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洛加大港生:堅持抗爭 等著中共自爆

11月9日,洛加大(UCLA)香港留學生主辦了「撐香港」(Stand with Hong Kong)座談會。(洛加大學生提供)

人氣: 8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我們不能放棄,放棄是對不起之前犧牲的人。希望香港可以繼續堅持下去,我們要很勇敢,要跨越這些屍體,繼續支持香港的運動。」11月9日,加大洛杉磯分校(UCLA,簡稱洛加大)香港留學生主辦了「撐香港」(Stand with Hong Kong)座談會,活動開始前,與會者為香港墜樓不治身亡的科大生周梓樂默哀。

港警比恐怖分子更恐怖」

活動主辦者之一的周同學認為,香港警察已經失去控制,網路上甚至流傳說港警比恐怖分子更恐怖。他說:「黑警用有絕對優勢的武力攻擊市民,實彈射殺示威者。他們聲稱香港人、年輕人破壞公物、暴力行動,但有人監管警察嗎?」

周同學表示,自己有一名同齡朋友在前線參與活動而被起訴「暴動罪」,這名大學生會留下案底,坐牢六七年;但黑警打壓沒有任何攻擊武器的示威者,導致香港年輕人犧牲前途,甚至生命。他說:「到底是誰真的珍惜香港?港府需要出來解決問題,我們不可能無聲無浪地平息,犧牲的人不會白白犧牲。」

活動開始前,與會者為香港墜樓身亡的科大生周梓樂默哀。(洛加大學生提供)
洛加大(UCLA)香港留學生社團的小型連儂牆。(洛加大學生提供)

示威者很理性

今年暑假曾回香港參與街頭遊行的周同學說:「示威者極度理性,很克制的。」當一群人要衝出街口時,大家不會盲目往前衝,而是會先討論怎麼前進、什麼時候行動。周同學表示,就像7月1日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大家曾停下來思考,要塗抹哪個地方,要傳遞什麼訴求。

周同學表示,參與香港示威活動的民眾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示威前眾人曾透過網路討論。他說:「我們不會把一兩個人的意見當作所有人的意見,每個人都可以表述自己的看法。」很多香港中學生,16、17歲都有民主素養,大家的目標不是打爛東西,而是要讓政府聽到香港人的訴求。

市民有權利建立城市準則

6月9日至今,香港因「反送中」條例而引起的社會運動已進行了五個多月,有些香港人開始質疑,與中共、港府抗爭毫無意義,甚至消極地認為「23年(現在)不變,再過27年以後也會變」。周同學認為這是遭中共政府威嚇而產生的謬論,他詰問:「你明明被判緩刑五年,那為什要提前坐牢?明明以後才會死,那為什麼要提前自殺?誰說香港回歸中國五十年後就會沒有民主、自由?」

周同學認為香港市民有權利去建立自己城市的準則,不能讓中共政府強行干預。他說:「香港不只是經濟與國際接軌,要在民主、法治也與世界接軌。」中共霸道的行徑會受到國際輿論抨擊,香港人應該要回自己權利,不要提早放棄。

讓更多國際友人關注香港

周同學表示,此次在學校舉辦活動已醞釀許久。他與香港同學們都希望讓更多國際友人關注香港。因為暑假期間回到香港後,他們發現世界各地的香港留學生都成立了類似「關注組」的活動,而洛加大是洛杉磯代表性的學府,所以希望成立社團,可以在美國做一些活動。

周同學說:「這不只是香港人的問題,我們也想要和中國留學生和平、理性討論。」他認為在美國這麼注重人權、言論自由的地方,大家才有機會對話,「我們對中國學生沒有敵意,希望他們可以加入討論,互相理解,不是針對個人,是對中共政權的抗爭」。

洛加大「撐香港」社團也與加大伯克立分校的香港留學生合作,連線直播座談會。周同學表示,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很多,透過香港留學生在海外溝通、交流,可以激起更多討論。洛加大社團成立之初不到十個人,但現在已有三十多人參加,也有其它美國大學的香港學生決定效法成立關注香港的社團。

周同學希望激發不同的人一起參與,最基本的就是告訴身邊的人:到底什麼是香港的身分認同。周同學表示,西方人或許覺得香港人、臺灣人都是中國人,但其實是完全不同的,「香港有自己的語言,自己的法律,還有自己的政府」。

周同學說:「在美國,我會告訴其他人,我是香港人。」他表示,這次反送中事件激起的社會運動,真的出現很多人聲援香港人,他說:「只要擁護、認同香港人的價值,就是香港人。」

警察射實彈引發外界擔憂

11月11日,香港警察於西灣河附近連射三發實彈,導致一名抗議者腹部中彈,傷情嚴重。英國當局對香港局勢表示擔憂;美國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cro Rubio)也在推特上表示:「香港局勢十分危險。中國共產黨宣稱將採取『強硬手段』幾天後,警察就不顧後果地升級針對抗議者的暴力。世界正在見證中共政權本性。」

周同學表示,雖身在海外,但仍可捐錢幫助香港前線的示威者,他說:「我們在海外可以多做『和理非』的工作,寫信、溝通,敦促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畢業後仍堅守護衛香港

畢業後,周同學打算回到香港工作。他說:「我不希望移民,畢竟是自己的家,若移民,誰衛我城?」與周同學有類似想法的香港留學生不少,他說:「不是我一個人的意見,香港人被扼殺到這個地步,我們也只能與中共抱著一起死了。」

不少香港父母擔心子女上街示威遇到危險,已造成家庭紛爭,引起香港人內部的世代分裂。但周同學表示自己很幸運,他的父母非常支持他參與運動,父親甚至還與他一起站上街頭,一起在街上突擊、奔跑。他說:「有些朋友因為這件事與家人翻臉,但我的父母很支持我,我們一起上街。」

周同學認為,這次的香港社會運動讓國際看到中共的本質,目前中國的經濟一路下滑,他說:「我們等著中共自己自爆。」◇#

責任編輯:李欣

評論
2019-11-12 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