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

金蘭之交「變臉」幫助老友妻小

作者:仲翁整理

受金蘭之交的託付,為何變臉? (pixabay)

  人氣: 3378
【字號】    
   標籤: tags: ,

甲君與乙君是好友,甲君家道中落,乙君家經營商業一直很興盛。甲君想要外出做生意改善家境,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好友乙君,也把家屬託付給他,乙君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甲君出門一個月後,家裡的家用就捉襟見肘了,家裡人快吃不上飯了,甲君妻子打發兒子到乙君家求助。豈知,乙君變了臉,不禁不給一點救援還冷笑說:「過去我是答應過你父親,不過只是開玩笑罷了。你們家這麼多口的人,都靠我生活,我供給你們享用,來日漫長,即使有銅山,也是很容易挖光的。請你們另作打算吧!」

甲君的兒子一聽,絕望了。不得已,又哀求他。這次乙君拒絕得更堅決。孩子憂悶地回到家裡,把事情告訴母親。甲君妻嘆息說:「現在天下所說的金蘭之友,恐怕也就是這個樣子罷了。」甲君家陷入斷炊的困境了,全家憂愁,面面相覷,主子不在,毫無辦法。

這時突然乙君的老僕來看他們,甲君妻數說他主人食言的不是,乙君的老僕也為之抱不平說:「是呀,人情像這樣反覆無常,還交朋友幹什麼呢?」轉而又說道:「夫人先請息怒,老僕聽說夫人一家都精於女工,為什麼不用針線謀生呢?這不比求人救濟強嗎?」

甲君妻說:「你的話本不錯,無奈我沒有本錢,怎麼買料幹活兒呢?」

乙君的老僕說:「果然是這樣的話,老奴自有好辦法。老奴常替主人點算各店財物,很受主人的信任,夫人需要什麼東西,老奴可以到各店臨時支取,等賣掉成品再付給他們錢,也沒什麼不行的。」

甲君妻非常高興,連忙向他道謝,請求乙君的老僕幫忙借來針線布帛等材料、工具,此後,每天督促小妾,女兒,兒媳專心刺繡,從早晨到晚上,不停地工作。她們每完成一件成品,乙君的老僕就拿去賣,其實是暗地裡拿到自己主子──乙君那裡。

她每天督促小妾,女兒,兒媳專心刺繡,從早晨到晚上,不停地工作。圖:明 仇英《漢宮春曉》(局部)。(公有領域)

乙君欣賞那些甲君家人完成的精巧繡品,不惜高價買下。甲君一家吃用不再缺乏了,時間久了,漸有盈餘,全家都感激乙君的老僕,一方面對乙君更是不滿。乙君從甲君走後也絕不上門,從不過問甲君家的事情。

甲君到外地後,與人合夥經營生意,經過三年,腰包裝滿滿地回到家裡。他看到家人都安然無恙,衣食充足,十分感激老友乙君,能夠一年又一年,長時間周濟家裡老老小小。

豈知和妻子一談,妻又唾又罵地說:「你別作夢了!如果我們真的指望你的那個金蘭之交,現在一家人有可能也見不著你了!」甲妻痛切地對丈夫數說乙君的所作所為,同時,對乙君的老僕的恩惠感激涕零。別後種種,她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地告訴了丈夫。三年後回了鄉,甲君沒想到金蘭之交變了樣,一肚子詫異和不相信,就去責問乙君。

乙君見甲君回來,非常高興,握手敘別。甲君這方滿肚子氣憤,按捺著變了臉色說道:「我走時把家屬託付給您,幸虧他們都沒有餓死,沒有您的恩惠,成不了今天這個樣子。」

乙君笑著說:「您是懷疑我吧?這我可以理解,事實上,我的老僕替嫂夫人經營規劃的事,都是在我籌劃安排之中。三年前,我想著,您的小妾和女兒都屬妙齡,您既遠出,全家無主,如果讓她們安閒地吃白飯,怕她們反而會安逸閒蕩幹出不守規矩的事,所以借針線女工的活兒讓她們苦苦勞作,縛住她們的身心。但是,如不給她們製造點困難,她們有了安逸心、依賴心就不會集中精力去幹,我又提高她們繡品的價錢,這樣,她們為了得到好價錢,疲勞就放一邊去了。我替您謀劃不能說是不忠了,我哪是真的需要收藏那些刺繡飾品來玩賞呢?」

清孫溫繪《紅樓夢》第45回,金蘭契互剖金蘭語,風雨夕悶制風雨詞 。(公有領域)
安逸閒蕩意容易養出不好的心,乙君就暗中籌劃讓甲君的家小作女紅。圖是孫溫繪《紅樓夢》第45回。(公有領域)

這時乙君讓左右僕人抬出一個箱子來,箱子裡堆積的全都是歷年所買下的甲君家小縫製的各種繡品,亮閃閃的像新的一樣。

乙君對甲君說:「我留這些東西實在沒有用,請帶回去,待您女兒出嫁時,算是我資助的一份小小的妝奩就可以了。」

至此,甲君終於完全明白乙君的良苦用心和真摯友誼,抱臂痛哭,再拜謝過。回家把事情原委說給妻妾子女聽,一家子這才恍然大悟,對好友的用心良苦,打從心底感激涕零。@*#◇

資料來源:《留仙外史》

--點閱【民間故事】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享受榮華富貴歡樂數十年,上天等到了這一刻才降災禍來懲罰他,一家遭到滅頂。陳年往事重演了,……借債借得愈久,而所償還的利息就需要越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