?」他問。

「我是快樂王子。」

「你幹嘛哭呢?」燕子問:「瞧,弄得我都濕成這樣。」

「我活著的時候有一顆人的心,」雕像回答:「那時我不知道眼淚是什麼,因為我住在無憂宮裡,憂愁是不能進來的。白天我有人陪著在花園裡玩,晚上我在大廳中領著大家跳舞。花園四周是很高很高的牆,但我從來都沒想到去問牆外到底都有什麼,我身邊的一切都這麼美好。我的臣子都叫我快樂王子,我還真很快樂呢!如果日子過得舒服就是快樂的話。就這樣,我活了一輩子;就這樣,我死了。死後他們把我安在這麼高的地方,我於是看到了在我的城裡頭所有的醜惡和哀苦,儘管我的心現在是鉛鑄的,但我還是禁不住哭了出來。」

「什麼,他不是純金鑄的?」

燕子心中暗道。他很在乎禮貌的,不會把個人的品評說出口。

「遠遠的,」雕像聲音低低的,像音樂般的往下說:「遠遠的有一條小街上,那裡住著一戶窮苦人家。有一扇窗開著,我看到裡面有個婦人坐在桌子邊。她臉很瘦,很憔悴,雙手又粗又紅,都是叫針扎的,因為她是個做針線活的。她正在給一件緞袍繡熱情花,那是王后最漂亮的女儐相在下次宮廷舞會上要穿的。在房間角落裡有張床,上面躺著她年幼的兒子。孩子病了,發著燒,嚷著要吃柳丁。但他媽媽什麼也沒有,只能給他餵河裡打來的水,所以他在哭。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難道你不想把我劍柄上的紅寶石取下來,送過去給她嗎?我的腳定在了這底座上,動不了了。」

「人家在埃及那邊等我呢,」燕子說:「我的朋友在尼羅河上飛來飛去,和大朵大朵的蓮花聊著天。等一下他們就要飛進大國王的陵墓睡覺去了。國王自己也在裡面,睡在彩色的棺材中。他渾身包著黃色亞麻布,裹滿了各種香料,脖子上掛著一條淡綠色的玉鏈,兩隻手像枯葉似的。」

「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說:「你就不肯陪我過一夜,當我的信差嗎?瞧那男孩多渴啊!他媽媽多傷心啊!」

「我不喜歡男孩子,」燕子回答:「夏天裡,我在河上待著,有兩個野孩子,是磨坊主的兒子,一直對我扔石頭。沒有一次打得到,當然了。我們燕子飛得可厲害呢!他們想都別想打到,而且,我出身的家族更是以身手敏捷聞名。但不管怎樣,那麼做還是很不敬的。」

但一看快樂王子那一臉哀傷的樣子,小燕子心裡也覺得不是滋味。

「這裡真冷,」他說:「但我還是陪你一個晚上吧,也給你當信差。」

「謝謝你,小燕子。」王子說。

於是燕子把那顆大寶石從王子的劍柄上啄出來,銜在嘴裡,越過城中高高低低的屋頂飛去了。

他飛過大教堂的塔頂,上面有一尊尊白色大理石的天使雕像。他飛過王宮,聽到傳出陣陣歌舞的聲音。一個美麗的少女和她的戀人走到陽臺上來。

「星星多美啊!」他對女孩子說:「愛情多美啊!」

「希望我的衣服早點做好,趕得及在國宴舞會上穿,」她回答說:「我定了衣服上要繡熱情花,但那做針線的裁縫就是懶。」

他飛過河面,看到一個個燈籠掛在船桅杆上。他飛過猶太區,看到那些老猶太人在互相討價還價談生意,把錢放在銅天平上稱。他終於飛到了那戶窮人家,往裡頭一看,那孩子燒得在床上翻來覆去,母親已經睡著,她太累了。

小燕子跳進窗,把大寶石放在桌上,緊靠著那婦人的頂針。接著他輕輕地繞著床飛,用翅膀給那孩子的額頭搧涼。

「真涼快啊!」那孩子說:「我病一定要好了。」

說著,他便甜甜地睡了。

燕子飛回到快樂王子身邊,告訴他自己做了些什麼。

「真奇怪,」燕子說:「我現在覺得很暖和,儘管天還是冷得很。」

「那是因為你做了件善事。」王子說。

小燕子就開始想了,想著想著就睡著了。他一想事情,眼睛就睏。

天亮了,他飛到河裡洗了個澡。

「多麼奇特的一個現象啊!」

鳥類學教授從橋上走過時驚歎道:「都冬天了還有隻燕子在這兒!」

於是他就這事寫了封長長的信寄給當地報紙。大家都在引用這封信,儘管裡頭有好些詞語他們看不懂。

「今晚我要去埃及。」

燕子說,一想到要走了他便滿心歡喜。他把城中所有的公共紀念碑看了個遍,在教堂的尖頂上坐了好一會兒。不管他到哪兒,麻雀都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互相說著:「一位多麼尊貴的稀客啊!」所以一天下來他玩得非常盡興。◇(待續)

——節錄自《夜鶯與玫瑰》/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 1854-1900),英國作家、詩人兼劇作家,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20歲時以全獎考入牛津大學。他的文字唯美,衣著精緻考究,恃才放曠的外表下,卻有一顆純善純美的童心,被譽為「童話王子」。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青年建築師王維寧的絲路探索,貫穿三千公里的壯遊行記,看見現代西域的險與樂、苦鹹與濃香。
  • 沒有人天生會做父母,父母一職必須學習。何況我從小沒有母親,無從模仿,對母親形象的塑造,多半來自於自身多年的渴求與企盼。
  • 唐美雲戲演得好不說,出身戲曲家庭,她對於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擔,更有深深的自覺。她成立戲班,培養後進,年年推出新戲,作可能的探索卻永遠不忘戲曲的立基,她將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顯一個演員在生命承擔與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如果沒有媽媽的陪伴和堅持,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下,我可能被成績壓垮,變成憤世嫉俗或叛逆的少女。她的教育方式,讓我更明白: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條可以選擇。
  • 隨著媽媽和姊姊的腳步,我的閱讀範圍愈來愈廣。現在終於明白,閱讀對一個人多麼的重要。如果不是那「憤怒的蘿蔔」之刺激,我也不會關起門來,矢志大量啃書了。
  • 大人何妨有時也變成「大的小人」,和孩子一場混戰,保證立刻擁有孩子的單純快樂,受益的豈止是孩子?而童年的意義,不就是一代代浪漫純真的憧憬與回憶?
  • 這些年隨著我們愈來愈獨立,我漸漸看到那個真實的媽媽,她敏感、脆弱、幽默、大方,在文字的天地裡總令我佩服,敏銳的體會與觀察,加上細膩、真誠卻充滿意象的文字敘述,這個媽媽,總是一直在發光。
  • 很多父母常抱怨孩子不讀書,通常我會反問,是否有幫孩子從小布置一個讀書的角落?在孩子學習的開始,對文字單純好奇與喜愛時,是否有認真的為他們挑選過幾本好書,陪著他們一起進入書中的世界?
  • 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終於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後,他懂得反饋,或許也能嘗嘗,一個人困在陽臺上,那種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 小孩天真無邪的童言童語,讓人忘了苦悶,頓時心情開朗。(Fotolia)
    家就像一個沉重的行囊,裝著各種酸甜苦辣,也裝著各項爭執和諒解。提著它很累,丟下它很慌。我們珍惜家圓滿的一面,也需面對它破損的一角,像領受一個既讓我們圓滿,也讓我們失落的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