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臺灣港生:前線在挨子彈 那你怕什麼?

何泳彤於洛杉磯接受大紀元專訪。(徐綉惠/大紀元)

人氣: 44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曾是「香港邊城青年」共同發起人之一的香港留臺學生何泳彤,11月18日於洛杉磯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時表示,自己當初以為「反送中」事件會很快結束,所以想要成立另外的組織持續為香港人發聲,沒想到事件會延續這麼久。

不要畏懼中共的打壓

目前就讀臺灣中國文化大學的何泳彤於今年6月,發起香港留學生向臺灣總統蔡英文請願,希望臺灣政府能限制香港警察、高官和他們的家屬出入境臺灣。何泳彤表示自己小時候就接受父親啟蒙,了解了「六四」事件,全家人都支持示威者。她說:「無論是否害怕,我會去說我想說的話,是我的權利,跟政府打不打壓我沒關係。如果真要打壓我,我覺得也沒有害怕的理由,因為前線那些人在遭受子彈,那你在怕什麼?」

曾因貼「連儂牆」就被中國同學拉下來的何泳彤認為,儘管是在臺灣,但發現那裡也有順從中共的情況發生。她詰問:「如果每天只看人民日報、CCTV,那怎麼能去接受不同的意見?」但同時也有在「牆外」的中國人對她做的事情表示肯定。有些中國留學生告訴何泳彤,他們也很支持香港,但他們不能說、不能講。

香港局勢是政府逼出來的

香港「反送中」事件不斷升溫,引起國際廣泛關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8日公開表示,美國嚴重關切香港正在加深的政治動盪和暴力。重申中國共產黨必須履行其對香港人民的承諾,香港人民只是想要聯合國登記的《中英聯合聲明》條約中承諾他們的自由和權利。

何泳彤認為目前香港局勢完全是政府逼出來的,因為如果政府遵守承諾,香港人可能就會繼續乖乖上班、賺錢。她說:「獨立很累耶,革命會流血、流汗、會死掉。」但在目前的體制下,香港人也會流血、流汗,那他們當然也只能選擇去抗爭。

一國兩制就是一個謊言

何泳彤說:「一國兩制本來就是一個謊言,五大訴求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可以讓香港繼續撐一下。在中共統治下,香港不斷的被赤化,香港市民被警察屠殺。」

然而,香港「反送中」運動也對中共內部產生重大的影響。何泳彤表示,不論中共怎麼封鎖,總會有一點消息、一條視頻漏進去,這也會讓中國人思考,為什麼香港人要抗爭?他們為什麼可以抗爭?香港問題催化了中國人去正視中國內部長期積存的經濟、環境污染等各種問題。

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

身為香港的年輕世代,何泳彤認為自己這一代人都是在香港土生土長,與上一輩香港人不大一樣。她說:「上一輩有很多是來自中國的移民,他們或許會覺得這個地方垮了,那我們就去另一個地方,但香港年輕人就是想在香港。」

此外,何泳彤也認為香港年輕人比較有「力氣」去抗爭,身上的負擔也比較少,沒有那麼多包袱,沒有房貸和經濟壓力。何泳彤表示自己的成長經歷中,看到關於「中國」的都是負面新聞,例如2003年SARS傳入香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移居香港;中共政府逐漸地剝奪香港人言論自言、選舉權、被選舉權。相較他們的父輩,香港年輕人對中共有更多的反感。

香港意外死屍不斷增加

目前,香港局勢難以預料,根據港府統計資料,今年6月迄今已接獲了兩千多起發現屍體的通報。何泳彤說:「每天都有人失蹤,也發現了很多浮屍。很明顯,香港人正在慢慢變成一具一具屍體。」

她擔心香港每天一百人、兩百人被抓、被送進警局,而且可能從此回不來了。何泳彤認為1989年「六四」時是坦克入城很震撼的畫面,讓世界會記得那個事件,可是現在,香港比「六四」還可怕。

她說:「大家可能會想,我是不是會被抓起來?可是我又沒犯什麼事,應該沒事。」但實際上,只要你被香港警察送到警局,拘留48小時,沒有人會保證你能活著。何泳彤說:「其實我很想回一下香港,只是現在這個情況我真的覺得可能沒辦法回去了。」

港府早已不按法律行事

11月18日,香港最高法院裁定港府對抗議者的《禁蒙面法》違憲,但何泳彤說:「目前港府早已經不按法律行事。不管蒙面法,還是非法集會,還是暴動罪,其實都是權貴們掌握的遊戲。」

何泳彤表示,每個港人都為他們的社會盡一份力,這是一個健康的景象。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被包圍,出現許多幫忙做飯、運送物資的市民,這也代表這場抗爭不只是少數香港人的意見,也不僅是年輕人的意見。◇

責任編輯:李欣

評論
2019-11-20 9: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