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夕出席撐港演唱會 播理大抗爭影片不禁灑淚

香港填詞人林夕資料照。(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41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佟亦加報導)17日晚,香港知名作詞人林夕與一眾台灣樂隊出席在台北自由廣場舉行的「撐香港,要自由音樂會」。他在訴說香港局勢時表示,現在在香港說「香港加油」四個字,已經成為一種罪,因此,香港人只有堅持下去才有希望。他在展示近兩天香港理工大學的抗爭者因死守校園而遭警察強攻的畫面時不禁哽咽灑淚,令全場觀眾動容。

由台灣「守民主護台灣大聯盟」發起的「撐香港,要自由音樂會」17日晚在台北自由廣場開唱。現場擠滿了大批身著黑衣的觀眾,許多人戴上頭盔、豬嘴、眼罩,右眼蓋上寫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紗布,或高舉「Freedom is not free」的標語,表達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多個樂團、歌手都獻聲力挺香港持續了五個多月的民主運動。

台灣滅火器樂團首唱與香港知名作詞人林夕合作的新歌《雙城記》:「他們用黑手打壓,赤裸裸施行家法;我們用流水變成盔甲,無恥逼迫出無畏的人,在權威之下無權說害怕。」向正在爭取自由的香港人加油打氣。

也以黑衣、黑褲加上黑色口罩的裝束上台的林夕,先用台語說「大家好,我是林夕」後,再以國語帶領現場觀眾一起叫「香港加油」口號,然後,他訴說香港的荒謬:「現在在香港說『香港加油』這四個字,已經成為一種罪行。一個航空公司的飛機師,前陣子喊了一句『香港加油』,已經給辭掉了,毫無原因地辭掉。」

林夕表示,在香港,「年輕是罪、穿上黑衣是罪,就連買雞蛋沒有收據也是罪」。對於有些所謂的中立者,指責抗爭者破壞香港最重要的法治觀念,林夕認為,能夠破壞法治的只有執法偏頗的當權者,香港年輕人正在做上一代人沒有做的事。

至於那些旁觀者還會問「這樣有用嗎」,林夕說,武力不對等、勢力不對等,讓他想到1987年的南韓抗爭。然後,他回想自己為雨傘運動站台時說過的一句話:「有用沒用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每個人都要吃飯,每個人終究榮光歸於天堂的那天,當然有些人是地獄有位置留給他。既然榮光歸於天堂,我們做人有用嗎?做人終究一死,那就不做人?吃飯也是會排泄,也是沒用嘛。」

林夕在現場對所謂的「中立者」喊話:「如果你們計較或過分地計算一些運動有沒有用的話,那你們就捫心自問:究竟是遺忘了,還是不敢向前?」

當提到離奇墜亡的香港科技大學周梓樂同學時,林夕哽咽表示,在周同學離世前幾天,他接到一個很艱難的任務,就是要寫韓國電影《1987:黎明來到的那一天》的片尾曲。他透露,為了醞釀情緒,他看了四遍電影。結果發現,電影的畫面與香港當下的實況簡直一模一樣,這讓他悲憤交集。

林夕說,在寫歌詞時,自己哭到電腦螢屏幕要放大200倍才能看到自己在寫什麼。與此同時,他在很難過時也反思,到底每一滴眼淚及憤怒有沒有用。

他感慨:「我發現雖然我寫了很多療癒的歌詞,但我沒被療癒,可是我發現所有的悲憤、所有的眼淚,都不是沒用的。正如我寫這個片尾曲的歌詞『離短暫的青春,不是一場徒然的夢』,我覺得憤怒過後,哭完了以後,眼淚乾了以後,那些悲憤,所有眼淚所有悲傷,都是我們能夠做對的事情堅持下去的一種力量!」

由於香港警方連續兩天對香港理工大學發起包圍攻勢,除了動用水砲車、催淚彈、裝甲車、音波炮等圍攻抗爭者,期間還以閃光彈(震撼彈)等武器對付校內的學生,局勢令人揪心。林夕在在大屏幕上展示相關畫面時,引用死守校園的同學說的一句話:「我們不是因為認為有希望才堅持下去,我們相信堅持下去才有希望。」說到這裡,林夕再次灑淚現場。

音樂會最後,全場觀眾與嘉賓一起舉起單手,大合唱台語版《願榮光歸香港》,場面感人。

責任編輯:楊明

評論
2019-11-19 8: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