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佳人】鶼鰈情深 伴蘇軾宦海浮沉的賢內助

文/孫書香

蘇軾的結髮之妻伴他寒窗苦讀,也一同經歷了蘇軾金榜題名的風光。圖為宋 佚名《女孝經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1812
【字號】    
   標籤: tags: , ,

讓夫妻感情長久的,從來不只是愛情,而是有恩有義。

蘇軾的結髮之妻

蘇軾19歲時,娶了同鄉16歲的少女王弗。王弗是眉州青神人(今四川省眉山市青神縣),1039年出生於一個書香之家,是進士王方之女。

幼承庭訓的王弗,聰慧謙謹。剛嫁與蘇軾時,她未曾說自己通詩書,但每當蘇軾讀書偶有遺忘,陪伴在側的王弗就從旁提醒。蘇軾問她其它書,她也說略微知道,這使蘇軾對她刮目相看。蘇軾與訪客交談時,王弗常立於屏風之後傾聽,之後告訴蘇軾她對某人性情及為人的看法,無不言中,可謂蘇軾絕佳的賢內助。

王弗為蘇軾紅袖添香,伴他寒窗苦讀,也一同經歷了蘇軾金榜題名的風光。二人結婚十一年,情深意篤。

1065年,年方27的王弗病卒於京師開封。第二年,30歲的蘇軾寫《亡妻王氏墓誌銘》,文中稱夫人為「君」, 他讚許王弗在家和出嫁後侍奉父母公婆,皆以謹肅聞名。陪伴丈夫在任上,經常告誡遠離父母的蘇軾,要按老父親的教導辦事,提醒不善為人處事的蘇軾,勿被奸邪讒佞矇騙。

父親蘇洵曾對蘇軾說,「王弗跟著你同甘共苦,不要忘了她,將來要將她葬於她婆婆的墓邊。」蘇軾遵從父命,在眉州東北彭山縣安鎮鄉可龍里,將之葬於她婆婆的墳墓之側,距蘇洵夫婦墓西北八步。

四百餘字的墓誌銘中,蘇軾兩次大呼「嗚呼哀哉」,痛惜王弗不壽,哀思深摯。

第二年,父親蘇洵亦過世,從王弗離世到1068年秋為父親守喪期滿回朝,蘇軾沒寫一首詩。 後來,蘇軾的詩詞中開始湧現「早生華髮」、「老」、「衰」之辭,可見其悲涼心態。

十年後在密州的一個夜晚,1075年正月二十日,蘇軾夢中見到王弗,醒來傷感不已,寫下悼亡詞《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詞中的夫妻深情,千年後猶令人動容。十年生死相隔的夫妻,相互遙念,卻各無消息。蘇軾在密州(山東諸城),亡妻孑然一身埋於四川墳塋,夫妻無法共話,不僅是千里相隔,更是陰陽兩隔、無法穿越,這是何等的無奈。即使生死之間可以溝通,夫妻得以重見,又能如何?音容渺茫,面顏已衰,縱使相逢,大概妻子也不能相認了。

清朝黃慎《東坡笠屐》。(公有領域)

蘇軾的第二任妻子王閏之

王弗離世三年後,1068年,蘇軾娶王弗的堂妹王閏之為繼室。王閏之比蘇軾小十一歲,1048出生於眉州青神農家,字季璋,小名叫「二十七娘」。

閏之精心照料蘇軾的生活,呵護姐姐留下的兒子蘇邁,後來又為蘇軾生下蘇迨、蘇過二子。

蘇軾稱閏之為「老妻」,以「老孟光」 誇讚閏之。柔順溫和的閏之,非常賢惠能幹,而且任勞任怨,家中大小事,她一人全能應對。當時蘇軾大伯父蘇澹的長孫病故於京城,侄子的遺孀及兩個侄孫由蘇家撫養著,老奶媽年紀大,十幾口人的家務,都是閏之一人料理。閏之也非常豁達,容得蘇軾將朝雲收在身邊,並與之終生相處和睦。

閏之與蘇軾共同生活的二十五年,是蘇軾人生起伏最大的時期。她陪伴蘇軾從家鄉眉山來到京城開封,先是輾轉杭州、密州、徐州、湖州,共同經受貶居黃州的艱難,後又從朝廷到州郡,再由州郡回朝廷,顛沛流離,幾起幾落,歷經坎坷與繁華。

剛到杭州不久,「灑脫」的蘇軾能夠「臘日不歸對妻孥,名尋道人實自娛」,也仰賴閏之的能幹與豁達。

蘇軾寄情山水、與文人高僧交遊的閒情背後,都有閏之持家主內的辛勞。在給好友的詩中,蘇軾曾說:「子還可責同元亮,妻卻差賢勝敬通。」意思說妻子的賢惠實在無可挑剔,自己這輩子幸福啊。

「烏台詩案」時,蘇軾因作詩在湖州被捕,閏之哭泣著送他出門。全家老小非常驚恐,情急之下,閏之擔心小人還會從詩文中找出蘇軾的罪狀,趕緊去焚毀蘇軾的詩稿。

自己罹難,蘇軾感到愧對賢淑的老妻。不久蘇軾在獄中寫下絕命詩,他的牽掛除了弟弟蘇轍,就是老妻閏之:「 額中犀角真君子,身後牛衣愧老妻。」

被貶黃州,蘇軾的《後赤壁賦》中,也有對閏之的描寫:有客無酒 ,回家謀諸婦。婦日:『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須。』於是攜酒與魚,夜遊赤壁。體貼的閏之,使蘇軾的狂放豪縱和高談闊論有了助興的資糧。

北宋喬仲常《後赤壁賦圖》局部,現藏於納爾遜藝術博物館。(公有領域)

黃州的艱難日子裡,蘇軾薪餉微薄,很難養活一大家人,閏之和朝雲及蘇軾一起赤腳耕田、採摘野菜。一次牛病將死,牛醫都沒辦法,閏之卻用青蒿粥給牛治好了。

蘇軾有首《小兒》詩:小兒不識愁,起坐牽我衣。我欲嗔小兒,老妻勸兒痴。兒痴君更甚,不樂愁何為?還坐愧此言,洗盞當我前。大勝劉伶婦,區區為酒錢。

蘇軾心情鬱悶時,小孩牽衣哭鬧,蘇軾剛要發火,閏之就開導蘇軾,嗔怪中有憐愛:「小孩子不懂事,你怎麼比他還任性?回家就生氣,幹嘛不自己找點樂子?」接著她就給丈夫洗淨茶盞,砌茶端酒。蘇軾認為閏之的德行,大勝於劉伶夫人。這有個典故,晉代名士劉伶是酒鬼,家裡只要有點錢,就被他拿去買酒。為幫他戒酒,劉夫人常把酒給藏起來,甚至把酒潑掉,砸爛酒器。而自己困窘之時,得賢妻若此,對蘇軾來說真是莫大安慰。

閏之是知足惜福之人,且有大家風度,無論蘇軾貶居黃州,還是後來的飛黃騰達,面對時常發生天翻地覆改變的生活境遇,閏之都得失如一,隨遇而安,牛衣耕織她不埋怨,錦衣玉食她也不驚喜。

在汝陰時,一次堂前梅花盛開,月色皎然,閏之叫蘇軾請朋友到花下飲酒,閏之說:「春月勝如秋月,秋月令人悽慘,春月令人和悅。」蘇軾大喜:「你說的話,真是詩家語言。真不知道你還會詩啊。」得到靈感,蘇軾寫了一首《減字木蘭花》。

清 惲壽平《梅松月影》。(公有領域)

閏之過生日時,蘇軾放生魚為她資福,並作《蝶戀花》。詞中有「三個明珠,膝上王文度」,讚美閏之對三個兒子疼愛不分親疏。

蘇軾對閏之非常信賴倚重,在他心目中,閏之地位很高。蘇軾有句詩「且須還家與婦計,我本歸路連西南」。說明大事他必徵得閏之的同意,他們之間已超越尋常的夫妻情誼。

1093年八月一日, 閏之在汴京染病去世。

王閏之的葬禮極為隆重,蘇軾親寫祭文《祭亡妻同安郡君文》。他讚閏之恪守婦道,母儀敦厚,對三個兒子一視同仁。如今老妻先於己而逝,蘇軾嘆曰:「孰迎我門,孰饋我田。已矣奈何,淚盡目乾。」他悲痛地許下諾言:「惟有同穴,尚蹈此言。」

弟弟蘇轍也為閏之特意寫了兩篇祭文,《祭亡嫂王氏文》《再祭亡嫂王氏文》,大讚閏之本性厚淳、貧富不驚。

王閏之的靈柩後來一直停放在京西的寺院中。十年後,蘇軾去世,蘇轍將蘇軾與王閏之合葬一處,實現了蘇軾「惟有同穴」之願。@*#

郎世寧《百蝶圖》。(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

《蘇軾文集》
蘇轍《 欒城後集》

點閱【才子佳人】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國時期有一位「醜妻」,頗爲聰慧,即曹魏大臣許允的妻子阮氏。唐 周昉《仕女圖》。(公有領域)
    1071年,蘇軾在杭州擔任通判,負責刑獄和司法。在一次宴會上,他認識了王朝雲。朝雲是杭州錢塘人,1063年出生於貧寒之家,因有姿色,能歌善舞,精通樂器,後成為西湖歌伎。古代稱以歌舞為業的女子為伎,「伎」是技藝、才能之意。
  • 奕繪,字子章,號妙蓮居士,中年後號太素道人,他是乾隆帝第五子榮純親王永琪之孫、榮恪郡王綿億長子。榮親王、榮郡王學問深厚,精通漢文、滿文、西洋算法及書法繪畫,兩代都有著作留世。榮王府上下文風濃厚,古董藏書眾多,在當時很有名。
  • 晉朝的士族小姐祝英台,生得才貌雙絕,不但女紅做得好,還喜讀詩書,從小敬佩班昭、蔡文姬的才學。當她長到十五六歲的時候,看到那些外出求學的男生便心生羨慕,一心嚮往訪師求學。
  • 納蘭性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順治十一年(公元1655年)1月19日生於北京,始祖是蒙古人,滿洲正黃旗人。他出身顯赫,康熙皇帝是他的表哥。納蘭家族與愛新覺羅皇室是親戚,其曾祖父之妹是皇太極的生母,其母覺羅氏,為一品誥命夫人。其父納蘭明珠,康熙年間居內閣十三年,為權傾一時的朝野首輔之臣。
  • 隋朝統一中國前,南方有一個國家叫陳國,稱南陳或南朝陳,南陳最後一個皇帝是南朝後主陳叔寶,樂昌公主就是陳叔寶的妹妹、陳宣帝的女兒,她以「才色冠絕」而聲名遠播。生來錦衣玉食的樂昌公主,在宮中以溫婉賢淑而為人稱道。
  • 文史新韻之大文豪蘇軾的美食路線圖。(大紀元製圖)
    說起中國古代最會吃的名人,恐怕非蘇軾莫屬。他熱愛美食,發明美食,甚至還會給美食寫詩作賦。讓人垂涎欲滴的「東坡肉」,也是出自這位大文豪的手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