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之

公驢發跡

文:無敵老頑童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祥林嫂是幸福的, 雖然她總覺得哪有些不對。

「我真幸福,真的。」祥林嫂木訥地重複道:「我是掃把星,是我害死了祥林(原作者未提及祥林嫂首任老公姓名,但因其稱祥林嫂,所以我們姑且稱之為祥林吧。)、賀老六和蔣公。是村長帶給了我們現在的新生活、新希望。老龔就是老公,老公就是老龔。」每天吃藥前,她總是要把這話說上五遍,就像是虔誠的基督徒在餐前的感恩祈禱。雖然她自己也對剛剛話裡說的「新生活」、「新希望」不太理解,但日復一日的誦念之後,這些彷彿就已經變成了的貫口,即使在夢中也可以不假思索地說出來。

村長和老龔其實是一個人,也就是祥林嫂的老公,現在的老公。其實村里人背地裡更願意把村長叫做「公驢」。公驢原本是孤兒,沒有姓氏,生下來才幾天大就被遺棄在龔莊。當村民剛發現他的時候,正值村里原來最大的惡覇「公驢」死了。老人們都說這孩子是「公驢」的轉世,因此都叫他「公驢」,希望他能夠自生自滅。然而村里總有好心的婦人把他帶回家中輪流照顧,小公驢才得以溫飽、免於一死。

長到十五六歲,公驢終於「不負眾望」地成為了村里有名的流氓。雖說以乞討為生,但公驢的手段有些特別——凡是對他不予施捨或招待不周的,家裡總是會莫名地出現夜里門窗被砸,鎖孔被堵以及院牆被潑糞等咄咄怪事,甚至更有不少人家的妻女被人憑空造謠、玷污清白。所以村人對他是避之不及,卻又不得不小心侍奉。公驢因此日漸驕橫,還養了數條流浪大狗,其中最大最聽他話的一條叫做「夜叉」。

祥林嫂當然是對此事一無所知。

其實在公驢之前、賀老六之後,祥林嫂另有個老公。自從賀老六死了之後,祥林嫂總覺得自己是掃把星,害死了兩任夫君,所以惶惶不可終日。後來聽人勸說,在土地廟捐了一條門檻贖身,沒想剛巧遇到了來土地廟為剛剛過世妻子上香的蔣公,祥林嫂的好運也就跟着來了。蔣公是村里的大戶,家業頗豐。他憐憫祥林嫂的不幸身世,加上他還有膝下兩個年幼的兒子蔣忠、蔣華無人照料,所以就招祥林嫂進府做了傭人。重獲新生的祥林嫂幹活格外賣力,不僅將蔣忠、蔣華撫養得白白胖胖,而且還將家裡家外打掃得乾乾淨淨、一塵不染,故頗得蔣公賞識。兩年之後,蔣公為避村里人閒話,就將祥林嫂娶過門來續絃,夫妻二人相敬如賓。再過一年之後,祥林嫂為蔣家添了一女,小名敏兒。雖然身處亂世,但一家人也過得簡單寧靜。「我真的很幸福,真的。」一有閑暇功夫,祥林嫂就滿心歡喜地想:「虧得蔣公不嫌棄,我才有過去夢裡想都不敢想的生活。菩薩保佑,但願這種日子永遠地過下去吧!」

村東面五十里左右的地方有個死火山,因為中間凹四面凸,看起來像個倒立著的窩頭,因此被稱為窩頭山。山上怪石叢生,土地貧瘠,很難耕種,所以人口稀少。正是因為這樣,很多強盜小偷為躲避抓捕,大多藏匿、聚集於此,久而久之,該地被稱為「窩寇」。

大概是祥林嫂生下敏兒後的第四年,窩寇大舉進犯龔莊。蔣公率村里眾男丁奮力抵抗,但總是寡不敵眾,敗多勝少,命懸一線。最後,仰仗於臨近的梅莊梅老大親自出手,帶領兩條藏獒直搗窩頭山重創匪巢。窩寇分身乏術,只得匆忙回撤,龔莊老少才得以保全性命。然而經此一戰之後,龔莊男丁幾乎全部戰死,蔣公也身負重傷,每天只能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魔鬼般的身影出現在了龔莊,還牽著十幾條大狗。沒錯,他就是公驢。幾乎就在公驢出現的同時,當天夜裡,蔣公突然被賊人所害,一命嗚呼。據說兇手非常殘忍,一刀砍在脖子上,不僅切斷了氣管,幾乎連整個頭顱也一起斬了下來。祥林嫂的眼淚還沒來得及擦干,公驢就帶著他的大狗們來了。公驢說是他的大狗昨晚看到有窩寇闖入蔣府,肯定是兇手。公驢又說窩寇肯定會卷土再來,號召村里人有錢捐錢、有物捐物,一起抵抗,還說大敵當前,如誰有異議就拖出去餵他的大狗。抗窩總指揮部就設在蔣府,公驢順勢就當仁不讓地坐在了主席的位置上,成了臨時村長,他的狗們也分別佔據了次席。很快捐贈的財物堆滿了蔣府的倉庫,但窩寇卻遲遲沒有來。日子久了,面對村民們的非議,公驢打起了祥林嫂的主意。

「蔣公是原來的村長。祥林嫂是蔣公的老婆。只要把祥林嫂娶到手,村長的寶座才能夠坐得穩,那些村民捐出來的財物才能夠最終變成我的。」公驢的如意算盤打得噼啪作響。但畢竟祥林嫂是個剛烈的女子,當年二婚嫁給賀老六,強行拜堂時險些一頭撞死在香爐上,所以硬來是不行的,公驢對此心知肚明。除了平日對祥林嫂和三個孩子大獻殷勤之外,公驢不得不動用了自己的殺手鐧——萱姐。

萱姐是個靈婆,原本是附近鐘莊人,姓鐘名萱。她雖年近四十,但在脂粉和香水的包裹下顯得姿色萬千,還有一雙足以攝人心魂的媚眼。村里人男女老少都叫她一聲萱姐。據鐘莊人介紹,萱姐年輕時跟很多富家公子有過交往,可最後均是無疾而終,不了了之。村里老人都說,她是狐貍精轉世,一輩子成不了婚的。在公驢還沒陰謀篡位當上村長時,龔莊裡的老百姓都是信神拜佛的,所以廟宇和大仙靈婆眾多。但是公驢接管該莊後,馬上就以私通外敵窩寇、未能及時預測本莊重大災難,以及未能庇佑老百姓為由,將眾多廟宇拆除、遣散了眾多大仙靈婆,只剩下了一個土地廟和萱姐。村民們也只能將自己的一腔喜怒哀樂依托在萱姐上了。

自打蔣公橫死後,祥林嫂由於悲傷過度,留下了偏頭痛的毛病。她拿了二兩銀子和一隻活的大公雞(據說狐貍精喜歡吃雞)去找萱姐。萱姐煞有其勢地做了一番法事之後,伏在祥林嫂耳邊陰森而又詭秘地說:「佛祖說了,你是掃把星轉世,專克老公的。這次的頭疼病就是你的幾個死鬼丈夫的冤魂聚在你頭上了。」「那如何破解啊?」祥林嫂驚恐地問道。「想要破解也不難。」萱姐故意喝了一口茶,緩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祥林嫂,幽幽地說出了公驢讓她傳達的話:「那你就要再找個老公,找個厲害的老公,命硬不怕被克的老公,才能鎮得住那些冤魂的邪氣。」

祥林嫂最終聽信了萱姐的話嫁給了公驢。但婚後她的頭疼並沒有好轉,公驢卻日漸風光起來。正式當上村長的第一天,公驢就昭告全村,無論是公開還是私下場合,均不能稱其為公驢只能是「村長」或「老龔」。龔莊人世代養驢,不僅吃驢肉,而且因為驢皮比羊皮更緻密耐存放,所以更多地用來書寫保存珍貴的歷史資料。自從公驢當上了村長,真驢們的末日也就到了。為了避諱村長的外號,各家各戶的驢都被屠殺殆盡,記載着眾多珍貴史料的驢皮卷也被付之一炬。既然稱公驢有違忌諱,但聰明的村民們馬上私下裡又給公驢起了一個全新的指代——「那個畜生」。

第二年,在蔣公的首個祭日,祥林嫂從土地廟進香回來後,當晚就做了一個夢。這個夢也成為了她一生中最大噩夢的起點。 (待續)

(敬請繼續關注《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之:狐仙萱姐》)

責任編輯:芮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