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60萬國際留學生 近10%或從沒上課

加拿大政府文件顯示,本國大專院校接近60萬名國際學生中,大學10%學生逃課、曠課,甚至從未上學。(攝影:穆楓/大紀元)
人氣: 44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編譯報導)加拿大政府文件顯示,本國大專院校接近60萬名國際學生中,可能有數萬人違反了他們所持學簽中的要求。

據《多倫多星報》通過《信息獲取法》得到的加拿大移民、難民和公民部文件顯示,大約有10%的大專院校國際學生可能不符合其學習許可證的條件,違規原因從被停課到自己不上課,應有盡有。

而且,實際的違規人數可能更多,因為學校未能報告的國際學生入學情況高達20%。

來自摩洛哥的男子埃爾卡梅爾(Anass El Kamel)獲得了在新布倫瑞克省蒙克頓大學(Université de Moncton)讀書的許可證,但他從未上過任何課程,甚至從未住在該省。

埃爾卡梅爾2017年到達加拿大後,住在蒙特利爾,在一家停車管理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他聲稱因生病無法上學,但移民官員在一年後勒令他離開加拿大,理由是他未能按照簽證要求上學。

聯邦法院在對埃爾卡梅爾所作出的裁決中稱,加拿大的教育課程對埃爾卡梅爾來說並不重要,他只是想快速完成一個課程,以便可以在加拿大申請永久居留權。

只為在加國找工和移民

埃爾卡梅爾並非唯一只想在加拿大工作及申請永久居民身分的國際學生。

安省倫敦市移民顧問伯蘭尼(Earl Blaney)說,國際學生違規的數量並不令人驚訝,在社區一級學院就讀的大多數國際學生,都是已經有教育經歷的移民客戶,「如果他們能夠避免上學,並通過工作獲得移民身分的話,他們所有人都會這樣做的」。他們拿學簽只是為了能在加拿大工作。

加拿大移民部沒有專用資金,去監視和調查國際學生是否遵守規定。發現違規學生的途徑,主要是靠每個省指定的數百個教育機構誠實地去報告違規個案。

自2016年以來,政府要求學校管理者報告國際學生的入學狀況。因為在2014年之後,移民政策的變化使在公立院校就讀的學生更容易工作和申請永久居留權,導致國際學生激增,目前加拿大已有超過572,000名國際學生。

一旦入境 難以跟蹤

披露的文件顯示,政府在2018年首次披露了可能濫用學生簽證進入加拿大的數據。可能違規的國際學生人數中,安省以14,871人排第一(占該省國際學生的8.2%);可能違規人數比例最高的是愛德華王子島省,雖然個案只有441,但比例高達23.2%。

沒有報告國際學生入學狀況的情況,人數是安省以32,687人排第一;比例則是曼尼托巴省以69.6%排第一。

90%的學校(655所學校中的587所)提交了入學數據。在2018年春季,學校發現316,531名持學習許可證的人中,有9%(28,049人)可能違規;沒有報告入學狀況的學生占16%(51,051人) 。

自2018年以來,政府官員一直在檢查國際學生用來申請學習許可證的學校錄取通知書,目前為止,已有10,400封錄取通知書被提出需要確認。其中有12%,即1,240封錄取通知書被認定是偽造品。

加拿大學院協會(CICan)是代表加拿大公立學院、研究所和理工學院的組織。該組織稱,追蹤已經入境的國際學生頗具挑戰性。

該組織的首席執行官兼總裁阿米奧特(Denise Amyot)說,國際學生計劃的聲譽非常重要,確保所有學生在加拿大獲得高質量教育,是該組織成員的頭等大事,「沒有人能從不來上課的學生中受益」。

按其解釋,國際學生有時會轉校,如果他們不向官方報告相關的更新,可能會被誤解為違規。有時候,學生有正當的理由不遵守學習許可證中的條件,比如他們因緊急情況必須回家。

伯蘭尼說,使事情複雜化的一個原因是,移民部直到在今年上半年發布的更新指南中,才明確定義學生「積極求學」的含義,詳細說明了政府的期望,以及入學狀況所需提供的證據。 但該國際學生計劃的合規制度,早在6年前就實施了。

被驅逐例子

聯邦法院最近的一項裁決,體現了移民官員驅逐國際學生的判斷標準。

古爾西姆蘭(Kaur Gursimran)女士2016年從印度來到加拿大,在西蒙菲沙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攻讀商業學位。後來,她轉到卑詩省素里(Surrey)的坎特倫(Kwantlen)理工大學,之後又轉到位於溫哥華的加拿大學院(Canadian College)。

按法庭文件,她從原來攻讀商業課程,變成了攻讀普通藝術及科學課程。此外,她在3年內取消了兩個學期的課程,考試沒通過的課程比通過的更多。

古爾西姆蘭的解釋是,她遇到了車禍,所以沒能上必要數量的課程,也因此停了在加拿大學院一個學期的課程。不過,她沒能在法庭出示交通事故報告或證人的證詞。

法官得出的結論是,單是古爾西姆蘭的缺勤情況,就足以證明她沒有遵守「積極求學」的要求。

《多倫多星報》的報導稱,2018年,移民官員從加拿大各地學校舉報的違規案件中,隨機抽取了1,050個案例做進一步調查,但相關的調查結果在公布的文件中被塗掉了。

報告認為系統被濫用

移民官員在2015年的一份報告中提到國際學生違反就業規定,稱許多人來留學是因為可以在加拿大工作,許多人最終從事的是低技能工作。有些教育機構提供最低入學要求及低質量的教育計劃,使國際學生能在畢業後獲得儘量長的工作許可期限。並稱該國際學生計劃的設計,增強了學校設立低質量課程的動機。

在2018年,政府吊銷了5,502個學習許可證,遠高於2016年的1,538個。在2019年的前兩個月,被吊銷的學習許可證已高達1,048個。

約克大學國際教育政策專家埃爾馬斯里(Amira El Masri)表示,政府文件沒有解釋國際學生違反規則背後的原因。如果能知道更多信息,可以給政策改變提供參考,以免新的政策「使每個人的生活複雜化」。#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