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童話】

快樂王子(下)

作者:奧斯卡·王爾德 譯者:朱純深

圣诞快乐和新年与美丽的天使的贺卡与翼,水彩例证。(shutterstock)

  人氣: 134
【字號】    
   標籤: tags:

續前文

月亮升上來時,他飛回快樂王子那裡。

「你在埃及有什麼事要辦嗎?」他大聲問:「我這就要動身了。」

「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說:「難道你不多陪我一個晚上嗎?」

「人家在埃及那邊等我呢!」燕子回答:「明天我的朋友要沿著河飛上第二瀑布。那裡有河馬睡在香蒲草裡,在大大的花崗岩寶座上還坐著門農神。他一整夜就看著星星,等到啟明星亮了,他快樂地喊一聲,便沉默了。中午時分黃色的獅子來河邊飲水,一頭頭眼睛像綠玉石,吼聲比瀑布的聲音還要響亮。」

「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說,「遠遠的在城那頭,我看見有個年輕人住在閣樓上,身子俯在堆滿了稿紙的書桌上,旁邊有個大玻璃杯,裡頭是一束乾枯了的紫羅蘭。他頭髮是棕色的,又捲又硬,嘴唇紅得像石榴,大大的眼睛像做夢似的。他正在趕工寫一部戲給劇院導演,但是天太冷了寫不下去。爐子裡沒有火,人也餓得頭昏眼花。」

「那我就多等一個晚上吧!」好心腸的燕子說:「要我再拿顆紅寶石送過去嗎?」

「哎呀!我可沒有紅寶石了啊!」王子說:「我只剩下眼睛了。那是用兩顆珍貴的藍寶石做成的,從印度來的千年寶石。挖出一顆給他送去吧!他可以拿了賣給珠寶商,換來錢買食物和木柴,把他的戲寫完。」

「親愛的王子啊!」燕子說:「我可狠不下了心。」

說著他便哭起來。

「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說:「照我的指令去做吧!」

於是燕子取出王子的一隻眼睛,飛去了那個學生住的閣樓。要進閣樓並不難,屋頂上就破了個洞。他穿過這洞飛進去,到了房間裡。那年輕人正用手支著頭,所以並沒有聽見鳥翅膀撲扇的聲音,等他抬起頭來時,才看到那顆美麗的藍寶石放在乾枯的紫羅蘭上。

「開始有人賞識我了,」他高聲嚷道:「不知是哪位慷慨的崇拜者送來的。現在我寫得完這部戲了。」

他這下顯得非常快樂。

第二天燕子飛下來到了港口。他坐在一艘大船的桅杆頂上,看著水手把大大的箱子從船艙用繩子拉上來。「嗨喲嘿喲!」他們每拉上一口箱便響亮地對喊一聲口號。

「我要去埃及了!」

燕子高聲叫著,但沒人理他。月亮升上來時他飛回到王子身邊。

「我回來跟你告別。」他叫道。

「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說:「難道你不多陪我一個晚上嗎?」

「冬天了,」燕子回答:「寒風大雪不久就要來了。埃及那邊太陽正暖和,棕櫚樹綠油油的,鱷魚躺在泥地裡懶洋洋地四處打量著。我的夥伴正在巴別克城的太陽神廟裡築巢呢!粉紅的和潔白的鴿子一邊看著他們,一邊情話綿綿地交頭接耳。親愛的王子,我非得走不可,但我永遠也忘不了你,明年春天我會給你帶回來兩顆美麗的寶石,補回你施捨出去的那兩顆。我帶來的紅寶石會比紅玫瑰更紅,藍寶石會藍得像大海一樣。」

「在下面的廣場上,」王子說:「站著個賣火柴的小女孩。她不小心把火柴掉進了排水溝裡,全濕透了。如果沒賣出些錢帶回家,她父親會打她,所以她在哭呢!她腳上沒有鞋子也沒有襪子,小腦袋上也沒帽子戴。把我另一隻眼睛也挖了去給她吧!那她父親就不會打她了。」

「我會再陪你一個晚上,」燕子說:「但我不能去挖你的眼睛。挖了你就全瞎了。」

「燕子啊燕子,小燕子啊!」王子說:「照我的指令去做吧!」

於是他挖出王子的另一隻眼睛,銜著直衝下去,颼的一下飛過那賣火柴的女孩,把寶石輕輕放進她手心裡。

「多漂亮的一塊玻璃啊!」

小女孩高叫一聲跑了回家,一路笑著。

燕子飛回王子身邊。

「你瞎了,」他說:「所以我要陪著你永不離開。」

「別這樣,小燕子,」可憐的王子說:「你應該去埃及。」

「我要永遠陪著你。」

燕子說著便在王子腳邊睡下了。

第二天他一整天就站在王子的肩膀上,給他講自己在異國他鄉見到的各種事情。他給王子講朱鷺,牠們怎樣長長的一排排站在尼羅河岸邊,用長嘴在水裡捉金魚吃;講斯芬克斯,牠和世界一樣老,住在沙漠裡,什麼都知道;講商人的事,那些人怎麼趕著駝隊慢慢走著,手中捏著一串琥珀珠子;講月亮山的國王,他跟烏木一樣黑,崇拜一塊大大的水晶石;講大綠蛇,那蛇睡在一棵棕櫚樹上,有二十個僧侶餵牠蜜糕吃;還講那些小矮人,他們怎麼乘著又大又平的葉子渡過一個大湖,還一直跟蝴蝶打仗。

「親愛的小燕子,」王子說:「你告訴了我這麼多異國奇事,但是最奇特的還是眾生的苦難。天下事,再奇也奇不過人間的淒慘事。到我的城裡飛一趟吧!小燕子,再告訴我你都看到了什麼。」

於是燕子在這座大城市的上空飛著,看到富人在他們漂亮的房子裡尋歡作樂,乞丐就坐在大門口。他飛進陰暗的小巷,看到孩子在挨餓,他們蒼白的臉無精打采地望向黑濛濛的街道。有個橋洞裡躺著兩個小男孩,摟在一起互相取暖。

「真餓啊!」他們說。

「不許躺在這裡。」

巡夜的吼道,他們只好一腳高一腳低地走進雨中。

他就飛回去把看到的說給了王子聽。

「我披著一身的純金,」王子說:「你這就拿下來,一片一片地拿,給我的窮人送去。天下人總覺得有了黃金就快樂。」

一片一片的,燕子把純金啄下來,到後來快樂王子變得暗無光澤、灰不溜丟的。一片一片的,燕子把這純金送去給了窮人,孩子們臉上透出了紅色,笑著鬧著在街上玩起了遊戲。

「我們有麵包了!」他們高聲叫喚。

隨後下起雪來,雪下過了又結霜。條條街道像用銀子鋪成的那樣,閃閃發亮。長長的冰凌像水晶刀似的從家家戶戶的屋簷掛下來,街上人人都穿著皮衣,小孩子戴著鮮紅的帽子在溜冰玩耍。

可憐的小燕子覺得身上越來越冷,但是他不肯離開王子,他太愛他了。他在麵包店外趁麵包師傅沒看見,啄一點麵包屑充饑,拍著翅膀好讓自己暖和點。

但是他終於知道自己快死了,於是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再一次飛到王子的肩膀上。

「別了,親愛的王子!」他喃喃說道:「你能讓我親一下你的手嗎?」

「我很高興,你終於要飛去埃及了,小燕子,」王子說:「你在這兒待太久了。不過你應該親我的嘴唇,因為我愛你。」

「不是去埃及啊!」燕子說:「我去的是死亡之家。死亡和睡覺是親兄弟,是不是?」

他說著親了一下王子的嘴唇,就掉在他腳邊,死了。

就在這時,有個奇怪的劈啪聲從雕像裡傳出來,好像有什麼東西破了。原來是王子鉛鑄的心一下碎成了兩半。這天晚上的霜,真是凍得太厲害了。

第二天一大早,市長和一班議員在下面的廣場上散步。他們路過大圓柱時市長抬頭看王子的雕像:

「天哪,瞧這快樂王子多寒傖啊!」他說。

「真是太寒傖了!」

議員嚷道,這些人,市長說一他們永遠不會說二,這時全圍上來看。

「紅寶石從劍柄上掉了,兩隻眼睛也沒了,身上也不再金燦燦的,」市長說:

「說真的,他比叫花子好不了多少!」

「比叫花子好不了多少。」市議員都說。

「而且還有隻鳥死在他腳下!」市長又說:「我們的確應該頒布一項告示,不許鳥死在這裡。」

市政府的書記員便把這個提議記了下來。

於是他們把快樂王子的雕像拆下來。

「他不再好看,也就不再有用了。」

大學的美術教授說道。

於是他們把雕像投進火爐中化掉,市長召開了個業務會議來決定怎麼處理這些金屬。

「我們應該再造一座雕像,當然了,」他說:「這雕像應該是我本人。」

「是我本人。」

每一個議員都跟著說,他們就吵起來了。我最近一次聽人說是他們還在吵。

「這事真怪!」鑄造廠的工頭說:「瞧這顆鉛心都碎了,但怎麼燒也熔不化。我們應該扔了它。」

於是他們把它丟在一個垃圾堆上,那隻死了的燕子也躺在那兒。

「給我帶來那座城中最寶貴的兩樣東西。」

上帝吩咐祂的一個天使說。天使就給祂帶來了那顆鉛心和那隻死了的燕子。

「你選得對,」上帝說道:「在我天堂的花園裡,這隻小鳥會永遠歌唱,在我的黃金城裡,會由快樂王子來讚美我。」◇(節錄完)

——節錄自《夜鶯與玫瑰》/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快樂王子變成雕像後,才看到世間所有醜惡與哀苦,因而傾盡一身所有,濟弱扶貧。
  • 這些年隨著我們愈來愈獨立,我漸漸看到那個真實的媽媽,她敏感、脆弱、幽默、大方,在文字的天地裡總令我佩服,敏銳的體會與觀察,加上細膩、真誠卻充滿意象的文字敘述,這個媽媽,總是一直在發光。
  • 很多父母常抱怨孩子不讀書,通常我會反問,是否有幫孩子從小布置一個讀書的角落?在孩子學習的開始,對文字單純好奇與喜愛時,是否有認真的為他們挑選過幾本好書,陪著他們一起進入書中的世界?
  • 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終於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後,他懂得反饋,或許也能嘗嘗,一個人困在陽臺上,那種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 小孩天真無邪的童言童語,讓人忘了苦悶,頓時心情開朗。(Fotolia)
    家就像一個沉重的行囊,裝著各種酸甜苦辣,也裝著各項爭執和諒解。提著它很累,丟下它很慌。我們珍惜家圓滿的一面,也需面對它破損的一角,像領受一個既讓我們圓滿,也讓我們失落的人生。
  • 想成為母親的渴望,她選擇用領養小孩的方式。因他和另一半,不想刻意隱瞞孩子身世,所以沒有一定要領養3歲以下孩子的顧慮;相反地,他們反倒願意給大一點的孩子機會
  • 站長比著手指,高聲喊:「四……」 我又不安地比劃追問,從這起算的四,還是下站起算的四。站長耐心畫出四道弧線,下端打上三個叉,像在教小孩數數一樣,並抄寫兩地的火車班次號碼給我。
  • 一個城市就像一個人,有成長過程的興衰,有生命的高潮與低潮。一個城市該如何記憶它自己,是否有靜夜孤燈映照青石板的寂寞?是否有樓起樓塌、歷史更迭的惶恐?城市作為一種空間的拓展,記憶蜿蜒,從一個時空進入另一個時空。
  • 那時自以為文青,喜歡逛書店,某天在中正書局看到《西洋文學欣賞》,作者鍾肇政。隨手翻開書頁,讀到作者開了長長的一串陌生的書單,有如棒喝,忽覺自己像井底之蛙。猶記得書中的一句話:「光是接觸正確的文學,就已經是文學教養的偉大要素。」這一句話,如今變成我鼓勵學生找經典閱讀的啟發。
  • 力恩!你的擁抱是那種抱緊了,就讓時間凍結了的猛烈的溫柔。從第一次的擁抱開始,你給我滿滿的關愛,而我所能回應你的,總是缺了一角,無法形成一個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