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作者:清風

我們被各種慾望、觀念和執著心控制,但這些並不是我們先天的本性。(Pixabay)

  人氣: 140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們身體是由最粗糙的分子組成最大一層粒子,這就決定了人的層次是很低的,人所感知到的,所追求的都是很低的。

記得很久之前,我看到一塊機械錶的內部結構,驚訝於它的複雜,同時得知一塊表內部有上萬個零件,覺得太不可思議,同時又為人的智慧感到自豪;又有一次看到一個益智節目,選手表現出種種超出一般人的技能如速算、分辯等也令人驚嘆。

修煉之後突破常人層次,回頭看才意識到,這些東西在更高層來看簡直如同兒戲,常人一切所謂能力、成就,無論是科學或藝術等都是如此。人中的一切有什麼值得執著的呢?

我們的肉身其實就是一個井,我們困在裡面而不知,又被各種各樣的慾望、觀念和執著心所控制,這些並不是我們先天的本性。人為了滿足這些苦苦爭鬥,造業無數卻沉浸其中。

無數個體的人組成了人類社會。現在看人類社會包括人類歷史,我不再被種種紛繁複雜的表象所迷,我看他的本質,就像是一個魔方,普通的三階魔方就有43252003兆種變化,而時間、地點、人物、名、利、情就是人類社會這個魔方的六個面,歷史在發展,也就是時間在流轉,這六個面也被神不停地轉動,於是有了人世的林林總總、萬千變化,但無論怎麼變,始終跳不出這個魔方,層次極其有限。

我雖然暫時也在這個井中,但最終要跳出來,而一般人過得再好也是永遠在這個井裡出不去。

修煉的路很難,卻是真正的對,修煉人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議,卻是真正的聰明。◇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世上,我只認識一個瑪麗貝。在我迸出果殼,迎向未知時,她給我她家門的鑰匙,為我壯膽,伴我行走天涯。在我怯懦不肯往前行走時,又收回那把鑰匙,督促我勇敢往前,走自己的人生路。
  • 日主在這個八字中得時、得勢、得地,無疑強旺已極,為何還是個欠債的貧窮命呢?如何改變呢?請看命理分析。
  • 俗話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在高中的漢語課學到了這句格言。那時,我唯一的感想是「天底下哪有這種事」。(Shutterstock)
    美國南北戰爭時,一位無名戰士曾寫下一首詩,標題是〈獻給受苦受難者的箴言〉。早稻田大學名譽教授加藤諦三通過這首詩指出,渴望變得高人一等而追求財富、名聲和成功,只會讓自己活得愈來愈辛苦。敢於直面內心的衝突與糾葛,才是通往幸福的唯一方式。不幸才會召來幸運:有一次我路過某間規模很大的銀行。看到莊嚴的建築,我突然有了這樣
  • 「聖人千慮,必有一失;愚人千慮,必有一得」這話兒是從哪裡來的?後人減縮成「千慮一得」的成語,其中顯現了晏子的機智,比機智更可貴的是他的好德的修為,智仁勇兼備又謙沖自持,淡淡定定看破財的誘惑,尚儉守德、不造業。
  • 回歸傳統文化,經典教育是最好的方法。圖為啟慧書院的小朋友在學習國學。(啟慧書院)
    啟慧美德才藝中文學校,位於溫哥華地區列治文市。其提供的啟慧書院國學經典踐行班,深受廣大華人家長的稱讚。經過學習,兒童養成了良好的品德,增長了才藝,開拓了視野。本文談及閱讀經典著作對兒童身心的幫助。讀經典和不讀經典,世界是不一樣的世界,讀經典和不讀經典,過的是不一樣的人生。
  • 若有精誠,天地動容。明朝大臣王陽明,就擁有感天動地的至誠。在他傳奇的一生中,不是武將,卻能多次率軍平叛;不是出家人,依然修行有素;一生為官,能夠祈風祈雨,以血禳災,力濟天下蒼生。
  • 弗朗茨‧澤拉菲庫斯‧彼得‧舒伯特(德語:Franz Seraphicus Peter Schubert,1797年1月31日-1828年11月19日)是奧地利作曲家、早期浪漫主義音樂的代表人物,也是公認的古典主義音樂最後一位巨匠。
  • 「超乎想像地好!」2016年9月20日,台灣兒歌創作泰斗施福珍與夫人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彰化的演出後激動不已:「太感謝有今天這樣的機會,有生之年能聽到如此精彩的演出,非常感恩。」
  • 一到中秋,舉頭望明月,嫦娥奔月、吳剛伐桂和玉兔搗藥這些古老又長青的傳統神話故事就浮上心頭。這些天上來的消息,中秋神話故事,可能是帶著解除人間生老病死無盡苦痛循環的密訊、密碼?幾千年來一直讓人追索、探尋!年復一年……生命經過幾多年歲的追逐無解,沈靜一下心情,在中秋夜探索一下這些神話故事的弦外真音。
  • 曾幾何時,很嚮往瑪雅,因為她的神秘,牽引著無限深遠的世界,讓人可以在繁忙的生活中,有機會靜下來思索人生。如果不是瑪雅自久遠流傳下來的2012的預言,也許現代人類的思索方式會改變方向和角度。正因預言自身的魅力,無形中牽動了全球,幾乎每一個角落形形色色的人,以及千差萬別的人生命運。信和不信,預言都會以自己的方式,向人類全面展開,而時間的推進,將能展現生命真實的一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