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莊王一鳴驚人稱霸天下 卻提出「止戈為武」

文/劉曉
楚莊王提出,「武」的根本含義是「止戈」,而要做到「止戈」,修行德業是非常重要的。示意圖。(shutterstock)
  人氣: 416
【字號】    
   標籤: tags: , ,

楚莊王是春秋五霸之一,但史書上記載,在他即位的頭三年,每日都是吃喝玩樂,且荒於政事,下令說「有敢諫者死無赦」。

明代小說《東周列國志》中的楚莊王像。(公有領域)

一個叫伍舉的大臣實在看不下去了,就以隱喻的方法進諫道:「臣聽說楚國的高地上有一隻大鳥,棲息三年,不飛不鳴,不知是什麼鳥?」聰明的楚莊王聽出了諷喻的意思,就回答說:「大鳥三年不飛,飛則沖天;三年不鳴,鳴必驚人。」

然而,幾個月過去了,楚莊王依然我行我素,依舊吃喝玩樂。另一位叫蘇從的大臣再次冒死進言,莊王終於聽從了勸告,誅殺身邊的小人,任用賢能,勵精圖治,推行法治,還興修水利,重視耕作,使得楚國的國力日益強盛,並成為了春秋的霸主。

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這樣一件事。當時,周代諸侯宮廷南面的宮門,稱作「雉門」,又稱作「茅門」。為了管理雉門,楚莊王制定了有關法令,稱作「茅門之法」。

根據茅門之法,「群臣大夫諸公子入朝,馬蹄踐溜者,廷斬其輈、戮其御。」意思是說,群臣諸大夫和公子們到宮廷來朝拜楚王時,誰的馬蹄踐踏了茅門外的散水,就由宮廷裡的執法官把他的車轅砍斷,把他的車夫處死。

一天,太子入朝,馬蹄踐踏了散水,執法官就按照法律規定,砍了太子的車轅,殺了太子的車夫。太子很憤怒,到宮廷裡對楚莊王哭訴道:「請父親為我殺死那個執法官。」

春秋時代馬戰車構造圖。(公有領域)

楚莊王告訴兒子:「法令是用以敬宗廟尊社稷的,因此凡是能立法守法、尊敬社稷的,都是國家應該器重的臣子,這樣的人怎麼可以把他處死呢?違犯法律、不聽從命令、不尊敬社稷,那就意味著臣子凌駕在君王之上。臣子凌駕在君王之上,那麼君王就失去權威;下面的人喜歡計較報復,那麼上面的君王就會受到威脅。權威喪失,君位危險,國家就會保不住。那我拿什麼留給子孫後代呢?」

太子聽後,很羞愧,立即退下了。

與當代縱容子女利用職權攫取利益、為非作歹的中共官員相對照,楚莊王之言、之行怎不讓今人慨歎!

更讓人欽佩的是楚莊王對於武功的理解。公元前597年的邲之戰擊敗了強大的晉國後,楚國已經沒有了敵手。有大臣在戰爭結束後建議莊王建造軍營炫耀武功,收集晉國士兵的首級堆起高冢,以此表明不忘記武功。

可是楚莊王卻說:「說到文字,止戈二字合起來是個武字。武王打敗殷商後作《周頌》,裡邊有詩句說:『收拾干戈,包藏弓箭。我追求美德,成就王業而保有天下。』『先王的美德而加以發揚,我前去征討只是為了求得安定。』『安定萬邦,常有豐年。』」

武功,是用來禁止強暴、消滅戰爭、保持強大、鞏固功業、安定百姓、使大眾和順、豐富財物的,現在我讓晉楚兩國士兵暴露屍骨,炫耀武力以使諸侯畏懼,不消滅戰爭,哪裡能夠保持強大?百姓如何能夠安定?沒有德行而勉強和諸侯相爭,用什麼使大眾和順?趁人之危作為自己的利益,趁人之亂作為自己的安定,如何能豐富財物?武功具有七種美德,我對晉國用兵卻沒有一項美德,用什麼來昭示子孫後代?還是為楚國的先君修建宗廟,把成功的事祭告先君罷了。用武不是我追求的功業。古代聖明的君王征伐對上不恭敬的國家,抓住它的罪魁禍首殺掉埋葬以懲戒罪惡。現在我並不能明確指出晉國的罪惡在哪裡,士卒都不過是盡忠為執行國君的命令而死,怎麼能建造高冢懲戒他們呢?」

楚莊王之語道出了「武」的根本含義,那就是「止戈」,而要做到「止戈」,不盲目追求武功、修行德業是非常重要的。@*#

 

甲骨文「武」。(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
1.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
2. 《左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佛法在東漢明帝時期傳入中國後,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廣泛傳播,信佛、修佛的人數越來越多。他們中既有帝王將相、後宮佳人,也有普通百姓。這一時期修佛之人亦出現了不少神異之事,本篇就說說這一時期發生在一些修佛女子身上的神奇事。
  • 清朝康熙大帝曾教育兒子們要以寬容仁恕忍讓之心對待他人,看到他人有得意的事,要替他高興。看見他人有失意的事,要心生憐憫。如果一個人總是妒忌他人的成功,對他人的失敗幸災樂禍,又怎麼能與人共處呢?這樣做只會讓自己的心術變壞而已。古人說過:「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存有這樣心思的人,上天一定會保佑他的。
  • 孔子是儒家學說的鼻祖,其「仁義禮智信」和「中庸」思想影響了後世兩千多年的王朝。孔子在世時,曾幾次向老子問道,並在老子的啟發下,對「道」有了逐漸深入的理解。據傳書上記載,孔子問道於老子之後,回去便常常打坐靜思,他的弟子顏淵亦潛心靜坐。古籍中亦有孔子不同於凡人的功能的記載。
  • 成語「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本意是一個人得道成仙,家裡的雞和狗也都沾了仙氣隨之升天,至於後世負面的引申義完全曲解了原意。關於這個成語的來源說法很多,其中之一是與漢武帝時期的淮南王劉安有關。
  • 先秦時期,尤其是傳國近八百年的周朝,是一個君子輩出的時代,如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召公、邵穆公、仲山甫、鄭武公、衛武公、曹劌、叔孫穆子、管仲、鮑叔牙、晉文公、晏子、狐偃、趙衰、趙宣子、範文子、魏絳、祁溪、叔向、趙襄子、子產、伍子胥、范蠡、師曠、老子、孔子、孟子……他們不僅具有內在的美德和智慧,而且舉止優雅得體。他們就是孔子所說的「文質彬彬」的君子。
  • 春秋時魯國的大臣叔孫豹在一次出使晉國時,與晉國大臣范宣子談及何為「死而不朽」,他認為延續幾代的功名利祿,算不上不朽,而真正獲得永恆的是人在有生之年要「立德」、「立功」和「立言」。其中擁有讓人敬仰的德行最為重要。無疑,西周至春秋初期衛國的國君衛武公就是這樣一位讓時人和後人敬仰的君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