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香港律師桑普:港人同心對抗中共暴力

香港中大
2019年11月11日,香港政治評論員及律師桑普(中)出席溫哥華有關香港局勢的公開論壇。(蘇燦/新唐人)
人氣: 1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魏思明溫哥華報導)本週,香港警方開槍實彈射殺抗爭者,並派出大批警力衝擊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等校園,抓捕學生,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動盪局面。香港人將何去何從?在溫哥華參加香港論壇演講的香港政治評論員兼律師桑普,星期二(11月12日)接受了大紀元專訪。

港警已成爲中共的武器攻擊港人

這樣看來,(港警)真的是比納粹蓋世太保還要厲害。在西方國家(警察)不會這麽冒然地闖進教會和校園抓人。中共統治中國70多年以來,他們的做法就是無視一切規矩,他們爲了擴張權力無所不用其極。香港警察已成爲中共的武器去攻擊香港人,這個局勢的升級非常嚴重,從港警星期一(11月11日)開三槍試圖殺人,到正在進行中的中大保衛戰都是血淋淋的,林鄭本週派出特務警察,從懲教署增調人員以擴張編制,可以肯定中共的公安、國安、甚至軍人、武警潛入香港的人數已經不是三千、幾千,可能會不斷增加。

這對手無寸鐵的抗爭者,有極低度武力的示威者是難以招架的。如果警方對中大的學生進行大搜捕,大鎮壓,不惜犧牲人命,這種事態的發展將會讓香港人非常的悲憤。這種局勢的升級無助於解決問題。

林鄭已經講明,不會做出任何的讓步。加拿大、美國政府的官員、國會議員必須要關注,千萬不要以爲警察對示威者使用暴力,示威者對警察也是暴力,以五五波來評價,這是不對的。我要嚴正指出說,示威者是反抗,在中大二號橋戰役中,警察不斷發射橡膠子彈、催淚彈,使用水砲車,而學生投擲燃燒物反抗,示威者爲什麽這樣做,因爲那是他們的學校呀,警察衝擊人家的學校,去抓人,真的是匪夷所思。

警察已經不是可以談判的對像,校長與警察談判,但沒有結果,警察不願意對話,學生唯有反抗。難道學生要回到宿舍當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嗎?這是違反人性,而且他們不會這樣做,現在香港人有多少人自發堵住公路,香港人是和學生站在一起的。

罷工表明港人不分老中青 以同樣的心志對抗中共暴政

三罷(罷工、罷課、罷市)的行動正在進行中,他們事先沒有長時間的醖釀,但他們意識到:學生在為我們擋子彈,我們能不上一天班嗎,這是他們的口號。中學生組成人鏈,大學被關閉,學生將面臨記過、制裁,但他們依然願意這樣做。

三罷行動即使不會獲得一個結果,但可以給出一個強烈的態度:全香港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是和走在前線的學生站在一起的,這一點相當重要。三罷在國際上是一個和平抗命的行動,同時激發很強烈的道德感召力,給前線的學生和國際的公民社會,包括加拿大社會一個信息,讓他們知道香港人是不分老中青,以同樣的心志對抗中共的暴政。

示威者是抗暴 港人都不願意和他們割席

我再重申,我認爲示威者不是暴力的,他們是抗暴,當然這其中有個案涉及暴力,我相信很多香港人依然是支持(抗暴者的),香港人是鐵了心的,視其為生死存亡的一戰。尤其是傾向民主自由的人,擁抱普世價值的人,他們想到的是:學生是在前面為我們擋刀,無論他們犯了多少錯,我們都不願意和他們割席。

我們看到的通常是學生受到了警察的衝擊,學生要去防衛,有人用破的瓶子追打學生,如果這個時候不制止他,或用適當武力阻止他,真的就有可能傷害到學生。我認爲很多情況應該用正當防衛和緊急避難來看待。

警察使用的暴力遠遠超過示威者的反抗,有些外國媒體各打五十大板來報導香港的事件,不是這樣的,你看死傷數字就可以説明一切,沒有暴力可言,所以不可以說因爲香港人用暴力對抗警察、逼迫警察用暴力來對待示威者,這是顛倒是非的。

示威者對中共暴政的認識跟抗爭的意志不會被摧毀

港人藏在心中的情緒終有一天會爆發

會不會重演八九六四以後萬籟俱寂的情況?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我看到香港的年青人是預計到了這個結果去做了,八九六四的學生是沒有預計到這樣一個結果,大陸的學生完全沒有預計到子彈會射到他們的身上,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分別。另外當年經歷八九六四的大陸人即使受到創傷,他們不能離開中國大陸,香港人受創傷了,我預計他們會想方設法離開香港,這方面有本質的不同。香港的警察也是人,也有家庭,他們也怕,所以兩者意志力是不一樣的。

我覺得香港不會重演八九六四開槍後的景象,他們(示威學生)可能會回家嚎哭,但他們潛藏在心裡的、對中共暴政的認識跟抗爭的意志不會被摧毀。我覺得大部分的香港人藏在心中的這種情緒終有一天會爆發出來。

目前迫切的要求是釋放被捕的人

我認爲,真正的獨立調查目前不會獲得實現,當局會用騙術,組成一個假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這樣做等於是拉攏商界和外國站在他們一邊:你看我兌現了我們所說的。其目的是孤立示威者。

香港人想要的是真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獨立的法官。中共是不願意被揭穿的,如果真的是獨立調查,你想有多少武警、公安參加了鎮壓,你想這樣的事情能獨立調查得了嗎?能公開得了嗎?

所以我認爲獨立調查從6.12以來發生的所有案件,曠日費時,如同集中營的新屋嶺的事情如何調查?獨立調查的人能否獲得蒐證的權力?中共是不會給的,所以不可能實現。

目前我們迫切的要求是釋放被捕的人,現在接近4000人被羈押,可能被起訴的有二成左右。

加國公民應團結一致施壓政府啟用《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

2017年加拿大已經通過了類似美國的《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即《外國腐敗官員受害者正義法》),這個法律可以制裁香港侵犯人權、破壞民主進程的的官員和警察,禁止他們及家人入境以及沒收其財產等,但加拿大政府從來沒有用過,目前被擱置在總理的抽屜裡。我認爲在加拿大這種多元開放民主的社會,公民可以團結一致,向政府當局施壓,能夠使用這個法律,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第二點,加拿大如果參與任何橡膠子彈、胡椒噴霧、催淚彈等武器的製造或任何工序的話,不要再出口到中國和香港,應禁運軍火到香港。

第三點,呼籲加拿大政府發出強烈的外交照會給香港特區的特首,要譴責使用《緊急法》及一系列的暴力行爲對待香港人,不要以爲送中條例被撤回,在港的30萬加拿大人就安全了,特首已經在用1922年頒布的緊急情況條例來打壓香港人,居住在香港的加拿大人可能面臨被斷網、宵禁,甚至當局會使用23條基本法,讓加拿大人就範,說他們煽動顛覆中共政權罪,甚至被「送中」,目前已有兩名加拿大人在中國被囚禁。

此外加拿大和香港的雙邊貿易協定中也包括了有關保護人權的條款,已經立法,就可以運用,如果香港違約,加拿大政府是可以以此協議來制裁的。◇ #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