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做東請眾人吃豬肉 原來是為救難產

文/宋寶藍

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的肉舖子。(公有領域)

  人氣: 238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清朝時期,有一產婦難產,腹部奇痛無比,苦苦煎熬了兩天。與此同時,在一座寺院裡,和尚正在做東請客,邀請村民大快朵頤。說來也奇,村民飽餐一頓後,嬰兒順利出生。眾人看不清的因緣,在和尚眼中卻是一目了然。

松滋縣臨湖有一個很大的村落,很多百姓聚居在這裡,漸漸地形成了興旺的集市。在村落的盡頭有一座禪院。寺裡有一僧人法名悟輪,精通梵律。但表面看上去,好像只是一個懵懂且沒有多少知識的人。

悟輪從不吃葷物。有時化緣,誤食別人給的葷食,必會嘔吐得幾近斃命。他修行頗有根底,德行也很出眾,受到了眾村民的欽佩和尊敬。

一天,悟輪盤腿坐在禪榻上,收心入定。剛定了一會兒,忽然吃驚地睜開雙眼,一邊說話,一邊急忙起身,取了一些銀錢,叫上寺裡的行者一起走到街市上。

他走到屠戶家門口,看著貨架上還掛著半扇豬肉,已經掛了兩天了。僧人假做垂涎欲滴的樣子,問屠夫:「夏天炎熱,難道不怕招蒼蠅生蛆嗎?」

屠夫說:「前兩天誤抓了一頭豬宰了,眼下正是農忙季節,整個集市也沒多少人,所以豬肉賣得很不好。」然後又驚奇地說道:「咦,你們這些素食者,又怎會知道豬肉的美味?」

悟輪說:「打算買些豬肉醃起來,留著宴請客人用。況且佛陀說過,酒肉穿腸過,吃了又何妨?可以半價賣給我們嗎?」屠夫就慷慨地賣給了他們。

悟輪付了肉錢,特別讓行者背著這半扇豬肉繞著大街走了一圈,碰到街上的村民,即雙手合十,說:「和尚向來不吃葷物。然而最近不知是何感應,忽然想大嚼肉食,請大家跟我一起來,看看和尚怎麼吃肉吧!」由於畫面實在太拉風,著實吸引了不少人。

眾人十分好奇,不一會兒就來了上百人,都聚集到寺院裡。悟輪和眾人暢聊,而廚房內也響起陣陣剁肉聲。

待到肉煮熟後,悟輪伏在地上頂禮膜拜,說:「和尚吃肉,半生的苦修功果就會瞬間墮落殆盡,懇祈諸位代我飽餐一頓,如何?」眾人一聽開懷大笑,高興地說:「原來和尚作東請客,故意打誑語把我們騙來。」眾人爭著拿起碗筷,一會兒就把這半扇豬肉吃得乾乾淨淨。

悟輪看看大鍋裡連一點湯都沒剩,便拍手大笑,說:「善哉!善哉!如果你們還未盡興,可隨我一同前往前村的李大戶家,再吃湯餅吧。」

眾人雖不相信他說的話,但也有一些好事者隨他一起前往。果然看到前村李大戶家一派興高采烈的氣象,還聽到嬰兒的啼哭聲。

一經詢問,原來李家產婦難產,已經煎熬了二天,腹部奇痛無比,胎兒卻遲遲不落地。他們請的醫生醫術用盡,胎兒還是出不來。奇異的是,當眾人趕到寺院,把豬肉吃完後,胎兒才呱呱落地。

原來,嬰兒的前身是那頭豬。或許業債還沒有償盡,豬身還必遭千刀還孽債,當眾人吃盡其肉,還清了前世業債,嬰兒才得以順利降生。

這時,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悟輪未卜先知,擁有洞觀因緣的慧眼。從此,爭著來問他前世今生因果諸事。

悟輪不勝其煩,一天,突然失蹤了。據說是朝拜四大名山去了。直到有一年,他從五台山回來,在寺中涅了。他的墓前寫著一行短字:「行腳僧悟輪禪師之墓。」@*#

事據《夜雨秋燈錄》卷2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 改琦《仕女圖》。(公有領域)
    姜家有個兒子叫荊寶,雖對韋皋以兄相稱,但是待他恭敬侍奉的禮數,就像對待父輩一樣。荊寶有個小丫環叫玉簫,才十歲,荊寶常常令她去侍奉韋皋兄。玉簫也樂於服侍韋皋。
  • 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聖綾先生表示,處罰方式是由閻羅王根據罪業的程度決定好後,交由鬼王和鬼卒來執行的,民間傳說的拔舌、爬刀山、抱銅炷、下油鍋等等,都是真實存在的。
  • 明朝時江西宜黃出了一個後人尊稱為「譚襄敏公」的大人物。他本名叫譚綸,字子理,號二華,是當時的抗倭名將之一,死後謚號為「襄敏」,故而後人多尊稱他為譚襄敏公。今天我要講的不是他的功勞,而是要給大家介紹一下他與他夫人之間命中注定的奇特姻緣。
  • 宋代大詩人黃庭堅中進士後,被朝廷任命為蕪湖地方的知州。一天午睡時,黃庭堅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走出衙府大門,來到了一戶人家前。門口有一位老婆婆,站在一張供桌前,桌上擺著一碗芹菜面。婆婆手上拿著香,一邊呼喊著:「某某人!回來吃麵了。」
  • 元自實,元朝末年人,山東人氏。生性質樸魯鈍,不通文墨,以租售田宅為業,家境富裕。有位姓繆的同鄉,得了一個福建的官職,因缺少路費,向元自實借了二百兩銀子。元自實認為同鄉之間交情深厚,理應互相扶持,也不問繆君要借條,便把銀兩如數借給他。
  • 所以因果報應尚可還,不會債留子孫;而天理報應是違背天理法則所產生的冤怨,是沒得還,且會債留子孫報應在子孫身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