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研究:人工受孕附加治療並無科學依據

示意圖。(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目前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昂貴的附加治療會提高女性通過體外受精(IVF)懷孕的機率。

包括莫納什大學研究人員在內的一組國際生育專家認為,其中的一些療法甚至可能降低受孕的可能性。

研究人員分析了十多種常見的人工受孕附加療法,包括使用生長激素(HGH)和植入前基因檢測(PGT-A),發現並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其中任何一種治療會提高活產的機率。

該研究報告是一系列研究論文的一部分,已經發表在了《生育與不育期刊》(The Journal of Fertility and Sterility)上。

研究人員在隨附的評論文章中說:「這些附加治療人工受孕變得更加複雜,並增加了治療的總成本。」

「當前的研究沒有發現任何高質量的證據,支持在常規人工受孕治療外使用這些附加療法。(醫學界)需要進行大規模、設計良好的隨機試驗,來評估這些干預措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研究人員們表示,較早版本的PGT-A檢測甚至可能降低活產的機率,增加了患者花更多錢卻使結果更糟的可能性。

安娜•譚(Anna Tan)在快35歲時結婚,之後就非常努力地想懷上寶寶。她在莫納什助孕診所(Monash IVF)接受了四個療程的治療後,成功地懷上了兩個女兒。

安娜為人工受孕自行支付了超過1.5萬澳元。她還接受了一種名為「卵胞漿內單精子注入」(ICSI)的附加治療,這給總成本增加了2000元。

這位38歲的墨爾本母親對《時代報》說:「我的年齡不小了,因此我們決定走試管嬰兒這條路,以確保我們有組建家庭的最大的可能性。我們決定採用ICSI治療是因為我讀到有其他女性從中獲得了很棒的結果。」

安娜說,關於阿司匹林,兩位醫生給了她互相矛盾的建議。一位醫生建議她服用,以降低流產的風險,但另一位建議不要使用該藥。她最終選擇了不服用阿司匹林。

她說:「就我而言,我對很多附加治療作了研究,並決定我想採取哪種治療。我不會改變當初的任何決定,因為現在我有了兩個漂亮的女兒。」

澳洲試管嬰兒專家諾曼(Rob Norman)教授說,附加治療在生育界引起了巨大的爭議。

「問題在於,臨床醫生是否在剝削患者,患者是否獲得了錯誤的信息。」

雖然諾曼不認為澳洲助孕診所在利用附加治療賺錢,但說一些療法,包括使用生長激素,仍在被廣泛使用,即使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這些治療不會提高活產率。

還有一種擔憂是,為精子數量少的夫婦研發出的「卵胞漿內單精子注入」療法可能在被醫生過多地使用。

諾曼說,維州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當該療法與正常精子一起使用時,女性的懷孕率降低了。

但諾曼認為,對該行業進行過度監管並不是解決問題的途徑。

「我們需要做的是,同時考慮患者的選擇、臨床醫生的智慧和研究文獻的證據。」

然而,一些生育專家仍然非常擔心很多附加療法和檢測缺乏科學依據,比如植入前基因檢測(價格可能從數百至數千澳元不等),他們拒絕為患者推薦這些治療。

莫納什健康(Monash Health)機構婦科主管和試管嬰兒臨床醫生沃倫霍芬(Beverley Vollenhoven)教授說:「我不使用附加療法,因為我不認為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它們起作用,或它們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尤其是免疫抑制劑一類的東西,例如就癌症風險而言,我們不知道其長期的風險是什麼。」

澳洲生育學會(Fertility Society of Australia)主席朗博茨(Luk Rombauts)說,關於人工受孕附加治療的辯論愈演愈烈,越來越多的業界人士對一些療法表示擔憂。

近日,該學會發布了一份指南清單,建議醫生們在為患者指定附加療法時,要提供相關療法的科學依據和風險信息。

朗博茨說:「如果你要指定療法,就要給予患者充分的知情權。患者需要知道建議的療法所依據的證據是什麼,母親和嬰兒可能面臨什麼樣的風險,治療費用是多少,以及還有哪些替代療法。」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