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70:1962~1965──土兩守女金水纏,龍鳳麗天落深淵

作者:古金

圖70-1:1964年12月~1965年1月水守斗尾金水纏鬥動態圖。(古金提供)

  人氣: 45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70 19621965:土兩守女金水纏,龍鳳麗天落深淵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撥開偽史的迷霧,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會的天象下,展開了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的劫數滄桑。饑荒餓死人的慘劇,直到1962年才過去,隨之而來的三個天象:把劉少奇和王光美托上雲端,又摔向深淵。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69:1958──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殺餓殍妖言吼(下)

1. 19621964:兩守女土星順逆,王光美福禍相依

圖70-2:1962~1964年土星順守女-逆守牛、順守虛-逆守女,預示女主先順福-後逆禍。(古金提供)

女宿在天象中,常對應人間的女主,即掌握實權的後宮之主,可能是寵妃、皇后、太后、太皇太后等。在《第28章 逆行雙守女,逆天盟約立》中,我們講到了宋太祖趙匡胤的母親杜太后,在火星、土星雙雙逆行守女的天象下,病危,臨終之際,她令趙匡胤兄弟三人定下了逆天的金匱之盟,遺害子孫後世。在歷史上,出現過多次女主干政、聽政、攝政、稱制,行星基本都是在女宿畫下拐點。比如西漢呂后稱制,東晉褚蒜子太后攝政,唐朝武后稱制、韋后干政,甚至有明朝光宗的李選侍鬧政等等,也就是說,都是天象帶動下所為。

土星順守女,女主何靚麗

此時的土星,為什麼對應國家主席的夫人王光美,而不對應中共主席的夫人江青呢?這個天機,系統看過全文的讀者,基本能夠自己悟開。前面我們多次講過,熒惑守心、金星守牛等五星留守這一類天象,層次較高,在這層天象上看:中華大地上掌控實權的才是真正的天子,天賜權柄,前面講過,從1958年大躍進到1966年文革前,劉少奇作為國家主席掌控實權,所以,28宿中的星宿、房宿對應的天子是劉少奇。儘管劉少奇對毛澤東還是尊敬、恭敬,表明上聽從,毛澤東像個太上皇一樣——太上皇再受尊敬,也是臣。相應的,女宿對應的中國第一夫人,當然是王光美了。

土星是福星,到哪裡,給哪裡賜福。看上圖:1962年土星順守女宿,留守的位置很正(女宿正下方),典型的在給中華女主賜福,那也是在大躍進餓死數千萬人的大劫過去之後。現今的史料記載:「自1962年以來,王光美作為國家主席的夫人在中國政治舞台上日趨活躍。」而那時的江青,還只是毛主席的生活祕書、中宣部電影處處長(副處級),她上班就是看看電影,照顧主席生活,相對很失落。王光美當時的風光無限,是上應天象的,準確地說:是天象帶動的,她不活躍不走上前台也不行,冥冥中的各種力量,都要按天象行事,把女主推出來。

1963年4月12日至5月16日,劉少奇主席攜夫人王光美訪問東南亞的印尼、緬甸、柬埔寨、越南四國,受到了熱烈歡迎,載譽而歸。

圖70-3 1963年5月,劉少奇攜夫人王光美訪問東南亞四國的最後一站越南,越共胡志明政府夾道歡迎。(公有領域)

土星逆守女,女主先鋒急

但是,到了1963年10月22日,土星逆行守女的時候,王光美也漸漸判若兩人。

逆行留守,前面講過多次實例。《第2章 守房守太微,天譴滅佛罪》,講過熒惑逆行守房宿,後周世宗柴榮因逆天滅佛而終遭天譴,暴病身亡。《第15章 千年欺騙挖根源,逆天天譴見真顏》,講過熒惑逆行守心宿,梁武帝蕭衍在內部禍亂佛法,亡國亡身、禍及子孫。行星逆行,一般預指人間將逆天理而行。

圖70-4:959年天象:火星逆行守房宿,柴榮滅佛遭天責。(古金提供)
圖70-5:549年天象:火星逆行守心,蕭衍禍亂佛法,亡國亡身,禍及子孫。(古金提供)

《乙巳占》中講:「土星留守女宿範圍,女主有喜事……土星逆行留守女宿或者凌駕女宿,天子和大臣必然變換政令,出現苛政。」[1]

1962年2月,毛提出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簡稱社教),全國開始社教;1963年2月毛開始倡議在社教中搞「四清」,隨即獲得中央的通過,5月在全國農村推行。在農村清理帳目、清理倉庫、清理財物、清理工分,這四清聽起來並不是整人的惡政,可是土星10月22日逆行守女之後,情況就變了。

11月,王光美化名董樸,到唐山專區撫寧縣盧王莊公社桃園大隊蹲點搞四清,搞走了樣:她串連貧下中農,把窮苦人組織起來,然後對農村幹部下手,清理財務,揭發、體罰、逼供,活過大饑荒的村幹部誰沒有多吃多占?貪占有小有大,大隊裡竟然有4個貪污上千元的(運動中過激誇大)。要知道,當時農村的上千元可不是小數,當時農民幹一天的活,得到的工分滿分是10分,最終核算只折合幾角錢。

王光美認為那裡的基層基本不是共產黨政權,把書記撤職,讓貧下中農自己選出了自己的幹部,美其名曰奪回權力(原來幹部退賠貪占款、檢討後也有留任的)。這樣,農村四清轉變為鬥爭奪權。當時毛、劉根據下面匯報的情況,認定「農村有1/3的政權不在我們手裡。」所以王光美這麼做,雖然背離了四清的原則,卻沒有背離主旨。

王光美走樣的四清經驗,得到了陳伯達等人的大力推薦,作為樣板,劉少奇修改定稿、毛批示後,1964年9月1日發向全國。這樣的四清,在農村推廣得越來越左,一些地區整人、害人、大搞逼供體罰、炮製冤假錯案,不少地方的農村幹部及親屬被逼自殺。很多學者認為:「王光美式的四清」開了夫人參政的先河,開了百姓奪權的先河,體罰、打罵、批鬥等模式成了文革的預演,甚至說作為深受文革迫害的王光美,在四清運動中是害人的先鋒……

王光美真有這麼壞麼?熟悉這段歷史的人,都知道王光美跟江青完全不一樣,她可沒有那些壞心眼,甚至沒什麼政治頭腦,也不會投機鑽營,她有中華傳統女性的美德,從她一生的經歷能看出,她是一個能夠因公廢私、以德報怨的人。但是,為什麼他在四清時整人、害人、製造冤假錯案(當時)還不內疚,完全和以前判若兩人?其實,準確地說,是土星順行守女的時候,她走上台前來,風光參政,和以前的賢妻良母低調行事,判若兩人;到土星逆行守女的時候,她再次判若兩人,逆人間道德而為,搞出四清整人奪權的樣板,有點像文革的江青一樣了,這是為什麼?

揭開表面,始見根源

看過本系列文章的讀者,可能會想到:又是那條赤龍——支撐中共的那個惡靈出來作亂了,禍害人間。前面我們講過,土改、鎮壓反革命、抗美援朝、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等等,中共每一次運動殺人或者變相殺人,都是那條赤龍操縱著幹的,主要操縱中共的當權者,又能同時操控它在人間的每一個黨員、積極分子和執行者。在當時土星守女的天象下,中華大地上的主角是女主,所以,赤龍當然要推出王光美來推進這場運動。

為什麼文革死整劉少奇、王光美的時候,王光美堅貞不屈,堅定地站在劉少奇一邊?因為她確實無辜,確實沒有任何可以交代的罪行,她在四清運動中沒有私心,沒有整人立威、出風頭、立標杆的想法,是後來中央力薦,劉少奇才幫了一把,把她樹了典型。

其實當時,王光美的所為,假如換別人可能做的會比王光美還過分,因為人的道德操守越低,越容易被惡靈完全操控,比如江青;人道德水準越高,越能抵制外來強加的壞思想。

2. 農村四清運動的實質:拋出替罪羊,轉嫁矛盾,斷尾求生

農民苦大仇深,社會空前矛盾

在《第68章 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殺餓殍妖言吼》中提過:1958年11月武昌會議的時候,毛澤東對中央和地方首腦說:「現在要減輕點任務,水利建設,去冬今春全國搞五百億土石方,而今冬明春要搞一千九百億土石方,多了三倍。還有各種各樣的任務,鋼、鐵、銅、鋁、煤炭、運輸、加工工業、化學工業,需要多少人力財力?這樣一來,我看起來,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萬人。死五千萬人,你的職不撤,至少我的職要撤,頭也成問題……你們一定要搞,我也沒有辦法,但死了人不能殺我的頭。」

毛是從歷史規律角度講的,歷代王朝大興土木,勞役逼得百姓屍橫遍野的時候,農民一定造反,他怕天下大亂,所以有言在先。大躍進上報的餓死人數,都報到了毛劉周那裡,有的報告被銷毀,前面我們取中的估計4000萬,只少不多,毛心有餘悸是必然的。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這樣的復仇精神在中國流傳了兩千多年——當然純正的儒家文化可不是這樣,是孔子的學生子夏等把自己的極端觀點強加進去,變異了孔子的中庸之道,這說起來話太長,將來會在《神跡相伴看孔子》一書中系統講述。儒家文化開始承傳時就偏離了,「復仇文化」深入民心,《水滸傳》的英雄仇殺的故事膾炙人口,毛就怕百姓揭竿而起。後來毛還私下說過:中國老百姓真好,餓死那麼多人,還沒造反。

但是到1963年全國饑荒完全結束,老百姓不再餓死了,能吃個半飽有點勁了,會不會復仇、造反?

中共把自己打造成救世主,說吃人的舊社會,農民對地主、對政府都有血海深仇。這是中共篡改歷史烘托自己。中共大搶糧造成的大饑荒,才是農民真正的血海深仇。當時殘存的家庭,從農村到城市,除了中共高級幹部,都是從飢餓的死亡線上爬過來的,農村有幾家沒餓死過親人的?充滿了仇恨,像壓抑的火藥桶一樣,不知道找誰發洩,一旦有人揭開真相、振臂一呼,星火燎原不是沒有可能。當年中共文件一直在說「尖銳的階級鬥爭」、「資本主義勢力和封建勢力正對我們猖狂進攻」,而今中共為了掩蓋真相,表現「中共的天下一直太平」,說當時錯誤估計了形勢。

毛在危機中挽救中共,伺機崛起、倒劉

為消除隱患,毛澤東1963年2月就提出搞「社會主義教育」,說白了就是給老百姓洗腦:別推翻共產黨。中央於是決定在城市搞「五反」: 反貪污盜竊、反投機倒把(私人做買賣)、反鋪張浪費、反對分散主義、反官僚主義;在農村「四清」:清工分、清帳目、清倉庫、清財物,整治一直存在「幹部多吃多占貪污風」,處理這批農村幹部,轉移、緩和矛盾。

當時的國際背景,1956年,蘇共領袖赫魯曉夫揭露了斯大林的暴政罪惡,徹底否定斯大林。毛非常反感(怕自己死後也被清算),嗤之為修正主義。毛的四清,是在危機四伏的時候挽救中共,同時,也要把「防止修正主義」注入其中,杜絕像蘇聯揭露獨裁暴政那樣清算毛,因為毛已經看出:劉少奇必將讓毛自己承擔歷史責任,清算毛,所以毛在社教的開始,就要「反修防修」,為將來倒劉做鋪墊。

矛頭指向何方?王光美先行轉向

1963年11月,王光美響應號召,參加四清運動下到農村,紮根在窮人中,便被貧農的仇恨包圍了。村幹部是中共暴政的直接執行者,早在1953年底中共開始統購統銷,農民就被村幹部逼著交公糧、賣口糧,就開始比「舊社會」還吃不飽。1958年開始公社化運動,中共授意村幹部奪走農民土地、糧食、牲畜、家禽搞共產,有惡劣的村幹部還欺壓村民、打罵餓飯,肆意妄為;深翻土地運動、大煉鋼鐵運動,村幹部歷次響應上級的號召都把農民折騰得筋疲力盡,徒勞無益;後來村幹部響應浮誇風,又被迫執行高徵收、高統購、反瞞產搶糧,直接造成大饑荒餓死人,倖存的農民都是差點被餓死的,滿腔仇恨化解不了,指向誰?指向中共不敢也不可能,多年洗腦讓他們認為毛主席沒有錯誤,最直接的指向只能是這些多吃多占搞特殊化的村幹部。

王光美讓廣大貧下中農消解心頭之恨的方法,就是用清算經濟,揭發全部基層幹部,整他們,消解矛盾。對幹部則先打後拉,「罪行」輕微、認錯退錢的寬大處理,打擊少數。王光美桃園四清的結果,當地貧下中農真是解了氣,真覺得自己當家作了一回主。

這樣緩解社會矛盾,大利中共,毛、劉當然歡迎。劉在農業大躍進徹底失敗的時候就一直在說:「不是毛主席的問題,都是執行毛主席的指示理解不深,執行出了問題。」誰執行出的問題?四清運動給出了答案:全部基層農村幹部!縣、市、地、省、中央都沒責任!

誠然,浮誇風的起點在一些農村的基層,就浮誇風本身,也是中共「一貫形式大好」的虛假宣傳下的產物,和中央的宣傳政策是一丘之貉。沒有中上級幹部和報紙、廣播的運作,沒有劉少奇等領導人被騙後不斷地親自肯定,浮誇風根本刮不起來。確實農村後來基本上都浮誇了,但那個欺騙上級之罪,是響應中共的浮誇風造成的。

高徵收、高徵購,那更是罪在中共中央,農村基層幹部都在抵制,抵制不了才被迫去農家搶糧;陶鑄發明的「反瞞產、大搜刮」是餓死人的推手之一,是中央政府推向全國的,農村基層無不抵制,結果縣裡派工作隊下去,鬥、打村幹部,「餓死人也要交糧」,到食堂去搶口糧,到村民家裡搜刮……大量餓死人的前期,中共不救濟、基本不救濟、救濟不利,有的農村幹部冒著「反革命」的危險,私自開倉發公糧,救活周圍百姓……但是中共一貫偉光正,誰做替罪羊?如果把農民的憤怒引向上一級,最終中央逃不了干係,所以四清運動,矛頭就指向了全部農村基層幹部,上邊派工作組下來,動員百姓整基層。

3. 老毛四清設陷阱,老劉四清攬權柄

前面幾章我們講過,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和他的行政體系,已經在實際行政權力上,把毛澤東架空了,毛只作為精神領袖而已。劉少奇打著毛主席的旗號,另搞一套,拋開了實事求是的「毛式大躍進」,搞出一套浮誇、窮過渡到共產主義的「劉式大躍進」,毛澤東屢屢糾正劉,結果形同「放屁」(註:毛澤東語),釀成了餓死數千萬人的空前慘劇。1962年全國領導幹部的七千人大會上,劉一副完全無辜的樣子,義正詞嚴地指責大躍進的錯誤,巧妙地把責任都甩給了毛。會後還跟毛說:「人相食,你我要上(史)書的!」

當時掌握行政實權的劉少奇,已經是天象認定的「中華天子」,毛發牢騷、批評,都是暗指劉少奇,不敢明說,不公開翻臉。被架空的毛,一直伺機反擊翻盤。

龍鳳乍離,四清來襲

以往被忽視的一點是:毛正式推出四清運動,定下10條方針(簡稱為「《前十條》」)的時候,是在1963年5月2~12日杭州政治局擴大會議(「五月工作會議」),正是劉少奇攜夫人出訪亞洲四國,離開中央的時候。20日《前十條》頒布全國,主旨還是「反修」,暗瞄劉少奇。

四清攬權,劉式轉彎

對城市五反、農村四清,劉與毛貌合神離。合,是指五反、四清本身,劉少奇完全贊同,他在一線工作,更清楚當時農民的怨恨情緒,農村矛盾激烈。在力保中共政權,化解統治危機上,他和毛是完全一致的,這是他和毛在四清前期保持一致的根本原因。離,是指劉反對毛借題發揮的「反修」,劉清楚地知道那是毛針對他來的。

5月22日劉少奇一行回到北京,看到沒有經過他這個國家主席,就發向全國的四清「十條」,木已成舟,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是雙手擁護,積極投入。

9月~11月,劉根據各地情況,與中央實際行政領導及毛澤東的祕書田家英一起,修改四清指導綱領,最後通過,稱為「《後十條》」, 與《前十條》並行。《後十條》 儘管強調階級鬥爭,儘管沒出毛澤東指定的總方向,可是悄悄轉彎改變了方向(改為依靠基層幹部等,這就保護了幹部),彰顯了劉少奇對四清的實際領導權,毛對此不滿,但只得妥協、隱忍。

毛劍露鞘,拉攏林彪

1964年3月,毛找林彪密談。據已解密的《林彪日記》(3月3日)寫道:「毛矚:要我關注政局在變化,要我多參與領導工作。又問:上層也在學蘇聯搞修正主義,怎麼辦?中國會不會出赫魯曉夫搞清算……毛認為他被人架空,這個人是誰?我吃了一驚,冒了一身冷汗。一場大的政治鬥爭要來臨。」

毛主席方法不行,王光美經驗大行

8月1日,劉少奇在北京召開黨政軍機關和群眾團體負責幹部大會,長篇講話指導四清,其中說:「現在,調查農村情況、工廠情況,在許多情況下,用那個開調查會的方法(指毛主席在《農村調查》中講的開調查會),找人談話,已經不行了。現在要做調查研究,對於許多單位,應該去搞社會主義教育,搞『四清』,搞對敵鬥爭,搞幹部參加勞動,發動群眾,紮根串連,這樣做,你才可以把情況搞清楚。」

此話其實無可厚非,大躍進時,毛澤東和包括劉少奇在內,幾乎中共全部中高級幹部,下基層時召開幹部會、被陪同調查、聽匯報,看「奏摺」、發指示,被下級的浮誇騙慘了,毛知道被騙也不得不打哈哈,以不和下級撕破臉皮。劉在中央公開指出毛的指導不行了,又推出夫人王光美的桃園四清經驗,確實給毛打臉。

劉又強調:「不蹲點搞四清,省委書記當不成了,地委書記、縣委書記也當不成了,中央部長恐怕也當不成了,中央委員恐怕也當不成了。」這一下可嚇壞了大家,原來幹部任免權都在劉主席手裡啊!本來對毛主席要求下基層的號召虛與委蛇,這回紛紛下基層,效法國母搞四清。

毛只能落敗隱忍,在個別場合半牢騷半玩笑地說:「我沒有蹲點,沒有發言權……他厲害……」

再次攬權又轉彎,少奇極左露破綻

8月5日,鄧小平的中央書記處會議正式決定:成立四清、五反指揮部,由劉少奇掛帥。再次向天下昭示權力歸屬。

就在這一天,美軍以軍艦被越共武裝襲擊為由,出動64架戰機對北越共產黨控制的城市轟炸,越南戰爭非正式開打。中共中央判斷要打仗了,劉少奇知道,一旦中共像抗美援朝那樣參戰,權力就得交給毛主席全面支配了。劉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早在1962年,中共就決定向北越的共產黨胡志明政府提供230個營的軍火,幫助北越進攻南越。後來中共前後派出17萬人奔赴越南參戰,援助越共總計200億美元,但越共完成統一後不久,和中共翻臉,一度兵戎相見,當然這是後話。

在戰爭危機前,劉少奇要極左一些維護中共,極左又能彰顯他走社會主義道路,不是毛所指的修正主義者、走資派。這樣,劉以為實權在握,又極左,毛也奈何不了他。但是這一極左,就像他幾年前的大躍進那樣,迎合了赤龍惡靈,作為實權天子的劉主席,思維馬上被全面干擾、操控了,像變了一個人,昏招、敗招連出。

8月16日,攜夫人一路南下推進四清的劉少奇,給毛發來《關於集中力量打殲滅戰的建議信》,建議把地委、省委的全部四清工作隊集中到一個縣,進行大兵團作戰。毛乍一看很有震懾力,同意轉發。但是兩天後,華北局領導們向毛陳述十條反對意見,毛一下醒悟了,劉式四清太左了,當即收回自己的批示。但是劉強硬地堅持己見,對各地有反對意見的領導一律批評。

一個月後,劉又不顧毛的指示,再改四清政策,定出「第二個《後十條》」,因為他們去年的《後十條》,要求依靠基層幹部和團結95%的基層幹部,搞錯了方向,中央沒法整幹部了,這回要改回去……

劉如此轉向極左,下邊誠惶誠恐,四清一度成了駭人的「極左戰爭」。首先是大兵團作戰,全省工作隊1~1.5萬人,集中到一個30來萬人口的縣,縣裡一切行政機構癱瘓,由工作組指揮一切。工作隊以王光美的四清為樣板,訪貧問苦,要紮根到最窮而且最「正」的人家,還得祕密調查祖宗三代:爺爺一輩有親戚鎮壓過太平天國運動(農民革命)的不行,父輩有國民黨遠親的不行,大躍進大饑荒等歷次運動中發過牢騷的不行,跟四類分子(地富反壞)人員表示過友善的不行……常常是工作隊1個多月神神祕祕,找人家紮根找不到,只有整天學文件了。當時流行一句話,「『紮根串聯』,比選中央委員還難!」

好容易紮根了,要和貧農同吃同住同勞動,這受到貧農歡迎。在強大的階級鬥爭恐怖下,工作組謹小慎微,甚至勞動中上廁所都要先調查清楚,是不是四類分子家的廁所?不然就站錯了立場,要被批鬥了。工作組重新劃分四類分子,個別摘帽被平反了,終於能做人了,有的被打成進四類,全家一夜變成了人民公敵。

組織群眾揭發多吃多占,不放過每一個村幹部,數年裡多占十幾元公家便宜的,都是階級鬥爭的對象。有的地方尚能把握分寸,有的地方越左越革命。北京通縣四清,屢屢打人、體罰、陪鬥親屬,50多人被迫自殺。江西省瑞金縣四個大隊185名幹部裡,94人被批鬥,鬥爭的方法有罰跪、體罰、遊街、軟禁、酷刑,有人被逼死。四川三台縣的一個試點公社一夜之間有5名幹部自殺。甘肅四清,張掖地區初期被逼自殺155人,涇川縣被逼自殺232人……

整鬥村幹部,逼死這些人,幾乎沒有人同情。村民們親眼所見:三五年前大躍進餓死多少人?憑什麼村幹部和他的親戚餓死的最少,甚至都活下來了?哪個村幹部沒多吃多占過?四清這麼整他們,真給百姓出氣啊!他們不知道,這幫幹部哪個沒呼叫上級拚命求糧,誰不想救活相親百姓?上級守著糧庫就是不發糧,能怪誰?根在中共,百姓不識。

村幹部退賠、處理完畢,大部分官復原職,大兵團作戰,四清完一個縣,前後至少半年。最後什麼是走資本主義道路?連劉少奇都不清楚;誰是修正主義當權派?沒人知道;毛主席不斷說「根在上邊」,到底指誰?連林彪都不知道,人民更是滿頭霧水。

4.毛劉暗鬥轉明爭,水金纏鬥定輸贏

水順守斗逆守尾,連續反擊毛爭位

毛澤東深諳兵法,不打無準備之丈。劉少奇轉向,「劉式四清」搞成了那個樣子,露出大破綻,毛豈能失去戰機?不出手就發發牢騷,出手就要把這個「赫魯曉夫」徹底打倒,讓他再無力將來清算自己。當然,如果人算不合天象,也做不成。

圖70-6:1964年12月~1965年1月,水星守斗尾,水星纏金星,人間毛劉爭鋒。(古金提供)

1964年12月9日,水星順行守南斗。前面多次講過這個天象。《乙巳占》中:「水守斗,誅殺掌大權的臣,或者不用動刀兵可以奪得天下。水守斗還有一種情況,有兵爭戰;又一種情況,水留守在南斗上,換王、改年號,所守之國有大殺戮。」[2]

水星是五星中的罰星之一,所幸的是,水星這次守南斗僅僅3天,12日,太陽就過來了,把水星湮滅在日光中,看不見了,直到12月25日,水星才從東方出現。所以,此次災劫不大。

人間也就在這個階段,12月15日,中央政治局全國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擬由劉少奇主持,預計28日結束。因為12月21日至次年1月4日,要在北京開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會,藉此之便,先召集中央地方大領導,開會匯報和部署四清。

毛澤東要參加,鄧小平說:「主席身體不好,可以不必參加了。」毛憤怒未發。劉少奇則說:「參加可以,但不要發言。」有赤龍背後支撐,「劉天子」氣勢很盛。

毛這次不妥協,背後有天象支撐,氣勢更大。既然毛主席要參加,當然得毛主持會議。

前期各局匯報工作,相安無事,20日討論中間,毛劉正面衝突。劉把問題複雜化又不知道怎麼搞才好,毛批評劉的做法,直接給出標準:「搞(打擊敵對面)的結果,戶數不超過7%,人數不超過10%……那些貪污幾十塊錢、一百塊錢、一百幾十塊錢的大多數『四不清幹部』先解放,我們的群眾就多了。貪污一百塊錢到一百五十塊錢的解放出來,就解放了80%……」

劉少奇見大家都反對他打擊面過大,仍不認同,不表態。他轉移話題,把四清的矛盾定性為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交織在一起。毛當即反駁:「反社會主義就行了!」

劉仍然不讓步,堅持他的「複雜論」。對抗下去什麼結果?劉就不按毛的意見做,劉式大躍進、劉式四清,不都是這麼搞起來的嗎?他手下有整個一套聽話的行政體制,毛手下除了5個祕書還有誰?

賓客雲集生日宴,老毛牢騷眾膽寒

12月26日毛澤東71歲生日,毛用稿費設宴,這是第一次公開為自己過生日,請當時參加全國人大會的勞模、科學家、老部下共40多人。

薄一波回憶:毛指責四清的錯誤,說中央有機關搞「獨立王國」,黨內產生修正主義……席間鴉雀無聲。

《林彪日記》1964年12月27日記載:「好不尋常!我、伯達、康生,成了毛生日的座上客,還有婆娘(林彪私下對江青的稱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來覆去問:中央有人搶班奪權,怎麼辦?要搞修正主義,怎麼辦?又問:軍隊不會跟著搞修正主義吧!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央書記處都要排斥姓毛的。毛還是黨的主席、軍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個天翻地覆。」

老劉以退為進,老毛糾纏跟進

到擬定結束的28日,兩天裡毛講話鋒芒直指劉少奇,劉則很少發言。會議擬定了《十七條》四清方針,當然是按毛的定論修改,毛簽字下發全國。

劉完全退讓,聽任於毛。毛勝利了麼?沒有,就算都聽毛的,不還得交給劉主席執行麼?劉不跟你鬥,退而不敗。最後劉還是實權在握,毛還得退回二線休息,等於毛又敗了。

看圖70-6,12月29日,水星逆行守斗,在斗宿停留、緩慢轉彎、迴旋。

對應人間:12月31日,毛也轉過彎來,變卦了,以《十七條》還得改為由,責令把下發的《十七條》銷毀,散會無效,把回家的大領導緊急召回,繼續開會,回家路上的大領導們急忙迴轉。

金星穩健犯水星,當選主席劉穩勝

看圖70-6:水星在斗宿尾宿之間迴旋,運行的速度是快-慢-停-轉彎(開始逆行),再慢-快-停-迴旋(開始順行),由慢再變快。同時的金星呢,運行本來慢於水星,但是一直穩健地順行,所以能趕上水星。

前面說水星此時代表毛,執行天罰,金星當然代表劉少奇了,他和毛明爭一次即止,依然我行我素,在華夏大地督導運動,搞大兵團作戰,所以對應代表戰爭的金星。

1965年1月3日,金水第一次相犯,金星在南。前面多次講過《乙巳占》中:「五星相犯為大戰,金在南,南邦敗;金在北,北國敗。」現在毛不再是天子,他第一次成為中華諸候,是在井岡山造反,那麼一生的生命符號(分野)就在那裡,所以是南方的一路藩王;劉少奇實權在握,是天賦權柄的天子,首都是北京,所以對應北。相犯的位置在尾宿正上方,尾宿分野在燕地,燕地中心是北京(燕京)。金在南,昭示南邦敗,毛敗劉勝。

此時此地,1月3日的北京,三屆全國人大會,選舉劉少奇為國家主席。舉國歡慶,遊行隊伍舉著彩旗、舞著獅子、放著鞭炮,並排抬著毛和劉的巨像。報紙上大篇幅地報導:「毛主席、劉主席都是我們最愛戴的領導人。」中共高層有不少人暗自稱讚劉少奇在制止饑荒上立了功,就連與毛親近的人也認為劉「有能力」、「有辦法」。甚至有人建議,在天安門城樓上改掛劉主席的像,劉少奇當即否決。

當選之後,劉趕緊到毛主席那裡,參加會議討論四清。

天象水星纏金星,人間毛劉幾爭鋒

但是這次金水相犯很奇特,不是犯一下就分開了,而是一直糾纏,從1月3日纏到2月5日,經歷尾宿、箕、斗、牛四宿,劃過180度天空的44.5度,將近1/4的天宇。水星一直纏著金星鬥,從開始的金星在南,鬥到兩星平行,再鬥到金星在北(預示北國敗),才分開。

對應人間,毛在敗陣(劉又當選為主席,又掌實權)的1月3日開始,在中央政治局會上,揪住劉少奇的把柄,批個沒完。朱德、賀龍等老帥怕中共由此分裂(劉少奇、鄧小平勢力很大,後來被江青稱為「劉鄧司令部」),國家動盪,會下勸少奇勿爭,劉也不斷公開檢討,可是毛依然不依不饒,批評「劉式四清」極左做法的:大兵團作戰(全國110萬人的工作隊)、人海戰術(下到100來個縣裡蹲點)、神祕主義(蹲點扎不了根)、繁瑣哲學(學文件、農民聽不懂)……大家的意見也都站在了毛的一邊。最後完全遵照毛的意見,定下四清方針《二十三條》,1月14日頒布。破除了人海戰術,減小了打擊面,明確四清變為「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 ,行動以毛澤東著作為指導,重點要「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劍指劉少奇。

毛由此樹立了絕對的權威,掌握了真正的實權,劉主席落敗了,成了傀儡,只能完全聽命行事,人間天子易主了。

再看圖70-6,1964年12月水星守斗的天象預意,《乙巳占》中:「不用動刀兵可以奪得天下,換王、改年號,」都實現了。

「所守之國有大殺戮」這條沒實現,毛澤東及時糾正了四清的極左,減小了打擊面,不然在極左風潮下,逼死人的悲劇停不下來,這是功德。

「誅殺掌大權的臣」,對應誰?劉少奇,他是當時最大的臣,舊運程定下當死,這是他的第一個死劫。

是不是劉少奇一再退讓,躲過了這個天劫呢?不是。

5. 火守太微右執法,少奇退讓遇天罰

劉少奇的死劫可不止一個,當月,還有一個天象。

圖70-7:1965年1月29日天象,火星順守太微右執法,劉少奇天罰再至。(古金提供)

當月金水纏鬥,劉少奇由勝轉敗、天子易主定局的天象在1965年1月24日(圖70-6:金在北,北國敗,劉成為大臣)。5天之後,天罰再至,火星順行守太微垣右執法,見圖70-7。不同朝代,左右尊貴有所不同,在中共紅朝,照片上的副手,總是位於天子的右邊。當然此時天象的右執法,是對應劉。儘管他已成傀儡主席,還是掌控全國行政,手握最大的執行權力。

第65章 順天出戰逆天慘 兩共欺天待天譴》,講過火星守太微西上將的天象,舊運程天定彭德懷死於抗美援朝戰場,毛岸英位尊頂劫而死。《第32章 熒惑犯守東上相,畢士安延壽暴亡》,講過火星守太微東上相,舊運程中:大權在握的次相寇準死於澶淵戰場,可是位尊的正相畢士安趕到前線,頂了天劫,畢士安延壽一年暴亡。這一次火星順守在太微右執法的頭上,對應劉少奇死。

劉少奇的天劫沒有完,後面還有兩次。我們知道文革一開始就批鬥劉少奇、王光美,劉少奇慘死,王光美坐牢12年。天劫如此之重,如此之多,如此之密,如此之奇,水星竟然纏著金星,劃過了1/4的天宇,那是天罰的追逐。天罰何來?當然是劉式大躍進死人太重,前無古人。但是,劉少奇又是如何一次次走過了水星守斗、火星守右執法、金星守牛三重天劫,延壽的功德何來呢?

(未完,待續)

注釋:

[1]《乙巳占》:「填(音:鎮,代表土星)星入女,有女喜……土逆行留守凌女,天子大臣必有變令苛政。」

[2] 《乙巳占》:「水入南斗中,大臣誅。一曰:不用兵眾而有天下。水守斗,有兵,赤而角,天下敗;白而大,裂地,相賄賂為利;異而小,其國亡。水守斗,有兵,易政改朔。水留南斗,所守之國當誅。」@*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58年劉少奇首創人民公社,得到毛澤東的肯定後,在農村鋪開,也一度在一些城市出現,先後有一千多個城市人民公社。城市公社沒有泛濫成災、沒有餓死人,並不是因為城市人民對「共產風」、「公共食堂」的抵制比農村強,而是因為中共沒有敢用對農民的殘暴手段,來對付城市人。
  • 這一章,我們來看1958年的又一大天象:水順守斗逆守尾。《乙巳占》:「水守斗,有戰爭;水星白而大,裂地,賄賂可以得利;對應的諸侯國有屠殺之災,政權變革。」[1]前面講過:1937年南京大屠殺,天象就是水星守斗。《乙巳占》: 「水守尾,大飢,人相食,君子賣兒賣女,百姓逃荒、逃離分野國。」這些天意,和金星守牛百姓飢一起,在人間兌現之餘,中共又一次重演逆天,把局部的災劫,泛濫全國。
  • 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鎮反殺未休》中,我們對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現了這兩次天劫相同的實質因素和內在因果,特別指出1950年中共鎮壓反革命,是鑽天象的空子,而且當年天象的劫數本在吳越地區,被中共泛濫全國,那次逆天招來的天譴報應,來得非常快。
  • 1950年中共發起抗美援朝運動之前,發動了土地改革和鎮壓反革命運動,這兩大運動,延續到抗美援朝結束之後。這兩大逆天運動,屠殺了中國當時數百萬的精英,招來空前的天譴。
  •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兩度守太微,在給中華的主庭賜福,中共承接了這些本該屬於民國的天福,卻因為逆天而為,和朝鮮共產黨一起,變天福為天譴,荼毒百姓、遺害後世。朝鮮戰爭中的逆天戰術,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記》的偽史。
  • 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對於這些早已置生死於度外的將軍、士兵來說,死亡無法成為修行的考驗,那麼人間的最苦的囚徒之災,就成了對他們未來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檢驗。當然,孫立人對這種迫害是不能認可的,軍人效命疆場、收復國土是本分,在戰鬥的艱辛、勞苦中受罪樂得其所,為什麼要在這樣的冤屈牢獄中蹉跎消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