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東德國防部長之選擇給中共軍方的啟示

高智晟在新書披露,中共軍隊內設維穩辦,維穩辦官員作為變態被基層官兵稱作「閹狗」,屢遭毆打。圖為,2016年2月19日,武警北京總隊的武警官兵在進行理論測試。(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1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5日訊】目前,中共在面臨著來自美國在貿易、科技、人權、軍事等方面的巨大壓力,以及如何應對香港民眾抗議、提振國內經濟等棘手問題上,基本是束手無策,所採取的方式也是在加速其死亡的進程。而且,「天滅中共」的天象亦一再彰顯。可以說,中共正處於其垮台的前夜。由此,人們開始思考,中共軍方高層或許也在思考,當那一天到來時,中共豢養多年的軍隊,是否還會與三十年前鎮壓學生那樣凶殘?而凶殘過後將背負怎樣的人生枷鎖,是否也曾想過?

近日,海外有媒體刊登了2001年異見作家周勍對東德最後一任國防部長的採訪記錄,從中或許可以帶給中共軍方高層某些啟示。

這位最後一任國防部長名叫特奧多爾•霍夫曼(Theodor Hoffmann),1935年2月27日生於德國古斯泰維爾的一個農業工人家庭,1952年參加東德人民軍海軍,先後擔任艦隊參謀長、司令、海軍副參謀長、副司令、司令,上將軍銜,1989年11月18日出任東德政府的最後一任軍職國防部長,1990年4月起任國家人民軍總司令。在兩德統一的前三天,即1990年9月30日退出現役。退役後為前東德一家小公司工作,負責開拓俄羅斯市場。

霍夫曼在兩德統一過程中最大的貢獻是:未動一槍一彈,將當時華約各國中武器裝備最精良的一支軍隊,即東德100萬人民軍,下令解散,並使之和平融入西德聯邦軍隊組成的德國國防軍。此外,東德人在萊比錫大遊行時,他還曾下令禁止士兵攜帶武器,在東德人沖向柏林牆時,他沒有下達讓邊防士兵開槍的命令。

為何會做出如此選擇?霍夫曼講述了當年的歷史背景。當時幾乎所有的華約締約國都處於深刻危機中,東德政府也已經意識到了兩德必須統一,而且是在和平不流血的情況下實現統一,並設想建立一個條約共同體。其第一步就是建立兩德間的邦聯。但是在1990年3月的選舉之後,由於黨和國家領導人失去了民眾的信任,這一進程就以意想不到的步驟開始了,而且東德領導人能施加的影響很小。

當時,東德人喊出了「永遠不要社會主義」、「我們是一個民族」等口號,而「永遠不要社會主義」的潛台詞就是需要資本主義的統一的德國政府。在霍夫曼看來,之所以出現這一結果,首要原因肯定是因為東德人缺乏民主與自由,當每個個體日甚一日地感覺到這種缺憾時,社會就將趨於癱瘓。

更為關鍵的是,當黨和國家領導人距離人民越來越遠時,當他們對現實和公民的需求越來越淡漠,甚至極其荒唐地背離社會科學基本原理一意孤行時,當他們的統治越來越具有專橫、武斷、強制的色彩時,只需要在火藥桶內投入區區一個火星,便可以引發廣大東德民眾的公憤。這一場景發生於1989年的夏秋之際。彼時,東德民眾外逃浪潮四起,數萬人為爭取社會變革而和平示威。

基於時代這樣的背景,霍夫曼認為,軍隊是人民的一部分,軍人的情緒和人民的呼聲沒有什麼不同。而且當時軍隊中的將士都決定尊重並服從人民的意願。他作為國防部長的任務,就是讓軍隊在和平的前提下融入兩德統一之中。事後,他在和原東德領導人一塊兒聊天時,常常會問在那種情況下,我們是否有更好的選擇,大家的回答是一致的:沒有,根本再無別的選擇。這就是說,在當時,德國的統一進程不可避免。

迄今為止,霍夫曼對當年的決定並不後悔,「我們對原東德人民負有責任,我們也完成了這一責任。」「我們是為了未來才直面過去曾犯過的錯誤。」

在霍夫曼看來,軍隊不可能也不願意違背人民的意願,軍隊也不應是黨和國家領導層對付內部矛盾、維持自身統治的工具。

對於隔斷東西德的柏林牆,霍夫曼認為這對東德來說並不是強大的標誌,而是比較弱小的標誌,因為如果這個國家情況很好,人民就不會外逃。當1989年他看到柏林牆打開時人民歡天喜地的情形,他就開始問自己:這堵牆究竟對我們有什麼用處?這堵牆只給人民帶來了痛苦。

作為既得利益者,霍夫曼是否會後悔失去的一切?面對這樣的問題,霍夫曼表示,如果東德不解體,自己很有可能在海軍司令的職位上退休。他個人會生活得更好,不過他坦言,現在豐富的生活用品在東德時用他的退休金很難買到,因為物資短缺,很多東西用錢根本買不到的,他也很難像現在這樣自由出國旅行。

霍夫曼的經歷和選擇,對於當今處於十字路口的中共軍方高層或許有所啟迪?如果他們考慮未來。那就是,此時專橫、武斷、干盡壞事的中共已經是天怨人怒,走向解體是大概率事件。當有一天中國人再次走上街頭抗議時,中共軍方將面臨兩個選擇,即助紂為虐還是順應民意。霍夫曼說得好,軍隊不可能也不能違背人民的意願,軍隊也不應是黨和國家領導層對付內部矛盾、維持自身統治的工具。

歷史洪流滾滾向前,所有逆天而行者都終將被歷史淘汰,霍夫曼的決定也是在告訴後來者,順應天意才可以獲得真正精神上的自由。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11-15 3: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